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踏踏实实

    看见老窦我忙着把手从那人的手里面拉了出来,跟着跑到老窦的面前去了,老窦看到我便将我拉了过去,看了看我没什么事情,看到我手腕上面的符箓,他说:“拾来,你把这个摘下去,不然我就不能碰你了。”

    我听到老窦那么说,三两下就把那个符箓给摘了下去,那符箓并不伤害我,我忙着把符箓给扔到了地上,跟着便拉着老窦的手问:“老窦,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你不是和我说你只是去找吃的?”

    “我是去找吃的了,但是在路上遇到几个人,回去了再和你说,我们走吧。”说完老窦看了一眼对面的那人,带着我便走了。

    我回头看看那人没有追来松了一口气,我还问老窦:“你怎么不怕他?”

    “为什么要怕他?”老窦说话的时候笑了笑,那样子倒是叫人喜欢,虽然他长得没有那人好看,但他对我是好的。

    “听人说他很厉害,是个驱鬼师,我们是鬼,怎么能不害怕他?”我说道,老窦和我说:“他是什么对我们而言都没有意义,我们不害人,他就算是什么人,也都是一样的。

    拾来,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不要再和他在一起了。”

    “我知道,但是他在找我,而且……”

    我说着低了低头,不敢说了,老窦就问我:“为什么不说了?”

    “我不敢说,怕你生气。”我说着更加的低头了,老窦问我:“出什么事了?”

    于是我便把我去房子躲着,看见有人谋害人命通奸的事情说了出来,老窦听见我说眉头皱了皱,而后和我说:“是我的错,以后我不会一个人离开了,要是走的话,就带着你。”

    “哦。”老窦说完我们便回到了平常住的那个地方,进去之后老窦把怀里的一样东西拿了出来给我,我看去是一套衣服,而且是带着点红色的,看了就十分的好看,我问老窦:“这个是什么?”

    老窦说:“是我在外面弄回来的,你穿上看看好不好看?”

    “你从哪里弄来的?”我问老窦,老窦想了想:“是我跟一只女鬼换来的。”

    “那你什么都没有怎么和她换?”我问老窦的时候已经把红衣服穿上了,这衣服的红不是那么的鲜艳,但总比没有颜色的好,我穿完跑去了一边低头看看,毕竟我是女人,我也爱美便是了。

    老窦站在一边看着我,见我穿的这样好看,他也笑了,还说:“这套衣服一看就适合你穿,确实很好看。”

    “你还没说,你是用什么换来的呢?”我跑去老窦面前看他,老窦这才和我说:“这里有很多的驱鬼师,专门抓鬼吃饭,有一只女鬼原本是只冤死鬼,她死后只是想回家里去看看父母,奈何嫂子容不下她,找了驱鬼师到家里抓鬼,我知道这事就去看了看,她说希望我帮帮他,她只要过了十五就走,我就去帮了忙,她就把这套衣服给了我。”

    老窦说完我问老窦:“你能和驱鬼师打架么?”

    老窦笑着摇了摇头:“我不和驱鬼师打架。”

    “那你干什么?”我满脸好奇的问,老窦似乎是不想告诉我,我忙着去了他面前看着他问:“为什么?”

    “拾来,不要什么都想知道,那样对你不好,记住了?”老窦抬起手拍拍我的脸,我看着他问:“你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

    老窦一脸无奈,摇了摇头,颇感无奈似的。

    我朝着老窦不停的追问,老窦便和我说:“其实鬼不是很好,如果不成鬼,那才是最好的。”

    “可是鬼是没有阳寿的,那样不是能活很久很久?”听我说老窦看我,他说:“可是鬼有阴寿。”

    “阴寿?”我朝着老窦那边看着,一脸的茫然,老窦和我说:“阴寿和阳寿一样,人死了就是阳寿尽了,而鬼阴寿要是尽了,最后也就死了。”

    “我们不是去投胎么?”我问老窦,老窦坐在那里看着我:“我们如果死了,只能灰飞烟灭,从此在这个世界消失,不可能再有机会投胎,去投胎的鬼都是没有执念,没有怨念,死后去阴曹地府的人。”

    “那我为什么没有去阴曹地府,我什么都没有。”我有些不大高兴,听说自己有什么阴寿,还听说阴寿没了的时候我就会消失了,一时间就有些接受不了了,我就很想要哭。

    看我好像很难受的样子,老窦说:“你的阴寿还很多,没事,你要想去投胎,我找找人送你去。”

    “这事也能行么?”我一听找人能去投胎,我就来了精神,忙着跑到老窦的面前,等着他和我说投胎的事情,老窦就跟我说:“其实能找找人去投胎,但要费事一些,你被那些人盯上了,想要去投胎不容易,但你要想去,我就去找人。”

    “要是我走了,你怎么办呢?”我问老窦,老窦看了看我说:“我以后也去投胎。”

    “那我们一起去投胎,做对兄妹好不好,在一家的。”我说道,老窦看着我,摇了摇头,他于是说:“我们不是一个命,八字不到一块去,不能一起投胎。”

    “那怎么办?”我看着老窦问。

    “以后我会去找你,在你身上留个记号什么的,或者等你投胎了,我也去投胎,我在你身边陪着你长大,那样看着你也行了。”

    “真的么?”我忽然高兴起来。

    老窦朝着我笑了笑:“真的。”

    我点了点头:“那你怎么帮我?”

    “这个我要想一想。”老窦看了看我,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眼看就要天亮了,他说:“我也有些累了,我们先休息,等晚上我带你去找他们。”

    老窦那样说我又不理解了,问老窦:“我们去找他们干什么?”

    “你身上有人命,就投不了胎了,只能去找他们。”老窦那样说就去休息了,我看他去休息,我也跟着过去休息,就坐在老窦的身边,老窦抬起手臂将我搂在他的怀里,虽然我们鬼感觉不到对方体温,也感觉不到对方的身体,但我还是喜欢在老窦的怀里,感觉靠着他,我就很暖很暖一样。

    老窦看着我,叫我睡,我就闭上眼睛踏踏实实的睡。^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