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百八十章 阿忠背上的东西

    “你没看清她样子?”我有些奇怪,来之前我就知道,阿忠的命数有变,肯定是给什么东西拿走了阳寿,也就是说,阿忠如果不遇到这个东西,是能活很久的,但是遇到了这个东西之后,他们之间极大的可能是有某种联系,所以能够把阿忠的命拿走。

    听我说那人笑了,之后从柜台里面走了出来,倒了一杯水给我,我没喝坐到一边看着这个人。

    “我叫来无,你其实不来我也要去找你,我们这里有规矩,新来的不报道,我就自己去,你和我虽然牵扯不上,但是我认识你师兄半面,进货的时候照面了几次,半面那人救过我,我应该照顾你,但是你今天来找我,这事我帮不了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那个东西是趴在你那朋友身上来的。”

    趴在阿忠身上来的?

    眉头皱了皱,要是趴在身上来了,说明这东西很有可能是一只不会走的,所以才要趴着,不然没必要趴着。

    坐了一会我在屋子里面打量了一会,墙角那边刚看了一眼,一只无头女鬼站在那里,黑漆漆的一身衣服,正上吊似的立在那里。

    即便我不怕鬼,猛然看见也害怕的不行,心口不禁一震。

    “她是常客,外面阴天就来了。”阴天了?

    听来无说我去看了一眼,外面确实阴天了,来的时候还有星星月亮。

    “谢谢你了,不过我要走了,你帮我装起来好了。”说着我起身站了起来,来无把我要的东西给我装好,跟我说一共七百多元,给我打个八折,零头不要了,就给个整数。

    我虽然小气,明白这里面的门道,给死人的东西,不能斤斤计较,你和它斤斤计较,回头她和你也要斤斤计较。

    给了钱我朝着外面走,来无把我送到门口,招招手一辆顺风车跑了过来,我一看那车,连车轱辘都没有。

    车里面坐着两只鬼,开车的是一只男鬼,坐车的是一只女鬼。

    那个开车的男鬼朝着我一笑,而后女鬼啪的一下打在他头上去了。

    “这是我朋友,打个折给送回去,路上别有什么事情,亏不了你们。”来无说完看我:“我不养他们,他们是外地来的,平常拉点车,赚点吃饭的钱,你当作是照顾我好了,我再给你打个八折。”

    “四百,够么?”我拿出四百元交给了来无,来无接过去说道:“不少,回头我变换一下给他们。”

    “那你忙吧,我走了。”上了车我靠在一旁靠着,两只鬼一只青脸的,一只白脸的,明显就是一对。

    男的英俊潇洒,女的美艳绝伦,虽然她是鬼,但是能这么漂亮,肯定是修为不低,不害人,在这里绕,也是有原因的。

    “我有一个朋友,前不久来这里买过一些东西,有大蒜,有糯米,还有杂七杂八,回去之后印堂发黑,看得见不该看见的东西,我专门来到这里看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见过的。”

    “那个大萝卜啊。”女鬼一听我说嘻嘻的笑了,一听她说我就知道,阿忠有救了。

    “你别胡说。”男鬼正经八百的白了一眼身边女鬼,女鬼就不说了。

    不说归不说,还是朝着我这边看了一会的,我便说:“如果你们能告诉我,我不会亏待你们。”

    “你可不能骗我们?”女鬼说道,这次男鬼没说话,都是为了生计,我也能理解,人吃饭鬼吃烟,这都是很平常的事情。

    “我骗人,但不骗你们。”我说完女鬼笑了,高兴的说:“这还不错,那我就和你说说。”

    “嗯。”

    女鬼接下来和我说了一番阿忠每次来的情况。

    按照女鬼说的,阿忠第一次来的时候她是什么都没看到的,按照她说的,阿忠第一次来还是个好人,发现不对劲的是第二次过来。

    第二次?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阿忠第一次买糯米的时候是和南宫瑾没打照面的时候,那时候我过去找南宫瑾,没人帮我,我就叫阿忠去买了糯米,也就是说,事情转变是从阿忠见到南宫瑾开始。

    南宫瑾肯定不是把阿忠命拿走的人,这么来说……

    我看着车子里的两只鬼,女鬼继续和我说。

    “你那个朋友第一次来的时候没我们看见的,他身上也干干净净,办事什么的也都精力旺盛,但是第二次来就不一样了,我们在外面就看见了,他后背上趴着一只白色的东西,而且那东西有尾巴,但是脑袋肯定是个女人的脑袋,一头乌黑的头发真是羡慕人。

    我每次看她,我老公都不让我看,不等回头就把我拉走了。”

    女鬼很遗憾似的,男鬼便看了我一眼说:“问题应该出现在那张脸上吧,我们感觉的到,那只东西的脸肯定不平凡,不平凡就不能看。”

    看着男鬼:“你是道士。”

    “生前。”

    “你也是?”我问女鬼。

    女鬼搔首弄姿,揉了揉头发,问我:“不像?”

    “像,认识半面么?”我问,两只鬼相互看了一眼,却不露声色,我知道他们肯定是认识,但是做了鬼,最不愿意提起的就是生前的朋友,怕连累还是什么。

    “什么白面黑面的,我们不认识。”男鬼说着,目光朝着外面看去。

    “不认识算了,到了地方叫我,我睡一会。”坐在鬼车里面不是第一次,我也不担心被拐卖了,大半夜的谁都受不了,睡一会再说。

    靠在一旁我便睡了过去,结果眼睛一闭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紫儿?

    我竟然看见了紫儿。

    不过这里是哪里?

    地上有黑石头,石头里面不是冒烟就是冒岩浆,一望无尽的烈火都在这里,前面站着一身红衣的紫儿,紫儿现在双手背在身后,而另外的那边坐着两个人。

    紫儿不是在桃树那里,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紫儿的对面有一块巨大的寒冰,上面还冒着冰寒之气,我朝着那边走去,停下站在紫儿的身边,紫儿微微愣了一下,转过来看我:“孩儿见过娘。”

    “嗯。”我看了紫儿一眼,抬起手摸了摸紫儿的脸,可惜我一摸,什么都没有摸到。

    紫儿看我变笑了,抬起手轻轻握住我的手:“娘在梦里,与我和爹皇叔隔了一层梦境,我们能看到,但是触摸不到。”

    听紫儿这么说我也明白了,于是释然的笑了笑,转身朝着寒冰上面的欧阳漓与僵尸鬼看去。

    此时两人上身都是赤裸的,下身一人是黑丝袍子包裹着白色的里衣,一人红色的衣服包裹着白色的轻纱。

    长发飘飘,容颜美丽,身体更加精壮,怎是一个香艳了得。

    紫儿低头微微一笑,似乎是在取笑我,我便横了紫儿一眼,这孩子,没大没小的。

    “娘,你说是爹好看一些,还是皇叔好看一些?”紫儿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故意说出来这些问我,我岂有不明白的道理。

    我轻哼了一声,朝着寒冰上的两人看去,此时他两人都闭目养神,双手推至,我知道是在修行疗伤,而僵尸鬼看去已经好很多了,没有几天应该就没事了。

    “都不如紫儿好看,娘心里,没有比紫儿更好看的人了。”我这么说紫儿满意吧,欧阳漓想必也不会怪我,至于僵尸鬼,他也是喜欢紫儿的,皆大欢喜了。

    此时欧阳漓缓缓将眼眸睁开,朝着我这边看来,我看着他如释重负的那一眼,他没事是最好的,其实我很担心,他会用精灵之力帮助僵尸鬼,那样他会伤了自己,回头我怕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但紫儿眼下在这边,我就放心许多。

    人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能来这里想必就是因为我总是想吧。

    他们相比,僵尸鬼是我的左手,欧阳漓是我的右手,无论如何我不能失去。

    看了我一眼欧阳漓没说什么,把眼睛又给闭上了,我则是站在一旁站着,过去不多久听见有个声音叫我,我这才准备离去,紫儿方才将我的手放开,我也离开了。

    睁开眼确实已经到了地方,醒了醒神我从车里面下来,并且带着我的东西。

    下了车拿出两把香给了两只鬼,两只鬼相互看看,拿了一捆,另外的推给了我。

    “算是打折了,有事的话你找我们,以后我们真的累了,兴许找你来,早听说过,半面有个师妹,现任棺材门的掌门人,却不会打棺材。”男鬼说着一笑,我变颇为尴尬,说道:“这事你可以当成不知道。”

    男鬼一愣,忽然笑了笑,笑起来满脸邪气:“不过你很本事了,我们也算打过照面了,敢在鬼的车上睡觉,第一次看到,就是半面他也不敢。”

    我没说别的,男鬼说:“回头问个好给你师兄,我们是师兄妹,一只娇女,一只银川,你说了他就知道了。”

    说完男鬼走了,我则是把退回来的那把香送了回去,给了他们。

    娇女转身看我,我说:“我买的时候多了,给你们不白给,我也不欠人情,至于你们说的,我师兄大概心里有数。”

    娇女看了一眼另外那只银川,拿了香便走了。

    车子离开我才转身回去,阿忠这才从岭南府里面跑出来,一出来便问我:”大半夜的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还有人送你?”

    阿忠现在很严重了,看见鬼也不知道是鬼了,说明阿忠眼里人和鬼已经没什么区别了,虽然我已经压制了,但阿忠还是看得见。

    恐怕阿忠现在还不知道,眼前刚走的两只是鬼不是人。

    “去买这些了,你总去我怕你糊弄我。”我说完把手里的香烛什么给了阿忠,阿忠怀里抱着半天没言语,回过来朝着我说:“你果然不可交,难怪小倩不说你好话,亏我还那么的为你说话,后悔死了。”

    说完阿忠去了门卫室里面,此时一群鬼从不远处议论:“这小子是不是快死了,怎么连人鬼都不分了。”

    回头看去,一群鬼都沉默了,我则是说:“这事以后不许再说了,不然我要克扣你们粮食了。”

    我说完看去门卫室,阿忠从里面悠哉悠哉的出来,打了个哈欠:“我先去睡觉了。”

    “嗯。”

    阿忠过去我朝着他后背看去,空空如也,干干净净,到底那是什么,连我都看不见的能是什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