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百七十九章 再遇香烛店

    男人哭了一会,老太太问他怎么了,他也没说,他也算是个孝子,把祖坟没安置好的事情说了出来,老太太也算开明,连连说这不是什么大事,改了就行了,哭解决不了问题。

    男人到底也没把老太太到寿的事情说出去,而是带着我们去了墓地那边,到了地方男人带我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墓地周围收拾的干净整齐,墓碑前面放着贡品,但就是地方不是很好,一看就是别人挑剩下的。

    很快男人和墓地的人商量好,买了一个一百多万的墓地,而且还是双的,定好了日子三天后迁坟。

    一切准备好我便走了,这家的鬼既然不伤害人,也就没有必要留下了。

    走之前我处理了那家的房子,但留了一个位置给老头子鬼回家,保证这三天老头子还能回家看看。

    “三天后我们来,如果这三天里面你有什么事情找我们,打电话,我们会过来。”说完我便和阿忠走了。

    这家的案子处理完了,我和阿忠回了一趟岭南府那边,过去一问,南宫瑾和月夕竟然还没有回来,我就让阿忠给南宫瑾打了个电话,电话里面南宫瑾说他现在脱不开身,正在乡下。

    我这便知道怎么回事,不担心就把电话挂了,我和阿忠休息一天,去了第三个地方。

    这里的案子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说是凶宅,晚上闹鬼。

    下了车我朝着前面看了一眼,闹鬼的地方不一定是凶宅,凶宅是要犯大忌的地方,而且总是有凶鬼出来作祟。

    “现在进去能抓到鬼么?”阿忠问我,我看了一眼阿忠:“真的有鬼,晚上闹得最凶。”

    阿忠听我说不说话了,我拿了特殊钥匙开了铁艺门,阿忠立刻佩服起我,还给我打了个手势,意思说我很厉害。

    “小宁可真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天入地没有不会的。”阿忠说出这话我看了他一眼,轻哼了一声:“不会说话别说。”

    阿忠吃了憋不说话了,我这才推开门进去。

    院子里面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我把身后的背包拿出来,从里面拿了一个罗盘出来。

    路上我去买的,阿忠问我管用吗,不用特别的弄一个,我看了阿忠一眼,没那么多的讲究。

    其实驱鬼师用罗盘就是看上面的阴值,阴值高的就是说明有阴物,阴值低的就是没有,全部是阳值,就是干净的地方。

    背包交给阿忠,我开始在院子里面找,一共找到了两个地方有阴值的,都做了记号。

    之后阿忠问我这么做的目的,我说晚上再过来,阿忠一听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了。

    阿忠其实也是个可怜人,他其实也没太久的寿命。

    但我也没给阿忠算过,活到哪天算哪天吧。

    人的命天注定,命里一天,怎么挣也挣不来两天,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和阿忠在那家别墅里面出来,我们去吃了点东西,等到了晚上我们才过去,结果进去了便看见两只鬼在里面游来游去的。

    抓到问了一下原因,他们说死在这里,但是鬼就在大楼的下面,他们也想要走,但就是走不了。

    这么说来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这里是出过人命案的地方,鬼的尸骨在下面,不弄出来好好安葬,鬼就走不了。

    房子能困住他们,他们也不愿意留在这边。

    我叫阿忠打电话给陆明,陆明以为是月夕的事情,很快接了电话,但一听说是另外一件事,倒是很配合,没有多久便来了。

    “这里有什么?”陆明来了之后站在外面抬头看了看,看到我过来问我,我这才把情况说了一下,告诉了陆明尸体的具体位置,陆明派人进行了挖掘,没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尸体挖了出来。

    陆明还查阅了当年关于别墅的事情,发现里面疑云重重,陆明说这件案子必须重新查一遍。

    老实说我一个驱鬼师,对查案的事情不感兴趣,但既然陆明帮了我,我也不好不帮一下陆明。

    结果这件案子一帮就是两天,两天后陆明案子了结,别墅我处理完,第二家那边也给我打来电话了,说老太太说不行就不行了,晚上睡觉就开始昏迷了。

    我这才朝着那边过去,到了地方去屋子里面一看,老头子的魂魄就在一边守着,明显是在等着老太太死了,一块走。

    看了一会,抬起手算了算时间还早。

    “不行了,早走晚走都是走,准备吧,去弄个火盆过来,再买点纸钱,孝子贤孙上前磕头。”我一说阿忠就往我身后躲,拉着我的袖子问我,我说的是真的假的。

    我看了阿忠一眼:“假的。”

    阿忠一脸尴尬,别人都相信我,唯独阿忠不相信。

    孝子贤孙磕头,纸钱也都烧了,我也看着老太太断气,几分钟之后老太太死了。

    魂魄从身体里面出来,看向我道了谢。

    “谢谢你。”老太太也看了看,身边还跟着老头子呢。

    我倒是惭愧,什么都没做。

    我是看着老太太被带走才从那家出来的,但那家非要我在那边待两天,还说可以付酬劳。

    原本我都出门了,结果阿忠说什么不肯离开,最后为了几万块钱,给这家人守了三天灵。

    三天过后我和阿忠也回去了,结果刚回了岭南府,就看见女汉子等在门口呢,见面女汉子一看我和阿忠在一起,满脸的纳闷,问我和阿忠怎么搞到一起去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搞在一起了,说话别那么难听,都是当妈的人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也是当妈的人了,虽然自己也不怎么样,但怀着孕就什么都说,总归是有些不好吧。

    这会听我说女汉子嘿嘿一笑,朝着我走来便说:“我特意过来找你的,没看到人我就等到现在。”

    “有事情?杨林怎么没来?”

    “他在医院忙,我过来是想要平安符的。”女汉子这么说,我就给了她一道平安符,拿到了平安符女汉子才说回去的事,看她一个人我也不放心,这才打发了阿忠,亲自去送女汉子。

    “这可是你要送的,我可不客气了。”女汉子也不是个见外的人,说完人走了,见她走了我在外面还站了一会,都走了,总算是清净一些了。

    说来我是越来越不喜欢人多了,哪怕是一两个,我也多余,都走了倒是清净了不少,要是欧阳漓在这边就好了。

    外面回来我就回了屋子里面,把门卫室里面剩下的香烛都拿了出来,这次任务有些钱带回来,留着也没有太大的用处,这些用了,我再去买一些。

    香烛拿出来一群鬼呼啦都跑了出来,好在晚上,要不真能把人吓死。

    各路的鬼坐下,我把香烛点了,一群鬼就跟在那吃香烛,时间不早了照理说我不出去,但我寻思着,这时候出去明天我也不耽误时间,这才转悠着去了外面。

    听阿忠说过,他买的那些东西都是从南城那边买的,我就朝着那边走去,大晚上开门做生意的不多,特别是这种卖香烛什么的地方,我过去看看,也算是照顾一下自己人生意了。

    地方离的不算远,我过去走了一会,剩下的路都是打车,到了那边从车上下来司机就和我说:“这地方听说挺邪门的,一般的人来了,都进不去,进去的没过多久就死了。

    虽然我们不相信,但是你年纪轻轻的自己注意点。”

    说完司机一溜烟跑了,我则是抬头看了一眼,门上只写了三个字,香烛店。

    和师兄开的香烛店到是没什么分别。

    站了一会我去门口,门虚掩着,说明不是没关上,就是有什么东西趁着主人不在进去了。

    看了看,推开门朝着里面扫了一眼,里面还真的是有人的。

    男人在里面低着头正冷面相对,外面这个女的穿了一身黑纱,正苦苦哀求,要一点吃的东西。

    我进去便看着,穿黑纱的女人一见到我就满脸的喜欢,试图上来将我抱住,但她一靠近便听见里面的人冷冷一声说:“眼瞎了,什么人都敢上,滚!”

    男人吼声如撞钟,女的一溜烟跑了,从门口钻了出去。

    我看去,原来是一只女鬼。

    女鬼走后我去看对方,对方看我:“你是什么人?来我这里做什么?”

    “我来这里买点东西,顺便问你一点事情,如果你能如实回答的话。”我说着在周围捡了一些我觉得不错的东西,一包包的放下,对方看我也算是大手笔的,算盘子拿过来咵咵两下,开始计算多少钱,低着头一边算钱一边问我问什么。

    我则是说:“前段时间,我朋友有事,我就打发了我另外一位朋友过来,和他说买些东西,他和我说他就是半夜在你这里买的,我就想来看看。

    实不相瞒,我会看人面相,相命。

    我这个朋友我记得能活到八十多岁没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朋友这两天忽然阳寿缩减,我给他再看,就没有了。

    我来没有别的意思,问问老板有没有看见什么。”

    说话我拿出了一万块钱给对方放到柜台上面,师兄那样就贪财,我看这人和师兄倒是一路人,拿钱就能管事吧?

    对方算盘珠一停,看了一眼,随后继续扒拉。

    不过几秒钟之后他说:“你那个朋友来的那天,身后跟着一只东西,不过我看不出来是什么,唯一知道确实有东西趴在他身上了。

    他一来,我这里的小鬼吓得躲了起来,鸟兽皆散。”^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