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百一十七章 魂印

    看到那两具活尸流出血眼泪,南宫瑾便停了下来,他手上明显有些颤抖,我这才知道,他一早就知道他两个师兄不但成了活尸,而且死后魂魄被强行逼了回去,正经历着巨大的痛苦。

    我寻思着过去帮忙,还不等过去,南宫瑾从身上拿了一块红布出来,将自己的双眼绑住了。

    跟着双腿噗通一声应声跪在地上,朝着地上快速磕了三个头,到是一句话都没说,估计有什么话他师兄们也都知道。

    起身南宫瑾说:“师父他老人家一切都好,两位师兄一路好走,师弟来给你们送行了,没有酒,师弟用血给你们送行了。”

    南宫瑾说完把一把刀子拿了出来,在手心里面划了一刀,血跟着从他手心里面流了出来。

    跟着,南宫瑾把自己手里的血朝着地上洒了一些,差不多用独门的药粉摸了一把,手也就封口了。

    这些我看来慢,南宫瑾做的却很快,他把这些都做完了,便重新拿出红线,上面还有铜钱和银铃铛。

    我听僵尸鬼说过,这是茅山术的最高道术了,一定要是天才才能修炼,没想到南宫瑾这么厉害。

    银铃铛一响,上面的两具活尸动了起来,但它们扭曲着十分痛苦,看的我都不舒服,南宫瑾好在是看不见,不然真要难受了。

    红线快速缠绕到眼前的庙门上面,银铃铛铃铃的响个停,直到上面两具活尸还在挣扎。

    看它们也是早就受够了,为了减少他们的痛苦,我只好先念往生咒了,希望他们能早点脱离痛苦,哪里知道,我念了半天却一点用都不管。

    而此时,红线缠好,镇魂钉也已经打好了,南宫瑾退后两步,双手开始结印,我看他结印知道他要毁了眼前的庙门,便带着欧阳漓退后了几步,免得伤了欧阳漓便不好了。

    等我们站在了外面,南宫瑾也开始念咒了,到是也没听见南宫瑾念什么,但是他站在那里很快后背心就被汗湿透了。

    自然,这东西不好对付。

    过了一会,庙门总算有点反应了,轰的一声朝着下面坍塌了一块,但是还没完全坍塌。

    南宫瑾又快速的打了一次结印,继续念咒,他也是快撑不住了。

    就在此时,一道风从我身边经过,我忽然顿住,抬起手快速掐算,这时候不管什么东西都能毁了南宫瑾。

    不是我不肯出手相救,而是我一旦出手,怕要让南宫瑾的功夫白费了。

    他这么耗损自己的真气,要是被我打扰了,必然出事。

    可奇怪,那东西从我眼前经过,我竟然算不出它的来路,到最后也只是看见他在南宫瑾的身后钻了进去。

    跟着南宫瑾身上朝着外面喷发出一阵清凉之气,他又再次打了一个结印,这次的结印明显和刚刚的有些不同,但是威力却在刚刚之上许多,顷刻间眼前的庙门便轰的一声坍塌下来。

    眼前一片灰土尘埃,我忙着挥了挥眼前的土,拉着欧阳漓朝着后面又退了两步。

    等我们睁开眼睛看去,眼前见见平息,眼前的那两具活尸已经滚落下来。

    南宫瑾此时拿下来了眼罩,朝着自己的两位师兄走去,蹲下看着他们,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两具活尸便断气了,很快给南宫瑾把魂魄收到了乾坤袋里面。

    而后南宫瑾起身站了起来,一把火把他师兄的尸体给烧了。

    天本来就有些热,再点一把火,更热了。

    不过没有多久两具活尸就烧成灰了,这到是叫人挺意外的。

    南宫瑾站在那里始终背对着我们,以至于他那样子我也看不出什么,但我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刚刚有个东西钻到南宫瑾身体里面去了,我尚且不知道是什么,不管是什么,对南宫瑾的身体都不会好就是了。

    我这才走过去看他,但我还没等走过去,欧阳漓便拉了我一下,将我拉了回去,我回头看他,他便说:“先别过去。”

    欧阳漓这么说我便没过去,反到是停下来了。

    看欧阳漓那双眼睛我就忍不住听话,于是二话不说回去他身边了,等我回去欧阳漓看向转身走来的南宫瑾,果然南宫瑾有问题,而欧阳漓也看的出来,自然我还是很佩服欧阳漓的,鬼王就是鬼王,即便什么原因转生了,都很厉害。

    “你是什么人?”欧阳漓问,南宫瑾打量我们,此时我也发现,南宫瑾的双眸漆黑的有些幽暗,那种幽暗不像是人类的眼睛。

    此时南宫瑾说:“他就是我师兄。”

    说话的是南宫瑾,我仔细的打量,眼前的人又变成了南宫瑾了。

    一般人许是会糊涂,但仔细一想又明白了,加上接下来南宫瑾的一番解释。

    “我师兄已经死了多年了,当年我师父为了镇住这下面的东西,做过很多事情,其中也包括用自己的魂魄镇守这里,但是我大师兄为了救我师父,用自己的魂魄换下来了我师父的,最后死在了这里,死后成了灵。

    之后一直在这里没离开过,后来许多人来,我大师兄就在下面阻拦,但是来这里的人最后还是死了。

    我们在下面看见的那座孤坟,其实就是我大师兄的孤坟,而我大师兄死的时候,只是个十三岁的少年。”

    南宫瑾说完我大概也明白过来了,难怪我算不出来是什么,原来是灵。

    灵是不在三界之内的,我算不出来也正常。

    “我大师兄和我说,这里不是什么神龙庙,而是一座巨大的坟丘,这座山都是坟,下面死过很多的人,这些人都是明末清初的时候死的,当时这里是个大的战场,后来人死的太多,都弄到了这里。

    清朝成立之后,这里就立碑了。

    听说这下面死了一个大清朝的王爷,所以才立了一块碑,后来因为这地方经常出事,还闹旱灾,百姓们才过来求雨,后来这里来了一位道士,而这位道士就是我们茅山的一位祖师爷。

    我们祖师爷来了之后发现这下面有很大的怨气,就要这里的人在这里修庙,打算用庙把这下面的冤魂怨念镇住,恰逢当时有一条恶龙在其他的地方为祸百姓,弄出了洪灾。

    我们祖师爷便把那条龙弄了过来,打算让那条龙和这下面的冤魂相互牵制,这样怨念也就没有时间出来害人,而这里建造了庙,也能镇压住他们,这么一来,起码可以安顿百余年。

    而我们祖师爷也说过,只要这里的神龙庙不倒,这里就不会出事,哪里知道,这里的人没过五十年就开始抛弃了这里,有了富足的生活,就不再理会这里了。

    时间久了,这里的庙坍塌下来,底下的怨念从地缝里面跑了出来,弥漫到山上。

    解放前这里来过一些日本兵,在这里为非作歹,但是来到这座山上,一个活着下去的也没有,从那时候开始,这座山就成了一座鬼山,这上面的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龙魂了。

    现在这里已经被怨念笼罩,如果这样下去,早晚都会为祸人间。

    我师兄是茅山派极少见的仙体,死后能够成灵,也是茅山派几百年来罕见的奇才,十三岁的时候已经和我师父一样道法高深了,要不然也不会跟着我师父来到这里。

    可惜我师兄当年死在了这里,如果不是,现在也就不在乎这里的东西了。”

    南宫瑾正说着,他身体里面一个声音说:“过去的事情不要再说了,你们的时间不多,还是先去下面找那个满清的王爷和那条龙魂。”

    “是,师兄。”说话的是一个十三岁大的孩子,声音还没有变化,还在男孩的时候,但是语气却十分的内敛成熟,而南宫瑾也十分的敬重他这个大师兄,看他听话的样子就知道了。

    不过两个人共用一个身体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比起自己和狐狸,还是有些稀奇的。

    “走吧,人已经到齐了,希望这次是茅山派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南宫瑾的师兄说完便转身去了另外的一边,听他的口气,对死在这里的茅山派弟子,诸多的惋惜。

    其实想想也不难,能来这里的应该都是茅山派弟子之中的厉害角色,结果都来了这里。

    而南宫瑾的师父不用问,肯定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不但自己厉害,他的徒弟个个也都十分的出色。

    加上他和这里有渊源,自己的大徒弟死在了这里,他老人家从此发誓要把这里灭了,结果就把自己的得意门生一个个的往这里送,估计这里死了的,都是南宫瑾的师兄,这个加上刚刚那两个就是三个了,肯定不止这三个就是了。

    南宫瑾这趟来要是不拉上我来垫背,他是不甘心吧。

    走到了南宫瑾说的那个地方,南宫瑾便蹲在了地上,先是在地上画了一个符咒,跟着便起身念咒。

    由于每个门派的派别不一样,念的咒语也都不相同,以至于我实在是听不懂南宫瑾念的事什么,自然我也是没有兴趣的。

    没过多久,地上的封印口那里冒出来了两个影子,两条影子见到南宫瑾相互看了一眼,我也看了一眼欧阳漓,怕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便说:“这个叫魂印,茅山派的一个秘术。

    是用茅山派忠贞弟子死后的魂魄练出来的,专门给茅山派本门的弟子行走驱鬼降魔用的,必要的时候也用来封印一些鬼魂妖魔,这两个就是弄出来封印这个墓道口的。”

    说来这种事极其的残忍,魂印是用茅山派弟子们的魂炼制出来的一种法器,炼制的时候,魂承受了极大的痛苦,与我用摄魂咒炼魂没什么区别,如果非说有什么区别,最大的区别在于我直接把魂炼到灰飞烟灭,而他们则是要把魂炼成法器。

    痛苦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活了下来,一个消失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