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百六十一章 撞鬼的年轻人

    眼前形式一触即发,但是我不希望自己人窝里斗,虽然南宫瑾实在不算是自己人。

    可两个驱鬼师打起来,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外面的事情还没处理完,在这里内讧。

    于是我拉了一把欧阳漓:“我没事,我想和他说几句话。”

    欧阳漓低头看我,他因为能感觉到我心中的情绪,所以他才这么生气,而以前我是没见过他这样生气的。

    原来的情绪能影响到他。

    欧阳漓渐渐平静下来,将手抬起来搂住了我的身体,朝着我说:“宁儿,我们回去。”

    “等一下。”欧阳漓也算是听话,他也是不愿意为难我的,所以他才没有发怒,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看向南宫瑾:“这事出来把它们打散还有什么别的方法么?”

    南宫瑾看了我一会:“这事有违道规,为道者……”

    “我不是道门中人,你不用拿这个和我说话,你说驱鬼师这一条好了,你我都是驱鬼师,但我是无师的驱鬼师,我不懂什么驱鬼师的规矩,你若知道告诉我便是,我如果真的触犯了,我便任由你处置。”

    “你此话当真么?”南宫瑾这人看着聪明,但绝对是个不长脑的。

    “当真。”于是我便答应,许是我样子无比认真,他也就真的信了。

    跟着南宫瑾便和我说:“驱鬼师与鬼同流合污,是要遭天谴的,死后是要受苦的。”

    我没说什么,抬头看了一眼欧阳漓,比起和欧阳漓生孩子的事,似乎养几只小鬼,遇鬼同流合污也就不算什么,就好像是芝麻绿豆一样不起眼。

    不过这话我没有说,而欧阳漓则是气息平缓了许多。

    跟着南宫瑾又说:“纵容鬼害人,包容鬼,死后也是要受鞭刑的,而且你开了天眼,如果这么肆意乱来,天眼也是会被收回去的。”

    南宫瑾说来说去都是惩罚我的,感情就是这么一点事?

    早知道我何必跟他浪费时间,我都不怕没来生,他还和我这些,我丈夫是百鬼王,我儿子也是百鬼王,我那么多蓝颜知己都是有本事的人,阎王怎么样,阎王他老婆是我养大的,黑白无常是我哥哥,跟我说阴间的事情?

    我于是不待见的看了一眼南宫瑾,说了一句:“你是不是想和我说,我要是桀骜不驯,知错不改,就要遭雷劈?”

    哪里知道,南宫瑾还真是这么说的。

    “你要是教唆鬼为非作歹,却不惩治它们,遭雷劈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南宫瑾信誓旦旦,我则说:“既然如此,那就一个雷劈死我好了!”

    说完我便走了,门外咔嚓一个闷雷劈了下来,我抬头看看,我说话果然灵验,只不过却只有在打雷这事上。

    到了门口回头我看了一眼南宫瑾:“希望你不要那天死了,落到阴曹地府,不然让鬼把你托下十八层地狱。”

    南宫瑾微微一愣,咬牙说我:“你……”

    不等南宫瑾说,我便走了。

    出了门欧阳漓便看了我一眼,将我的手握住,与我说:“宁儿是不是心里不舒服了?要是不舒服就不要撑着。”

    我抬头看他:“我那有?”

    “没有么?”

    许久:“就算是有也好了。”

    低头我看着乾坤袋,欧阳漓则说:“鬼多数都作恶,本王也不例外,宁儿该知道,只有好人,没有好鬼。”

    “这话那么难听,好歹你也是鬼王。”我说他,偶眼里则说:“本王也是精灵。”

    “那又怎样?”我问,欧阳漓则说:“这世界,每种生灵都有他原来的本性,有些天资聪颖,有些形态貌美,有些则是丑陋不堪,而有些则是纯真……

    鬼和魔身处黑暗之中,便是那种专门做坏事的两种,佛和神高高在上,姿态便是无量宽宏……”

    “我不这么想,本性虽然各不相同,但说是作恶,我便不信,鬼也有好鬼,魔也不全是恶魔。”

    “宁儿不了解,鬼就是恶,魔就是恶,这是很平常的事情,只是宁儿遇见的都是善良一些的罢了。”

    “我说不过你,不说也罢。”我自知说不过欧阳漓,于是便不说了,不过和他这样说话,心情到是不那么坏了。

    回去这路我们走着回去,等我们回到岭南府也已经天黑了,路实在是太长了,好在我以前在阴阳事务所那边都锻炼出来了,走多了路也不算什么。

    吃过晚饭我与欧阳漓去看水里的黑鲤鱼,我便问起欧阳漓白鱼麟的事情,欧阳漓与我说这要靠机缘,兴许只有两三片,也兴许更多,具体多少不在他身上他也说不清。

    既然说不清我便不说了,晚上说了一会话,两个人便回去休息了。

    但他躺下我便起来了,回头看看欧阳漓已经睡着了,我便把那些香烛拿了出来,出了门找了个地方画了个圈,在地上点了一些香烛,把乾坤袋里面的鬼都放了出来。

    它们一出来都跪在了地上,我便也没理会它们,它们跪了一会看我没言语,胆子大的抬头看看,看我蹲在一边一直没反应,便大着胆子去吃香烛了,一只过去吃,另外的也都跑去吃了,看它们吃我便站起来要走,哪里知道,最小的那只跑来找我来了,挡在我前面看我,竟然眼泪汪汪的。

    看它那样子我便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便没好气的问它:“要下地狱的是我,我都没哭,你哭什么,没出息。”

    给我一说一群鬼都跑来了,就是没闯祸的岭南府三鬼也跑来了,我估计它们不是来看我说话的,而是来吃香烛的。

    不过看见小鬼在我眼前哭天抹泪的,岭南府三鬼也低头不敢吱声了。

    “王后责罚我们吧,小鬼它们走的时候我们没有及时禀报。”岭南府三鬼的态度还算可以,于是我只是说了它们两句。

    “这事你们确实有责任,不过你们下次知道就成了,我便不责罚了。”我说完岭南府三鬼便跪下了,低着头没起来,在看小鬼哭的更严重了,于是我便说它:“你放心,阎王他两个老婆与我关系不错,而且我哥哥是黑白无常,我要真的死了,也不至于下地狱,投胎也比你们好,何况我是百鬼王后,谁能把我怎么样?我要是死了,也是八抬大轿把我抬走的。

    不过你们要记住,你们是不能害人的,要想好好的在阳间呆下去,就该知道安分一点。

    你们只是对这里留恋不舍,不想走而已,舍不得前世的事情,不是要和这个世界永别,所以不能做坏事。

    你们虽然是鬼,可要是结下善缘,日后也能换来投个好胎的机会。

    要是你们害人,你们就算还不死,阎王的生死薄上也是有记载的,到时候你们去到阴间,先是去地狱受酷刑,而后在给你们找一些不好的人家去投胎,遭罪的是你们自己。”

    我说完便走了,留下一群鬼在外面沉默良久,但是还是把香烛一抢而空。

    回到门卫室里面我便脱了脱去了床上,等我上床欧阳漓便转身过来看我了,见我回来便说:“回来了?”

    “嗯,你怎么还么睡?”一边答应我一边看他,欧阳漓便亲了亲我,而后转过去不说话了。

    我搂住他的身体在他身边靠着,许久我才说:“今日我能救下它们,他日不知大会不会有人救下我们。”

    “宁儿不要想的太多,这么多路都已经走来了,不是没事。”

    欧阳漓这话说了许是他自己都不相信,何况是我了,只不过他这话还是有些期望了。

    接下来我和欧阳漓去了重案组那边,在还没有找到另外一片红鱼鳞的情况下,我和欧阳漓正式加入了重案组。

    而我们第一天去女汉子就再门口焦急的等着我们,看我们来了,忙着跑到我们面前,一把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小宁,你来了?”

    “嗯。”我答应着,跟着女汉子朝着重案组里面走,女汉子便说:“你要是实在不喜欢,你就当我没说过,你来坐坐就回去算了,反正我们现在也不缺人了。”

    女汉子这话真的假的我并不知道,但我都答应了,为了还给她一个人情,不能食言便是了。

    “我们也没事,何况这里给我们薪水,我们总要吃饭。”虽然上次转了一些钱,但是叶绾贞他们来我用了不少,平时符箓什么的也要用钱,就当是来赚生活费好了。

    “要这样最好,不过你不喜欢你就走,我和上面说。”女汉子估计是觉得愧疚了,所以拉着我说了不少话,不过我倒是没有在意这些,昨天的事情我已经不当回事了。

    “小宁,我给你准备了一些好吃的,都是你的,你坐下。”女汉子把我拉倒他的座位上,把她的好吃的都给我放到了桌上,我看完也就没跟她客气,坐在椅子上吃了起来。

    没过多久南宫瑾从外面来了,进门看见我和欧阳漓不由的愣了一下,但他太多十分的强横,走来便说:“你还知道来这里?你已经不配在做一个驱鬼师了。”

    南宫瑾这话说完,重案组里面的人都来看我,我正吃着一块巧克力,他说我我还是吃。

    结果他就这么说我,我就这么吃,吃的屋子里面气氛都诡异起来。

    于是他就问我:“你是属猪的?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见?”

    我抬头看他:“那你是属狗的,我吃东西你还一个劲说?”

    骂人谁不会,我骂人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我于是又拿了一块巧克力吃,就在这个时候,重案六组来了一位年轻人,年轻人说他要报案,说他看见有人从高楼上跳下来了。

    但我看他分明是撞了邪!^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