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百七十八章 祖坟

    阿忠指着这家的门口说:“感觉怪怪的。”

    “别什么都指。”说完我把阿忠的手拉了下来,阿忠忙着不指了,他也不怕丢人,到是干脆,直接躲到我身后去了。

    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合适,毕竟现在我是强者,阿忠是弱者,他往我身后一躲,我保护他,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若是平常遇到了歹徒,我也不会挺身而出,躲在阿忠身后想必会很安全。

    回头看了一眼阿忠,我把手里的一枚铜钱拿了出来,交给了阿忠。

    “你戴着,没事。”车上我准备的,阿忠现在能看见一些东西,说明他这命也不好,我现在不能让阿忠离开我太久,免得阿忠出什么事情。

    阿忠忙着把铜钱收了起来,我朝着门里面看了看,阿忠说的没错,这家是很乖乖的,虽然是个阳宅,却犯了风水忌讳,而这家的老头子死后不去阴间投胎,专门晚上回来来住,八成是把这里当成了阴宅了,到了晚上就往这里跑。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再晚就赶不上了,还是敲了门再说。

    于是我去敲了门,而后不多久有人出来了。

    出来的是个四十左右岁的男人,一看男人的面相,不由得眉头深锁,看来他就是这家的男主人,房宅不宁,家主大凶,眉心有晦气。

    “你们是?”男人出来便问,阿忠忙着从我身后出来,表明身份,一开始男人还是有些怀疑我们的,但阿忠把证件拿出来给对方看了一眼,对方就不一样了,马上把我们请了进去,还和我们说了一下他家的情况,而他说的和阿忠和我说的几乎没什么不一样的。

    “我们来就是为了你家的这事情来的,但是你要把你家最近,甚至是更久前的事情说给我听,只有这样我才能找到原因,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你家里这个房子也有些不对劲,你最近也很倒霉,做什么都不对劲,所以你说说你家的事情,对你有好处。”

    听我说男人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屋子里面还有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老太太身边跟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再就是那个站在里面,面色如雪的女人了。

    看得出来,这就是一家人,除了这家的老头子,人都到齐了。

    “你们是来帮忙的吧?”老太太还算是明事理的,打量了我们一会上来问,后面的那个女的始终站在后面,说什么也不上前,有些害怕我们似的。

    不过我倒是无所谓,会害怕很正常。

    “你们坐吧。”老太太请我们进去,我和阿忠坐下,老太太去给倒了水,阿忠和老太太他们说了些话,我则是看着这家人家屋子的格局,格局到是没什么不好的地方,而且屋子里面也没有什么不该摆放的东西。

    这家男人和阿忠重复了几次他家的事情,说来说去和阿忠和我说的一样,其实资料上面写得都很清楚了。

    “我知道了,你们晚上住的屋子在哪里,带我看看。”起身我先站了起来,老太太就带着我去了她那个屋子里面,屋子里面没什么特别的,唯独床上有一团挥不散的阴气,说明这地方经常的有鬼出现。

    看了看我和老太太说了几句话,老太太这才和我说,这老头子生前是个木匠,给人打工的,到死的时候还给人做事呢,但后来生病一口气过去了,到是走的很干脆。

    老太太说着哭了两滴眼泪,我到是没有那么多想说的话,人死不能复生,死何尝不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开始。

    只不过这老头阴魂不散,必定是有些蹊跷吧。

    “您儿子的房间我也要去看看。”说完我去了外面,出了门老太太就带着我去了她儿子的房间。

    看得出来,老太太在家里还是说了算的人,什么事儿子媳妇也都听。

    推开门看了一眼,房间里面很干净,摆设也都简单。

    房间里面都看了,没什么特别的,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这才说:“今天晚上应该还会回来,我们在这里等着,你们该休息休息,不用有心里负担,有事的话你们叫我们,我们在客厅里面坐着等。”

    老太太一家人相互看看,八成也觉得没别的办法了,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也就转身都回去了。

    人回去阿忠小声问我,这事靠谱么?

    我看了一眼阿忠,靠不靠谱他心里应该知道,我既然都来了,不靠谱也不能回去了。

    “睡吧。”靠在沙发上眯了一会,阿忠一开始不敢睡,后来靠在一旁睡了过去,但阿忠睡了没多久,一阵敲门声音从门外传来,听见敲门的声音,老太太的屋子马上亮了灯,我看了一眼没说话,但老太太也没出来。

    没过多久敲门声音没有了,老太太那屋子的灯也关上了,我这才眯上眼睛。

    没过多久门口袭来一股寒意,一只黑鬼从门口进来了。

    进了门朝着两边看看,我用游魂术看着黑鬼,确实是个老头子,看着七十岁左右,穿了一身黑色的寿衣,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的鞋子,就跟原来民国时候的老头子差不多。

    老头子进来之后朝着我和阿忠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念叨:“家里怎么来客人了?”

    老头子走到我和阿忠面前先是看了看阿忠,之后看了看我,没什么大反应,转身去了老太太那边屋子门口,走到门口看了看身上衣服,推开门直接进去了。

    门推开的一瞬吱呀的一声,阿忠猛不丁的就惊醒了,我忙着趴到了阿忠身上,一只手紧紧按住了阿忠的手,阿忠也不是个傻子,我按着他,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也是没敢动弹一下。

    但就在此时,我用游魂看向老头子那边,老头子听见动静,从门口里面出来,黑漆漆的一张脸,左右僵硬的看了看,说起话带着点木讷:“什么声音?”

    老头子站在门口站了一会,阿忠心跳扑通扑通的。

    站了能有三分钟,老头子才转身不急不慢的回去,我不让阿忠动,游魂离开去了老太太屋子那边,跟着从门直接穿了过去,到了里面,正好看见老头子低头去看老太太。

    老太太正闭着眼睛睡觉,老头子看了看,从另外一边躺下了,不过这老头可不是和老太太一头躺着,而是头冲着脚下的,说明老头的坟墓是这样一个姿势,所以他就头冲下。

    看老头子躺下我就在屋子里面坐下了,但老太太始终没醒,到了三更天,也就是十二点多的时候,老头子从床上又起来了,起身后转过来离开了。

    我这时候才出去,出了门看了一眼阿忠,先是离开阿忠,交代了几句阿忠,一个人从那家出来。

    出了门我想去找老头子,竟找不到了。

    没找到,在外面站了一会,这才转身回去。

    阿忠下半夜就再也不敢睡了,睡不着我就去老太太那屋叫了老太太,老太太起来后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他回来了,他每次回来,我都觉得浑身的冷,刚刚他走了我还恍惚看见影子了。”老太太说着,擦了擦眼泪。

    “也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折腾的家宅不宁。”老太太说着就哭了,这屋一哭,另外那屋的儿子媳妇也都起来了,估计也都没睡。

    看着老太太我便有些奇怪了,怎么感觉这家要出事。

    算了算不由得一顿,难道说是老太太的寿也到了,老头子是回来等着的。

    每天晚上老头子十点来,十二点多走,说明他是这个时间死的,他也觉得老太太这个时间死。

    “今晚先休息,明天再说。”我和阿忠去了外面,一家人也都去休息了,后半夜算是安然无恙的过去了。

    早上起来我把那个男的叫了出去,和他说了一点事情。

    “我和你说点事,你不用恐慌,但是这事情你最好有心理准备。”我一说男人就害怕了,但他还算是见过些世面的人,言谈举止也都看得出来。

    “你说吧,我有心理准备,这房子过段时间我也不要了。”男人有些泄气了。

    “你放心,这房子我会帮你收拾了,没什么太大的忌讳,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在院子里面改建,再养一只小黑狗,你这房子就没事。”

    “那你的意思是?”男人还是有些担忧。

    “人一生都要经历一些高潮和低谷,不定是什么时候,我看得出来,你最近很走霉运,这应该和你家祖坟有些关系,恕我直言,你给你父亲安葬的地方是不是头朝着北的?”

    “是。”

    “那地方应该不值多少钱,而且不是头枕高山的好地方,坐北向南固然好,但是头朝下这就不吉利了。

    你父亲的骨灰安放的不好,我要是没猜错,和你夫人有关系吧?”

    给我一说男人一声叹气,这才说了实话。

    他是做小本生意起家的,钱虽然有了一点,但是妻子很会精打细算,从来也不花一分冤枉钱。

    我妻子觉得人死如灯灭,也真是没什么,犯不着把钱放到墓地上,她也不是个不孝的人,老头子活着的时候,她对老头子挺好的,这一点问我妈妈就知道了。

    我当时也是糊涂,我们都是穷日子过来的人,也觉得一个墓地不用太好,也就不在意,过去墓园就挑了一个别人都不要便宜的地方。

    结果从老头子死后下葬,我就做什么都不顺当,这不,我妻子现在也查出来肝脏不好,真是祸不单行。

    家里又出现了这事,老头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事生气,要是,麻烦你和老头子说说,我肯定给他安置一个好地方。

    “人活着要一张脸皮,房子衣着都很重要,死后就是一块墓地了。墓地不光是给死人安身的地方,还是要帮助子孙后代聚财的地方,祖坟选不好,以后也就什么都不顺了。

    昨天晚上你父亲回来,头冲下睡的,我就觉得是安葬有问题果然如此。

    不过话说回来,你也是有这一劫,过去就没事了。

    但我也不瞒着你,你现在运气不佳,对你父母不好,你父亲死后你的运气越来越差,都和你家祖坟有关系,而你现在已经连累了你母亲,子母星不全,怕是你母亲也不久将离开人世了。”

    我说完男子一下愣住,半天哭了出来,转身回去找他母亲去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