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百九十五章 赶尸人

    此时我坐在池子边上的围栏上面玩呢,一旁站着一身灰色衣服的欧阳漓,天气有些寒冷,但我喜欢在这里坐着。

    怕我冷,欧阳漓弄了个厚实的虎皮垫子给我,天冷不但不觉得冷,反倒觉得身上是暖的。

    这几天岭南府的游客越来越少了,估计是天冷了就不愿意来了。

    但南宫瑾到是这里的常客,而且每每来了他还不愿意走。

    今日怕又是如此了。

    黑鲤鱼也是越来越不愿意出来了,但池水清澄,黑鲤鱼在那水里打坐的越来越好了,有时候我把馒头扔到水里一天一夜黑鲤鱼也看不见他动一下。

    打坐也是需要心性的,没有心性也就没有耐性了。

    “我有些事情要去办,你陪我走一趟?”南宫瑾说着要走,我头也不回的便说了一句,我今天有事要陪着欧阳漓出去,就不陪着你了,如果你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和欧阳漓帮你也可以。

    欧阳漓此时手里面捏着一把干枯的草,不知道他哪里弄来的,但我看他手里的草,便觉得这个秋天又来了,我这一年又要到头了。

    总感觉别人一生要百年,而我的只有一年,别人从花开到花谢都一一领略,而我每次都是花开了,便残了!

    许是我这心本就凌乱的残了,所以什么事看的也就淡了。

    经历的多了,凡事也就不当真了。

    听我这么说南宫瑾便说:“我不过是要你陪我去赶一具尸体,你的话也未免太多了?”

    南宫瑾这人是越来越话多了,平日里不愿与他计较的太多,没想到他就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风吹,发丝不知道怎么就断了两根,随风飘到了水里,望着那两个几乎看不见的发丝在水中飘来荡去的,我便有些悠悠出神。

    欧阳漓将一件外衣给我披上,这才说:“宁儿这几日身子确实不舒服,你若真的要去,我陪你去。”

    听欧阳漓说我便回头看了他一眼,他便说:“宁儿在家休息,我陪他去。”

    “那就算了。”南宫瑾因为这事便生气起来,转了个身便大步流星的走了,女汉子一看南宫瑾走了,她也忙着跟了出去。

    人都走了天上也飘了几片雪花下来,我本来是打算抬起手把雪花接住,雪花一闪,一片鱼鳞落在手心里面,跟着融进了手心里面,在也看不见了,我低垂着眸子仔细的看了一会,这已经是第七片了。

    不知道是不是还有,还是说这是最后的一片。

    水里的黑鲤鱼此时睁开了眼睛,眉心处闪过一道金色的光芒,就是整个水面都跟着闪耀着金光。

    欧阳漓始终沉默,我便起身站了起来,想到那两位锦鲤一株莲静静闭上眼睛,坐在虎皮上面打坐起来。

    欧阳漓而后便坐在我面前陪着我坐下,雪花洋洋洒洒从天上落下,落到身上后不但没有化开,反而凝结成了冰。

    就是池子上面也随着雪花的飘落渐渐凝结成了冰。

    这一天是北方最冷的一天开始,而今年比往年都要寒冷,大雪下了三天,掩埋了所有看得见的景物,就是我与欧阳漓也被凝结在了冰雪之中。

    三天后冰雪融化,我和欧阳漓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醒来后欧阳漓起身站了起来,把手给了我,我也从围栏上面下来,此时在看周遭的景物,已经阳光明媚起来。

    “南宫瑾是遇到麻烦了,我们还是去看看的好,回来再去找金蟾。”看了看我说,欧阳漓便答应了下来,我们这才朝着外面走去,出了门雪已经化的差不多了,这场雪看似很大,但到底有些不是时候,站不住是很自然的事情。

    出了门我和欧阳漓便去了重案组那边,到了那边女汉子看到我们一脸的意外,她还问我们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周末不上班。

    “那你怎么在这里?”我问,女汉子便说:“我这不是回来找点资料吗,你们是回来干什么来了,不会是来帮南宫瑾的吧,人都已经走了,你们才来,回头死了找谁去?”

    女汉子这么说我到是也没在意,她说话嘴巴不好,我都习惯了。

    “南宫瑾这次接的是什么任务,那天他走说是赶尸,确实有这件事情么?”赶尸一词来自湘西,但茅山术却也是一种,而且赶尸不是一个人的事,南宫瑾一个人必定会有危险。

    “我听说是,不过我不是很明白,南宫瑾这种事都不和我说,他只是跟我说有事情去找你们,你们也看见了,外面鹅毛飞雪三天三夜,什么事情都没有,找你们干什么。

    不过你们来的到是很快,难道说就为了找南宫瑾的。”女汉子满脸的疑惑,为了找谁就和她没关系了。

    “你还有备用的资料么?”我问女汉子,女汉子叫我和欧阳漓等等,转身跑了回去,把一个黄色的牛皮纸档案的袋子拿了出来给我。

    “南宫瑾走的时候带走了一个,我就担心他一个人不行,他走之前脸色凝重,我看他印堂非黑,肯定凶多吉少,你们当天不答应我本来打算过去找你们,哪知道去了没看见你们,只好转身回来了。

    其实女汉子不是没看见我们,而是我们被大雪掩埋,看见了也找不见。

    “给我吧,我们知道了。”把档案袋子拿了过来,转身跟着欧阳漓便出去了,出了门欧阳漓便把档案的袋子打开,把里面的资料拿出来看着,我则是看着几张已经死人的照片。

    这些人看着都只有二十几岁的样子,死的都很离奇。

    欧阳漓看了一会资料便把资料给了我,我低头看去,这些人死的果然都很离奇,第一个是给雷劈劈死的,也就是平时总要吓唬我的天雷。

    第二个是投河而亡的,第三个是上吊而死的,第四个则是病死的。

    看了这四种我不由得皱起眉头,怎么四个的死法这么的吻合。

    此时欧阳漓也朝着我看来,我则问:“你家里是湘西的,我记得你曾带我回去过,想必你对赶尸不陌生。”

    听我说欧阳漓便与我说:“湘西只是赶尸的一个职业,原出现在清朝,当时是把四川的湖南移民赶尸回乡。

    尸体在运送过程中走水路,并不需要赶尸,但三峡一段水流湍急,船客又不愿意和尸体同船,才衍生了赶尸人一职业。

    而湘西不过是最早的赶尸发源地,说起真正赶尸的人,还要算是茅山派,茅山派有一门独门的绝学,相传叫白巫术,这种白巫术,就是专门用来赶尸的,只不过传说这种巫术早就在六十年代绝迹了。”

    欧阳漓要这么说,那南宫瑾要靠什么去赶尸?

    而且这赶尸也是有很大学问的,我记得刚出来找欧阳漓的那会,我也曾问过僵尸鬼赶尸的事情,因当时我看到关于赶尸的书籍,便问了僵尸鬼。

    僵尸鬼是僵尸,而赶尸人赶的多半都是僵尸,我自然是要问问他了。

    僵尸鬼给我倒是讲了一些,只是当时我找欧阳漓心切,也就给疏忽了许多,记住的也只有学问这事。

    “那这赶尸的规矩你可知道?”一边走我一边问,跟个好奇宝宝一样,欧阳漓便面色严肃的看了一眼手里面的照片,与我说起赶尸的一些规矩。

    赶尸实际上有三赶,三不赶。

    三赶有绞刑,斩头,站笼,也就是砍头的,斩刑的,以及站在站笼子里面酷刑而死的。这三种都是被迫而死的,死的不服气,会思念家乡的亲人,可以用法术将其魂魄勾来,以符咒镇于各自尸体内,再用法术驱赶它们爬山越岭,甚至上船过水返回故里。

    三不赶则说的是病死,投河,上吊,以及雷劈的。

    病死魂魄已经被小鬼勾去,法术不能把它们从鬼门关召回。投河上吊是被替魂的给缠了,也正在交接,招回来新魂旧魂无处可去,新魂也投不了胎。雷劈都是罪孽深重之人,雷劈后往往皮肉不全,最易出事。

    欧阳漓说完看了一眼手里的照片,这四个人都是不能赶的,却都让南宫瑾给遇上了,也不知道是谁给南宫瑾找了这么个活,是因为钱多还是什么?

    一边走我一边收起资料,心里也就越发的担心起来,南宫瑾那人虽然处处与我做对,但他因为我吃馒头的事情,当初不是给了我一个活,那活赚了不少。

    那时候我已经把南宫瑾给忘了,但他因为愧疚,却对我始终不错,有什么好的事情也都给我做。

    我也是恢复之后才知道,难做的钱少的都是他自己去,钱多的,活轻的都给了我和欧阳漓,虽然我看哪个都不轻,但总归南宫瑾是对我好些,还怕我养不起欧阳漓,只知道吃馒头,虽然南宫瑾从来不懂吃馒头的好。

    “这事看来不简单,会不会是什么阴谋?”我朝着欧阳漓看去,欧阳漓摇了摇头:“这事还不清楚,还是先追上他的好。

    赶尸不能走大路,也不能走白路,晚上夜行走不了太远,这些尸体看来是要送到林源一个地方的,途径几个省,还要经过三峡,我们走快点,一天就到了。”

    欧阳漓既然这么说,我便收起资料去准备了,至于这准备自然是去买点符箓纸什么的,顺便买了一个银铃铛和小铜锣。

    另外还买了一套清朝的官服,黑色的赶尸道袍。

    买的时候那个卖给我的人一个劲的看我,估计是以为我小孩子调皮要玩这东西了,便好心提醒我:“这可不是好玩的,你还是叫你家大人来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