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百六十二章 报案

    年轻人的双眼下面都是黑色的,看着就好像是个瘾君子,而且他六神无主,说话颠三倒四,明显是给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只是他还没有意识而已。

    南宫瑾也在屋子里面,我看出来他肯定也看出来了。

    “你说你看见有人跳楼了?”南宫瑾果然是看出来了,此时拿起桌上的本子,拿了一支笔,走到一旁去了。

    年轻的男子点了点头,跟着南宫瑾走了过去。

    这案子南宫瑾尽然接手了,我就没必要再管了,也就没动地方。

    此时南宫瑾就看我不顺眼似的,叫我:“温小宁,你做笔录。”

    南宫瑾叫我,女汉子便在我耳边说:“他现在是头,你还是过去。”

    我抬头看了一眼女汉子,她果然很会坑人。

    起身我走了过去,但这时候欧阳漓也走了过去,而后坐在我身边握着笔准备做记录,我看他那样子问:“你会么?”

    欧阳漓便看了我一眼,笑道:“宁儿莫不是忘了,我已经是教授了。”

    给欧阳漓这么一提醒我到是想起来了,他是教授。

    “那你记录。”我说完靠在一边,仔细观察起来眼前的年轻人。

    长的一般人,身高能有一米七五多一些,具体的我说不清了。身材偏瘦,眼睛很大,而且说话的时候不怎么抬头。

    “你在哪里见到的有人跳楼?”南宫瑾问,年轻人便说:“在我们家小区哪里,就在前面,我看见一个穿着换色衣服的人从楼上跳了下来,很吓人!”

    “黄色衣服?”就在南宫瑾提出疑问的时候,我和欧阳漓都抬头朝着年轻人看去,而他穿的就是黄色衣服,顿时屋子里面的气愤也陷入了一种宁静的状态。

    女汉子原本正在吃东西,吃着吃着没有声音了。

    听南宫瑾问,年轻人便点了点头,说道:“是,黄色的衣服,圆领子,短袖,到这里。”

    年轻人抬起手在自己袖口哪里比量了一下,我朝着他的短袖体恤看去,他说的难道是他自己?

    但是他是个大活人,这怎么可能?

    “你为什么来我们这里报案?你不知道么,我们这里是重案组,我们重案组只受理棘手的重案,你这种案子,找你们当地的公安局就可以。”南宫瑾试探性的说。

    年轻男人忽然烦躁起来,朝着我们拍桌子,说我们:“你们以为我们有么,我报了,可是没人理我,他们说我是抑郁症,说我是精神分裂,我不是,我发誓我不是!”

    男人忽然抬起手抱住了自己的头,枯瘦的双手用力抓住自己的头发撕扯。

    一边撕扯一边说:“我真的看见了,真的看见了,他就在我们小区的楼上,朝着西面用力一跳,死了,他死了!”

    年轻人开始用一只手握着拳头敲打他的头,好像他脑袋里面长了什么致命,让他疼痛的东西,他一痛起来就难受到要命,要用力去打。

    看见年轻人退后,而后蹲在地上,我起来拿出一道符箓给他贴在了头上,很快他便晕倒躺在了地上。

    女汉子吓得一下就起来了,指了指我,指了指地上的年轻人,好像要说我杀人了。

    不等说南宫瑾起来了,站在年轻人的面前说:“撞邪了。”

    女汉子这才不说话了,跟着退后了两步,而重案组里面的其他人也都不敢起来了。

    回头我看了一眼欧阳漓,他并没说什么。

    “一会他醒了我们跟他去看看。”南宫瑾这么说便回去坐下了,我们则等着年轻人醒过来,结果等他醒了,他却和我们说不记得了。

    “你来报案你都不知道了?”女汉子一脸的匪夷所思盯着年轻人看,年轻人反倒笑了,而且他那双眼睛分明很喜欢女汉子,只是女汉子没看出来而已。

    “你真会开玩笑,我怎么回来报案?我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报案,附近有什么案子发生么?”年轻人完全不是来的时候那样了,如果不是大家亲眼所见,恐怕都不会相信,一前一后这是一个人。

    这样他去报案,人家不说他是精神分裂也不大可能。

    女汉子看着我,抬起手指了指年轻人,一脸无辜,好像在说你们评评理,有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我们倒也没有理会,毕竟这事还要从长计议。

    而此时南宫瑾起身把本子扔个女汉子,女汉子的反应也快,一把将本子接住,而后南宫瑾便说:“给他做个笔录,没什么叫他走。”

    女汉子眨巴两下大眼睛,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坐到一边去了,例行公事似的问了一遍,便叫年轻人走了。

    年轻人起身离开,南宫瑾便走去门口朝着那边看去,而从我的角度看,年轻人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只不过他哪样子,肯定是撞邪了。

    此时女汉子把本子拿过来给了我,我便朝着上面看了起来,这才知道,年轻人是个作家,专门写一些科幻的,偶尔也写一些灵异类的作品。

    而他叫陈霖,二十七岁。

    除了这些,女汉子的资料里面什么都没有。

    除了姓名和年纪,其他的看来没什么用处,倒是可以给警方用作陈霖患上精神分裂症的一个证据。

    毕竟现在好多的作者,都是抑郁症患者。

    我看了一会放下,南宫瑾回来拿走也看了一眼,之后便把本子放下了。

    “看看他明天还来不来了?”南宫瑾交代完便走了,结果他还没有等到明天,陈霖晚上就来了。

    陈霖来的时候我们马上要下班了,女汉子说什么要请我和欧阳漓吃饭,我们推脱不掉,只好在门口等着,但是重案组其他的人却已经早一步走了。

    特别是南宫瑾,他开的是跑车,走的也比一般人快。

    而陈霖就是南宫瑾走了之后来的。

    陈霖一来女汉子就愣住了,因为女汉子也觉得陈霖是精神分裂症,而不是撞邪了。

    “你怎么又来了?”一见面女汉子就没有好脸色,结果陈霖便说:“我要报案,有人要跳楼,有人要跳楼。”

    这次陈霖喊得很大声,弄得重案组门口的人都朝着他看,不过陈霖顾不上其他,激动的样子好像真的有人跳楼了。

    “你快点走吧,你这人脑子确实有问题。”女汉子推着陈霖,意思就是要陈霖走。

    “我要报案,我要报案……”陈霖又开始发疯了,女汉子骂他是疯子,跟着叫我和欧阳漓上车,结果我和欧阳漓便没去车上,我还和女汉子说;“你先回去,吃饭我们明天吃。”

    “你们不会真的相信他吧,他有病的?”女汉子指着陈霖说。

    “我知道,但总要送回去,你先走。”有没有病不知道,但我看陈霖的样子,他已经被折磨很久了,如果继续下去,真的会精神失常。

    “真是的,那我先走了。”女汉子开车走了,我和欧阳漓这才看着陈霖在我们面前大呼小叫的发疯,之后他好了一些,便蹲在地上呜呜的大哭,也不顾别人怎么看他。

    看女人哭倒是有过,看男人哭却很少,特别是这种像是个孩子一样呜呜的大哭,于是我便说:“你说你看见有人跳楼了,你在哪里看见的,带我们去看看。”

    陈霖慢慢抬头,一双眼睛下面更黑了,眼泪哭的满脸,整张脸苍白着,忽然问我们:“你们相信?”

    听上去陈霖的声音有些奇怪,似乎他再逗我一样。

    不过我去点了点头,陈霖看我点头了,便起身站了起来,说要带着我和欧阳漓去看看跳楼的地方。

    转身后陈霖便朝着前面的一条胡同走去,我和欧阳漓随后跟了过去,进了里面欧阳漓便把我的手握住了,而我也没感觉到,这是一条阴气很重的巷子。

    进去之后陈霖的脚步变得舒缓,而后到了一个小门的面前,陈霖敲了敲门,扣了大概三下门,门开了陈霖走了进去,我和欧阳漓看了一眼,两人也跟了过去,结果门里面竟然是一家很热闹的酒吧,而陈霖进去后就消失了。

    酒吧这种地方,我还是来过一次的,不过哪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记得还是我上中学的时候,因为好奇跟着几个同学偷偷来过一次,结果喝一杯酒听说要两千,那之后我就在没进过酒吧了。

    今天到了这里,突然发现与我中学时候来的有点不一样了,这里此时气愤有些不对劲,到处都是那种不要命往死玩的人。

    不过我和欧阳漓要找的是陈霖,暂时也没什么时间去看这里的其他人了。

    只不过找了一圈没找到人,我和欧阳漓便从前面出来了。

    出了门两人看了一眼到底没有找到陈霖,这才回去了。

    陈霖的事情晚上回去就给我忘了,没想到第二天早上陈霖又来报案了,说的话与昨天说的完全一样。

    不等陈霖说完女汉子便起来骂了他一顿,要把他赶走的,结果陈霖和我们说他真的看见有人跳楼了。

    我们相互看看,最后还是决定跟着陈霖去一次。

    估计是白天的关系,酒吧没有开门,所以陈霖带着我们走了另外的一条路,而且这条路是直接去他住的小区的,所以我们没多久就到了,而且陈霖也没有昨天似的跑掉。

    而路上我闲着问了陈霖两个问题一个是昨天他都干什么了,一个是他看见有人跳楼为什么没有阻拦。

    陈霖在听见我这两个问题之后就停下了,而后看着我说,昨天他在家里写了一天的稿子,至于跳楼的那是,陈霖说太高了,他喊了没听见,结果人就从楼上掉了下来。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你能形容一下么?”我问,陈霖便说:“身高和我差不多,脸很白,穿了一件和我差不多的衣服。”

    陈霖说话的时候我看了一眼陈霖,看来他是真的惹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只不过到底惹了什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