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十六章 三更之行

    欧阳玄紫走后我便回去看二叔了,二叔的脸色越发的好转,我去他胸口上面看,胸口上面也没什么事情了,我也就放心了许多。

    而后我朝着一边的水易寒看去,他也没什么事情,我才放心了。

    先是将屋子收拾了一下,我把饭菜做好,便等着二叔和水易寒醒过来,他们没醒过来之前,我就在外面打开了古董店的房门,准备做生意了。

    就在这个时候,警察的车子停在我家门前了,我看下来一个年轻的制服警察,我忙着去问:“你要买古董么?我家的古董货真价实,你进来看看。”

    我说着去拉人,对方抬起手阻止了我,我才把手收了回来。

    “你不用和我套近乎,我不是来你家这边检查的,我是来调查案子的。”警察说道,我愣了一下,说道:“我没有和你套近乎,我是新来的,我二叔开的新铺子,以前我家不是这边的,你就算不经常来这边,你还不会听口音么,我的口音不是这里的人。”

    听我说警察好好看了看我,跟着说道:“听出来了,确实不是这里的人,你家二叔在不在,叫他出来,我来查案子。”

    “我二叔睡觉呢,前段时间病了,这会在床上躺着,我是大学生,前面地质大学里面读书的,我哥也在家,他也病了,他们说是撞邪了,在家躺着一直也不好,病秧子,你要是有什么话问我把,都是我照顾他们。”

    听我说警察打量起我,看了一会说:“那你带我进去看看。”

    警察说着我马上答应下来,跟着带着警察进去我二叔那屋里面,二叔还没有起来,水易寒也没有起来,警察走过去看了一会说:“他们病了你应该带着他们去医院。”

    “我也想去,我二叔来了这里开店,把钱都放在里面了,现在这店里面一点东西都没有卖出去,我二叔就这么病了,我想把这里卖了,可是没人来买,在说哪家的医院不是要钱的,我就这么去了,他们也不给我住啊。”

    我说完警察一脸为难:“不行的话,我帮你弄了集资吧。”

    “那倒是可以,但是有人相信么?”我问警察,警察说道:“你放心,有我们在,没事的。”

    “恩,那我谢谢你了。”我说完送警察出去,他差点就转身走了,走了几步又回来了,我忙着迎上去问:“你是要买我们家的古董么?你要哪个,我肯定便宜一点给你的。”

    听我说警察看了一眼我们家的古董,想了想说:“我们一个月赚不了几个钱的。”

    “有便宜的,不瞒你说,这些古董都是高仿的,人家来了,我们都是告诉的,这年头真古董是犯法的,你要哪个,我便宜点给你,你们筹钱的话,还不如买东西呢。”

    听我说警察笑了:“做生意的都会说,东西我们不要了,我今天也不能捐钱,改天吧。

    我问问你,早上有命案的事情你知道么?”

    “知道,我过去看了。”我说,警察看我:“那你知道怎么回事,看到什么了?”

    “我开始是看见一个老道在古玩街上到处跑的,喊他的拂尘什么的,后来就不见了,我当时没走远,等我再看的时候就在前面那边围了一群人,说是掉下去了一个人,我忙着跑了过去,结果看是个不认识的,我就回来了,但是都说是个老道,还有人说是神经病,这年头哪里来的道士啊?”

    “这也不一定,你不知道就不知道了,我去别人家里问问。”警察说完走了,我站了一会便回去了,进门二叔就起来了,坐在床上等着我,看我进去摇了摇头:“你这个丫头,叫你在家里睡觉,你去找我们,你这不是添乱么?”

    二叔肯定是听见我说什么了,我倒是无所谓他说不说我,反正事都出了,二叔没事了倒是真的,我这才忙着走了过去,好好的看了看二叔:“你没事了?”

    二叔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朝着一边躺着的水易寒看去,问我:“你师兄还没醒呢?”

    “他也没有事情了,可能要休息一会,二叔,你饿不饿?要是饿了,我们先吃饭,我把师兄的饭菜留出来?”

    “还不饿,你扶着我出去休息看看吧。”二叔说着从床上下来,平时很年轻的一个人,此时看着衰老了。

    我扶着二叔下床去到外面站着,二叔看了一眼房子里面,在我身边小声说道:“那个叫欧阳玄紫的,真的欺负你了?”

    我摇了摇头:“我只是想要二叔醒过来,我才那么说的,其实他对我不错,这次也多亏了他及时赶到,要不然二叔和师兄都要出事了。”

    二叔点了点头:“二叔知道了,你暂时先和他相处,二叔会想办法弄清楚事情真相,如果他家里确实是两个孩子,死了一个剩下一个的话,二叔就同意你们的事情,如果不是,那就不行了。”

    二叔说完就回去了,我回头看看,想着二叔怎么这么快就想明白了?

    转身我回去,和二叔先吃了饭,等到下午了水易寒也醒过来了。

    今天周日,外面不少都是学校里面的学生,有些人还是喜欢逛一下古玩街的,有些就喜欢字画,就来我们这边了。

    二叔在一边做生意,我就负责介绍,水易寒出来的时候我和二叔谁都没有注意,但是那些进门来的女学生却都看到了,结果一看到便朝着他追了过去,我回头他却在看我。

    “哥,你起来了?”我忙着走了过去,一群女生看着我,羡慕不已。

    后来我就发挥了我的特长,利用我能说会道的优势,给那些女生推荐我家的字画,结果每人都慷慨解囊买了一副。

    水易寒就跟在我身后陪着我,我一边说他一边点头,回答是,最后等人都被送走了,我粗略的数了数,一共卖了十二幅字画,我于是说:“果然,还是女学生富裕,不像是男学生,有钱都胡吃海塞了。”

    我说完二叔说我:“不懂就不要胡说,好像你很知道一样。”

    我说:“虽然我不知道,但我觉得男同学就是没钱的多。”

    “这个未必。”水易寒和我讨论起这个话题,我这时候才看他全身上下,他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放心了。

    跟着我又问了问水易寒吃饭的事情,水易寒吃了饭天就黑了,我此时才想起欧阳玄紫说过的那话,他说要什么今夜三更的事情。

    可我刚刚想起这事情,我又想起另外的一件事情,就是之前那个老头子的事情,昨晚欧阳玄紫帮我,那今晚我要不去,许是老头子会被欺负,这么想我又惆怅起来,今晚我得怎么和二叔说这事情,难不成我要偷跑出去,万一二叔发现,那可怎么办?

    二叔的脾气,肯定饶不了我!

    思来想去,我买了点安眠药,趁着天黑就给二叔和水易寒喝了下去,结果他们不到八点钟就睡了,我叫他们都不醒,我就把他们给弄到床上,把门窗关好,我就从古董店出来了。

    我朝着老头那边走,到了老头家门口便看见老头焦急的等我,看到我忙着跑了过来,问我:“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了你一天了。”

    我这才说:“我家里有事,来晚了,不过也没关系,不如我今晚陪着你,你就没事了,早上我再带你去。”

    我说完坐下了,老头看我坐下他也坐下了,之后他就说:“你和我也没什么交情,我也没有钱,你说你怎么还愿意帮我呢?”

    “人嘛,总有头脑简单的时候,帮了你我也不亏什么。”我说着老头哭了,掉眼泪了,擦了擦说:“要是我有你这么懂事的孩子多好,可惜啊,我那个儿子说什么也不听我的劝告,要不然也不会死的那么凄惨,剩下我孤苦伶仃的,还要吃这么多的苦。”

    老头说着哭的严重起来,我就说:“你也不要哭,各安天命吧,这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也不是说只有你不如意,人生活在世上,十有八九都是不如意的,你也只是其中一个,有什么好怨怼的是不是?”

    老头看着我:“你说的都对,都对,可是……”

    老头正说着,我抬头看见对面走来的欧阳玄紫了,看见他我便站了起来,寻思了一会问:“你怎么也来了?”

    “我来看看,顺便解决这件事情。”欧阳玄紫走来,我问他:“怎么解决,你还能救命?”

    “他的阳寿还有半年,这半年免了他的苦难吧。”欧阳玄紫的话虽然漫不经心,但我却对他的话深信不疑,说来倒也奇怪了。

    老头子连连问真不真的,我此时看着老头子,大大的不明白,为什么那么痛苦的活着,还是要活着?

    欧阳玄紫好像知道我想些什么一样,朝着我不经意笑了一下,而后说道:“一会我们去看看,至于为什么,路上与红儿说好了。”

    说完欧阳玄紫朝着老头说:“你按照昨晚我说的,先回去,我们在这里等着,他们来了,我们便去看。”

    老头答应下来,转身回去,我和欧阳漓便在那里等着,等着等着,把那两只黄皮子等来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