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八百五十三章 无奈

    看到男子进去我自然也要跟着进去,但欧阳漓一把将我压了回去,虽然也没说些什么,但也他也是怕我危险,我忙着乖乖躲了回去。

    欧阳漓带我从拐角处进去,眼见着男人转身去了一边,朝着刚刚的那个方向走去,没过多久到了我和欧阳漓见到他出现的那个地方,而那里此时竟然站着一只长相不错的男鬼。

    我和欧阳漓出现男鬼到是没有发现,仔细的看竟然和刚刚墓碑上的那个人一模一样,我在朝着墓碑上面的遗像照片看看去,上面竟然已经空了,黑乎乎的一片。

    欧阳漓将手放在我身上,叫我稍安勿躁,我这才朝着对面的任何鬼看着,只见此时的男人十分乖巧,靠在了那只男鬼的怀里,还对他嘘寒问暖:“陈林,我对你如何?”

    “自然是好。”男人回答,靠在男鬼的怀里像是个乖巧的媳妇,我寻思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鬼迷心窍了,要不正常人怎么能考在一个大男人的怀里,即便不认识那是人,公的母的还分不出来么?

    我这边想着,那边两个男人坐下开始卿卿我我,一时间看的人有些不能直视,好歹也是男人,就在这青天……

    自然这不是白天,可对鬼来说,黑天就和人的白天一样,他们光天化日在目的里面做这种事,真是有伤风化,叫我怎么看?

    说不看就不看那不可能,我见过男人女人,可没见过男人和男人的,自然我想多看两眼,但我又怕欧阳漓不高兴便假装没兴趣,骨碌了一下躺在下面,不出来了。

    欧阳漓不知道是没察觉,但还是信了我,倒是没说什么,但就在此时,我听见男人那种即舒服有痛苦的声音,便忍不住心里一阵阵的发毛,于是我便趁着欧阳漓不注意睁开眼睛朝着外面看了一眼,就当此时,我看见地上那个男人,正痛苦而快了的眯着眼睛,雪白的身子双腿正用力,上面的肌肉绷得都快撕裂了,而他也抓着两边的东西,痛苦而愉悦的承受着。

    我吞了吞口水,欧阳漓许是看的傻眼,没有发现我,我便有些担忧,万一这么晚坏了怎么办?

    好歹那是个人,而上面正猛劲撞过去的是只不折不扣的鬼。

    人鬼殊途,这样做可是违背天道的,说起天道不许,就是三观也不忍直视,就这男男的事儿,还真是叫人不能接受,但说来也是奇怪了,我看那两个公的玩的还是那般的舒服,又是亲又是那啥的……

    “宁儿,莫不是也想要试试,为夫倒是可以陪宁儿试试。”此时欧阳漓那冰冷吓人的声音下来,经犹如三九天的一场冰雨,不但淋得人稀里哗啦全身冰冷,也着实吓得人心口一哆嗦,忙着缩回去了。

    “宁儿,为夫对那事也感兴趣。”欧阳漓此时又说,我便冷哼一声:“那事夫君就不要想了,断然不行。”我回答的果断而且坚定,也显示出我也是无所畏惧的。

    “宁儿,为夫确实有那心思,所以才在这里学习。”欧阳漓竟这般不害臊,果然是天性难驯,犹记得他还是红衣欧阳漓的时候说话便这样子,而且每次说话我都满身鸡皮疙瘩。

    “你不要胡思乱想,免得扰乱你的修行,好歹你也是鬼王和骨王的结合体,你怎么能与那种小鬼学习。”我说着起来看了看,此时那两只公的正打得火热,但周围倒是没有鬼出来,而此时那只公的人,正紧搂着那只已经舒服过的鬼,站在那只鬼的身后说:“现在我们做什么?”

    “现在……”男鬼说完笑了笑,转身看了看那个人,推开便朝着坟墓走了过去,一眨眼回到了墓碑里面。

    另外的那个男人跑过去,对着墓碑好像个傻子一样发呆。

    “我今天累了,你先回去,想你了自然找你。”男鬼说完照片上面又出现了那只男鬼,而且笑的比我和欧阳漓第一次见到时候更邪魅了许多。

    我这时候奇怪起来,这是个什么东西?

    男人也不多说,站了一会晕了过去,过去不多久欧阳漓站到了其他的地方,此时就看见那个看门的老头子走了进来,东张西望看了两眼,没看到我和欧阳便把年轻男人给拖走了。

    回头他还弄了一些水进来,把墓碑前面那些淫秽之物擦了擦干净。

    收拾完老头朝着墓碑上面看了一眼,这才转身提着水桶离开,我则是奇怪问欧阳漓:“那个老头养了一只同性恋男鬼?”

    欧阳漓笑说:“宁儿,为夫想试试。”

    我无语,欧阳漓要是在这般,我就不和他说话了,此时欧阳漓才安静下来,但之后他还是说:“宁儿要快些恢复过来为夫才能试试。”

    “你要这般说我就不好了。”我说完不说话了,欧阳漓便爽朗大笑起来,我听大笑怕他把那墓碑上的鬼惊扰到,便忙着说:“你别把那只鬼吵醒了。”

    “为夫不笑便是。”嘴上这么说,欧阳漓还是高兴笑了笑,他笑够了才和我说正经事,说起这个正经事,自然是关于那个只男鬼的特别喜好的。

    欧阳漓与我说,鬼也分许多种,而这些鬼但凡事要修炼的,也都不一样,有些想要走捷径的,就想些歪门邪道,而鬼本身就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圣灵,即便是想到了一些不光彩的捷径,也没什么。

    鬼想要快速修行,采阳补阴是一种,但这种多少要伤到人,就是说每次采集都让人耗费不少元气和阳寿,这也是伤阴寿的事情,但鬼自然是不管那些,有些鬼子要自己好便满足,管不了其他许多。

    而这些鬼采阳补阴的事情一旦做了,就会上瘾,自然要找些多的人才行。

    采阳补阴,一个人只能给一只鬼补个七八次,七八次之后人虽然还没有死,但某些地方也是大不如前,这种情况下人也就被鬼抛弃了,鬼就会找到下一处的人,循环下来,害人会越来越多,但骇人多多,也就预示着,鬼的能力越强大。

    欧阳漓这么解释下来我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感情就是这样。

    “那他是在利用这种方法采阳补阴?”我问欧阳漓,欧阳漓便说:“自然是这个道理。”

    我于是很明白的说,这样看,那他不是只害了这么一个人。

    “确实如此。”欧阳漓说完,没有马上出去,而是带着我在幽森森的墓地里面穿梭,好像他在找什么东西,走了一会停在一处墓碑前面,墓碑上是一个年轻俊朗的少年,看样子能有二十岁,他还一脸的稚气未脱。

    站了一会,我问欧阳漓:“我们要找的人在这下面?”

    “宁儿说的是。”欧阳漓回答,我又问:“他怎没出来?”

    “他害怕,不敢出来。”

    “胆小鬼?”

    “差不多。”欧阳漓转身带着我往外走,我就问欧阳漓:“刚刚那只鬼不管了?”

    “天要亮了,回去了再说。”欧阳漓这么说我也不好说什么,便跟着欧阳漓去了墓地外面。

    出了门欧阳漓刚刚到墓地的前门口,看见地上躺着那个跟人正男男过的男人,看着那人就不是很好,脸色雪白,身形消瘦,我便问欧阳漓:“怎么看别昨天晚上严重了许多?”

    “他被自己的阳气都给了那只鬼,他来这里也有七八次了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再有几天也就活不成了。”欧阳漓站在那里看着地上的男人,过了一会男人醒来,对眼前的事物有些茫然,但他一开口经说要找什么妹妹,这就叫我不解了,明明是个男的,他就说找妹妹,叫人诧异。

    欧阳漓此时又和我说:“所谓的妹妹也不过是他的臆想,他家里一定有妹妹在这里下葬,他来这里看妹妹,结果被那只正修行的鬼看见,他身上阳气重的话,正是男鬼需要的人,肯定不肯放过,而男鬼能让他一门心思来这里的办法就是利用鬼遮眼让他产生幻觉,也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反抗。”

    “这么回事,那只鬼一定祸害了不少男人,可惜了。”我这么说是出自真心,而欧阳漓则说:“也不见得,那只鬼并非喜欢男人,怕是只是因为男人阳气多些,才会找男人,偶尔也会找上女人,只是宁儿不知道罢了。”

    “女人也喜欢?”那我就不明白了,竟然喜欢女人,怎么还要和个男人做出那种事来?

    我正这么想着,欧阳漓与我解释:“宁儿有所不知,天地如开,天与地纠纷阴阳,阳在上地在下,阴阳有别,又分字词开始。

    地虽然地大物博,但天却在照顾地,一来天地万物一天为尊,二来地上一草一木都要依仗天才能着装成长。

    而天为罡,阳气强,地为柔,则阴气盛,入了鬼到,乃为阴物,想要修行就必然采集阳气。

    而男女之中,男人的仰起最为强大,更滋养,所以有些鬼为了早一天修炼强大,就在这事情上面做出逆天之事。”

    “你这么说,那只鬼岂不是不是真的喜欢男人,有这个癖好,而是为了修炼强大,专门祸害人的。

    这么想便觉得那只鬼更可恨了,于是我便说:“那可真该死。”

    欧阳漓到没有说些什么,大抵是我明白了他也就不再多言,而我此时也不在说话。

    此时,那个面色苍白的人醒了过来,瞧见欧阳漓半天才有反应,跟着便吓得起身跑,但身体弱没怎么跑就摔了个跟头,欧阳漓迈步走到那人面前,看着他又起来,这次他不敢跑,而是站在拿来发呆。

    我此时钻出来看看他,这才看出来,他已病入膏肓,不就就会命不久矣,想来又是一番无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