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百六十章 闯祸鬼

    我低头看着,而聂叔叔在一旁便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些鬼又回来了?有难处我是可以帮忙的,可千万不要伤害我女儿,有什么话我们好商量的。”

    聂叔叔是吓坏了,好歹也算是阴阳师,没想到这么小的胆子。

    “没事,一会和您说。”我先把聂叔叔安抚下来,随后看向地上的二十几只鬼,朝着它们说:“回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解开了乾坤袋,一把将地上的鬼都收到了乾坤袋里面,这才朝着女汉子的楼上房间看去。

    “我去看看小倩,一会下来。”我说着去了楼上,有我在聂叔叔也不那么害怕了,便邀请欧阳漓和南宫瑾两个人坐下喝茶,我则是独自一人来到了女汉子的楼上。

    此时我抬起手敲了敲门,但是门里面没有声音,我看了一眼,门缝里面还朝着外面冒着阴气呢。

    没人开门我便自己推开门进去了,门锁果然没锁。

    进了门我朝着女汉子的房间里面看了一眼,女汉子也算是个富二代了,所以房间比较大的那种。

    但此时女汉子正在床上睡觉,而她身边就躺着平时在我门卫室里面桌上蹦跶的那只小鬼,果然是它在这里作怪来了。

    肯定是昨晚女汉子在门外骂我,它们看不过来,加上踢了一脚我的房门,就呼啦啦的都跑过来了。

    “孽畜。”我一说话,床上的小鬼呼的一下起来了,朝着我这边看来,看到我忙着想要找地方躲,但它能躲到哪里去,最后只能怪怪的跑出来了。

    站在我面前它就好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本来它长的也是个孩子样子,心智不全,好不容易借着鱼鳞长大了一点,但也就这么大不能再长了。

    “我是为了你。”小鬼和我解释,语气里面还带着一点委屈。

    “为了谁也不能害人,害人是不能人轮回的,倒是候你灰飞烟灭了就知道了。”我忽然大声说,它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看它那样子我又于心不忍了,于是将它收了起来说:“等我回去收拾你。”

    小鬼到了我的乾坤袋里面还是呜呜的哭个不听,而这时候女汉子也醒过来了,见到我还一阵意外。

    “你怎么来了?”一听女汉子的口气她就是不待见我,生我气了。

    但我还是走了过去,并且把自己的手指咬破了,滴了一滴血在女汉子的眉心上面,女汉子轻轻的打了一个激灵,头顶上面一阵黑色的阴气散开,右脚的小腿一阵黑色的阴气散开,她整个人都精神了。

    跟着女汉子从床上弹跳似的起来,在我面前转了一圈,而后摸了摸自己的头,跟我说太神奇了,竟然没事了。

    不等我说什么,女汉子又跑到了镜子前面去看了一眼,估计她是看见我给文校长家的小孙子用血驱邪了,所以她觉得更神奇,在那边看了很久才转身看我,问到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我生病了,我爸给你打电话了?”

    “不是,南宫瑾找的我,你昨晚就应该打电话给我。”我该庆幸,它们没有恶意,不然她这一晚上命都抱不住了,鬼要是折腾气人,能把人折腾死。

    “我哪知道是怎么回事?”女汉子十分的无奈。

    “突然的病都不是好事,特别是你从门外一回来就犯病的,多数都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来磨人了。”我说这话的时候女汉子便眉头挑高:“你怎么知道我一进门就头疼的,我都没和我爸妈说。”

    起身我便站了起来,打算不把这事告诉给女汉子,但她也不是傻子,忽然跑到我前面来了。

    看不出来,女汉子怕鬼怕的要命,对我这个驱鬼师却丝毫畏惧没有,挡住我了便不让我走。

    “你说,是不是你养的鬼害的我,昨晚我踹了你的门,还骂了你,我说我回来怎么就头疼不会走路了,感情是你的原因。”女汉子当着我不让我离开,我只能说:“它们没有恶意,只是看你骂我便先要惩罚一下,它们确实没有伤害你,现在我待它们给你道歉,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得过且过吧,何况我对你也不错,我也算帮过你。”

    听我说女汉子冷哼一声,眼睛朝上一番,明显是不肯原谅。

    “你别以为这么说我就能原谅你,我也太好说话了,你别忘了,昨天晚上你是怎么对我的,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女汉子开始和我翻小肠了。

    我看着她一脸的无奈:“那你想要怎么样?难道你想要我亲手杀了它们?”

    “那到不至于,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女汉子打起趁火打劫的注意来了。

    我看了一眼门口,想到南宫瑾不会把这事就这么算了,这才说:“你说吧。”

    “你叫欧阳漓接受我学姐的采访,给我一个面子,这事就算过去了。”女汉子就好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说出的话都不经大脑了。

    我摇了摇头:“这事不行。”

    “你……”

    “不是我不肯答应,有些话我也不便和你说,我肯定是有我的原因,她是你学姐,你们之间的感情必然不一样,但欧阳漓是我丈夫,我劝你还是别打这方面的注意了。”不等女汉子说完我便说,女汉子眼珠子转了转,问我:“你说我学姐打你家欧阳漓的注意?”

    这话是女汉子说的,我没说。

    我没说话女汉子想了想:“我学姐不是那样的人。”

    我仍旧没说话,无奈女孩子只好妥协,换了一个条件:“那你和欧阳漓去我们重案组上班,这事总不算为难你,你要是在不答应,我可就要找你算账了,你就把那些鬼交出来,让南宫瑾来处理。”

    “这事也不行。”我还有事,而且我也不想和南宫瑾那个人走的太近,我总觉得南宫瑾这人不好。

    “那就把小鬼给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这买卖也就不用谈了。”女汉子底气十足,到底是她吃了亏,所以不管我怎么说,她也我二选一,要不然就去找南宫瑾来处理这个事情,说到底,女汉子就是看准了我拿她没辙。

    “好,我答应了,只要你不把这事教给南宫瑾处理,而且答应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我就和欧阳漓去重案组做事。”我终于答应了下来,虽然有些不情不愿的,但是女汉子却相当的高兴。

    只是我在想,人和鬼,到底它们谁更真实直接一点。

    看我没有多高的情绪,女汉子一把将我搂过去,带着我说:“我们的关系,我威胁一下你,也不算什么,你说对不对?”

    我于是抬头看了一眼女汉子,没回答。

    “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女汉子忙着问我,当真似的瞪圆大眼睛,我这人过去就喜欢说谎,特别是对着叶绾贞他们,说谎对我而言就想吃饭,一天三次也不多。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着女汉子我就提不起说谎的劲。

    说来,我一只以为人只有爱情是忠贞不渝的,只要遇见了喜欢的人,就会生生死死一辈子。

    没想到,对朋友静夜诗这样,想必叶绾贞会成为我这辈子最好的一个朋友吧,要不我怎么总拿着别人和她做对比。

    “我先下去了,你换了衣服也下来吧。”我说着推开门出去了,女汉子估计也看出来我情绪低落了,看了我一会门关上我便不知道她是怎么样了。

    下了楼欧阳漓便抬头朝着我这边看,看到我他便微微蹙眉,而他那眉毛蹙的实在是好看,叫人由心的喜欢,可几天我就是高兴不起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楼下还有其他的人,聂叔叔在楼下,南宫瑾也在楼下,另外一个便是医生了。

    见到我医生礼貌的笑了笑,我则是看了他一眼便下楼去了,此时欧阳漓便起身站了起来,当着其他人的面,直接走了过来,来到我面前便将我搂了过去。

    原本我也没什么事情,可我竟也没想到,他这么一个动作,我竟心里有些委屈,好像是哪里堵得慌。

    我于是便叹了一声,心想着我这感情也太脆弱了,多大点的事情,怎么会如此的难过不堪。

    平常我也算是个没皮没脸的人,曾几何时我就是跟人较量,也没这样过,今天这是怎么了?还矫情起来了,这可真不像是我了。

    “我没事。”此时南宫瑾也站了起来,估计他是打算看笑话的,结果看到了这一幕。

    不多一会女汉子从楼上下来了,我便离开了欧阳漓,而后朝着楼上看去。

    女汉子出来看见我还是愣了一下的,之后便走了下来到了我面前,朝着我说:“我也不是真的那么想,和你闹着玩的,你要是真不愿意这事……”

    “我知道,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其实这事确实是我欠女汉子的,还了她也希望能减少一点那群闹事鬼的罪过,我也能良心过意的去。

    见我这样说女汉子也没在说其他的,便朝着对面的南宫瑾他们看去,跟着便说:“小宁都给我看了,我没什么事。”

    “你没事?”南宫瑾露出轻蔑的表情,双眼目光如炬,犀利的看着我。

    “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么,身为驱鬼师,包庇一群鬼,你已经触犯了驱鬼师的条令,是要受到严惩的。”南宫瑾朝着我大声说,声音冷冰无比。

    医生走来看着女汉子:“怎么回事?”

    女汉子没回答,反倒是看着南宫瑾说:“你吼什么,瞪什么眼睛,我说我没事,怎么了?”

    女汉子气势汹汹,南宫瑾却完全不在乎,朝着女汉子说:“这事与你无关,你别在插手。”

    “请你说话小心点。”南宫瑾对女汉子不客气,医生就对南宫瑾不客气,而在我看来这一切怎么是一个乱字了得。

    我没在说些其他的什么,只是说:“这事小倩说没事了,小倩现在不追究了,所以和小倩没关系了,至于那些鬼,你打算要怎么处理?”

    当务之急就是解决这件事情,南宫瑾想的是什么我大概也猜到了,与其在这里挣扎这些,不如问清楚把问题解决了。

    南宫瑾却说:“害人就要打散,没有什么可商量!”

    我愣了一下,朝着他说:“它们只是淘气,并没有害死人,没有害死人,只要肯悔改,也是可以原谅的!”

    可南宫瑾却说:“不能!非打不可!”

    “那你就试试吧。”关键时候,欧阳漓便站了出来,而他那一身鬼王的冰寒之气竟瞬间并射而出,吓得乾坤袋里面的鬼们浑身颤抖!^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