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八百三十一章 老鼠精作祟

    站了一会我朝着那只还在徘徊的鬼看去,不过他看不到我,反倒是更焦急的在门口徘徊,可惜欧阳漓不给它进去的机会,他就只能在门口转来转去。

    我看了一会,便去四处转了转,正打算去前面看看,听见欧阳漓叫我:“宁儿,到了。”

    欧阳漓这般说我便安静下来,随后便醒了,但我没动,反倒是欧阳漓摸了摸我,知道我还在,只是没说话,他才把手拿了回去。

    又过了那么一会,欧阳漓已经进了学校,好多学生都说欧阳老师回来了,有些原来还是一年级的新生,如今都变成了高年级的毕业生,但她们还都印象深刻,欧阳漓进门也引来了不少的瞩目。

    “欧阳老师,那个教授?回来了?”

    “是啊,听说已经结婚了,还听说是他的学生,但没见过,不知道真的假的。”

    “当然是假的,都是学校说出来骗人的,你看他那么年轻英俊,迷死人了,怎么能是真的,学校就是怕学生喜欢他,和他乱来,所以才那么说的。”

    周围一圈傻子,都在议论欧阳漓,殊不知欧阳漓听得清清楚楚,只不过不当真罢了。

    来到教室欧阳漓先做了个自我介绍,随后就是正式的课题,下面的同学一片叫好,也只有我知道,都是以貌取人的家伙。

    欧阳漓的课也不多,所以教室里面出来他就带着我去其他的地方看看走走,一天一晃就过去了。

    往回走我问欧阳漓:“我们回家干什么?”

    “宁儿想干什么?”欧阳漓总是那种口气,我便说:“回家了也没意思,我不想回去,不如你带我转悠转悠,去后山呢。”

    “宁儿想去就去吧。”欧阳漓说着带着我去后山那边,还不等到就经过了死人的那家邻居,我便出来透气一下,顺便看上一眼,结果一眼看见那家的红棺材了,看着着实不喜欢,为什么死人非要弄成这样的。

    我不理解中回到欧阳漓的口袋里面,觉得不妥钻到了他的怀里,欧阳漓便停了下来。

    我问欧阳漓:“怎么了?”

    “宁儿感觉不到么?这家有些不对劲的地方。”欧阳漓问我,我又钻了出来,朝着外面看看,我哪知道哪里不对。

    “宁儿,我们去看看。”欧阳漓说着已经走了过去,我还能说不去看么,于是只好走了过去,陪着去看了。

    结果到了那边门口,发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这家的棺材摆在院子里面,孝子贤孙的一堆,却都跪在里面,就没人发现,两头放反了,棺材不是往外走,而是往里去了。

    欧阳漓走到前面,看了一眼,家属打算谢礼的时候欧阳漓说:“我不是来吊唁的,只是有件事情不是很明白,过来请教。”

    此时那个去过棺材铺门口的男人走了过来,但他好像根本不认识我和欧阳漓,走来便问欧阳漓:“什么事?”

    “你家的棺材不知道是什么人给你摆放的,两头反了,是有什么说法?”欧阳漓说完朝着棺材看去,这家人也朝着棺材看去,结果去看,果然是头朝着外面,双脚朝着里面,这么一来,这棺材就不是往外面抬,而是往里面抬了。

    “我的天啊!这是遭了什么孽了啊。”那家的老太太忽然哭了起来,一家人跟着也都慌了。

    我便说:“都是你。”

    “宁儿又胡说了。”欧阳漓说完要走,里面那个人忙着跑了出来,追着欧阳漓问怎么办。

    欧阳漓停下看了一眼:“这事我也不清楚怎么办,你还是找个明白人问问吧。”

    说完欧阳漓便走了,我便说:“你怎么不说贞贞能看这个?”

    “我说了未必就信了,不如自己去找。”欧阳漓这么说我到是明白许多,往回走更加的舒坦,一边玩一边跟欧阳漓说话,结果刚走到阴阳事务所的门口便听见瓷娃娃喊:“回了,回了!”

    我顿了顿朝着瓷娃娃那边看去,瓷娃娃便不出动静了,我跟着飞去看看,朝着里面看的时候,瓷娃娃忽然张开大嘴朝着我这边啊了一口,我吓得魂没丢了,一下子跑回欧阳漓的怀里,躲着乱跳。

    “吓死我了,半年多不见,怎么长得这样难看了。”我说完瓷娃娃气的大叫:“你难看,你难看。”

    我忽然说道:“不错,不错,已经会三个字了。”

    结果我说完便把欧阳漓给逗笑了,他还笑着说:“宁儿真是越来越调皮了。”

    迈步欧阳漓进去,我便朝着里面看去,此时叶绾贞正坐在里面抱着孩子哄着,而我进去便愣了一下,没想到会有两个人坐在院子里面,而且这两个人竟然是五官王和南宫瑾两人。

    “你们来了?”欧阳漓问道,我则是悄无声息的躲了起来,既然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就不要知道的好了,免得有些事情知道了反而牵肠挂肚,而为了我这种人也不值当。

    倒不如早早忘记的干净好了。

    “来看看,我们也是无事可做,最近一段时间闲了很多,所以过来看看。”南宫瑾这么说,欧阳漓笑了笑:“留下吃饭吧。”

    “小宁呢。”南宫瑾问,欧阳漓便说:“有点事不在,跟着紫儿去了。”

    “是么?”南宫瑾有些失落,但并未怎么表现,反倒是坐下来了,观察了一会问起关于这边的事情。

    多数都是欧阳漓说的话,他说这地方的人都不在,出去了,过段时间就回来了。

    南宫瑾也是信以为真,我这时候才觉得,平时不善于骗人的人,要是骗起人简直就是神了,根本没人不相信了。

    叶绾贞把孩子送到半面那边,亲自去做饭,半面抱着孩子没过多久便来了,一边看孩子一边坐下。

    半面不是爱说话的人,就算是吃饭的时候,半面也没说过什么话,倒是欧阳漓说的比较多。

    吃过饭天也不早了,五官王便说:“既然小宁不在,我们也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正打算走的时候,门外跑来了一个人,瓷娃娃哇啦啦的大喊起来。

    “来人了,来人了!”听到瓷娃娃喊我多想出去看看热闹,但我又担心给南宫瑾和五官王看见,便不敢了,欧阳漓看着我也是很紧。

    “请问哪一位是叶绾贞叶大师?”进来那人一看就是我和欧阳漓今天去的那家死人的人,进门急忙的找叶绾贞,一头的汗水。

    此时所有人都在,唯独没看到叶绾贞,叶绾贞在厨房里面洗盘子呢吧。

    于是半面问道:“你找她有事么,我是她丈夫。”

    “是这样,我家爷爷死了,但是棺材放反了,说是不吉利,自己不敢动,想让叶大师去给看看,就在前面,我们是邻居,一条街上,钱好商量,这是定金。”

    那人出手还算大方,一放下就是两万元。

    叶绾贞正好出来,看见了钱便说:“你回去吧,我换了衣服就去。”

    叶绾贞说话把围裙给摘了下来,没把对面那人的下巴弄掉下来,看着叶绾贞半面没说话,我看那人的样子,恨不得冲动的把桌上的钱再拿回去,明显不相信叶绾贞,害怕是个江湖骗子。

    估计是新来的,不然这一片谁不知道叶绾贞和宗无泽。

    “钱带来了,就不要拿回去了,正好我缺钱用,你回去吧,要是我收不了,回头你把这里的房子拆了吧。”叶绾贞指了指,那人傻眼,半天说了个好字,一转身跑了。

    随后叶绾贞便把钱扔给了半面,半面直接放到了孩子的小被子里面,也不担心尿了。

    叶绾贞回去换了一件衣服,没多久打扮上,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头发都给弄成发髻了,身上是黄色的道袍。

    “欧阳漓,你跟我去吧。”叶绾贞现在也颇有大将风范了,都能使唤欧阳漓了。

    不过欧阳漓倒也没有说什么,当场答应了,但欧阳漓答应了不算什么,主要是南宫瑾和五官王也想一起去看看。

    叶绾贞没说不同意,就是答应了,随后几个人还真是一起去的,到了那边叶绾贞看了一眼门口,腾空就起来了,跟着怕怕贴了一些符箓,虽然都是黄阶的,但是对付这里的东西绰绰有余。

    欧阳漓没打算插手,一起来的五官王和南宫瑾也同样这个打算,叶绾贞下来之后便问门口出来的人:“最近你家招惹什么东西了?蛇鼠之类的。”

    叶绾贞果然比以前厉害了许多,来了就能看出来。

    门口的人相互看看,说了实话。

    按照这家长子说的话,他们家老头子死之前的一个星期,在周围下了不少的老鼠药,因为家里的老鼠太多了,不得不除害。

    结果就因为这点事,竟不小心摔倒了。

    一开始以为能救好的,但后来送医院途中就死了。

    这事他们也当做是个意外了,可谁会想到会是这样。

    叶绾贞听了之后问:“老鼠你们杀了多少?”

    “这个不好说,按照找到的死老鼠,能有一百多只,还有两只大的。”那家人回答,叶绾贞冷哼:“这么多?”

    “是。”那人答应,叶绾贞便说:“你还真好意思答应,你吃老鼠,打老鼠都没什么,唯独你们不能赶尽杀绝,留一两只也好。”

    叶绾贞说着迈步进去,绕着棺材走了一圈,之后看到棺材下面有什么东西,便弯腰捏了捏,果然发现了什么东西。

    “好了,你们准备几个身强体壮的人,一会我就开坛做法了,至于你们最好也忏悔一下。”

    叶绾贞说完就开始准备了,欧阳漓也没帮什么忙,就看到叶绾贞的罡步可不是一般的好,看的我都两眼发直了,呼风唤雨都不是问题了。

    欧阳漓见我出来,将我按了回去,这才没被看见,而叶绾贞此时也开始做法。

    不多时候,棺材动了一下,叶绾贞便说:“挪过来。”

    几个人上来就帮忙,棺材落下,叶绾贞拿出一道符箓贴在棺材上面,棺材动了一下,吓得周围人脸都白了,叶绾贞反倒冷哼一声:“区区一只老鼠精也敢作乱,看我今天收了你!”^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