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百零八章 假欧阳漓

    黑鲤鱼走后我便起身站了起来,说来也巧了,这边我刚站起来,那边的一间房子里面便传来一声凄厉惨叫,不等我与欧阳漓看去,岭南府的三鬼便已经朝着那边去了,结果到了那边还是晚了一步,躲在里面的鬼还是魂飞魄散了。

    岭南府三鬼进门我也进门,地上放着一片鳞片,周遭什么都没有了。

    岭南府的三鬼打算过去把鱼鳞捡起来,不等碰鱼鳞发出一阵光芒,将三只鬼给吓的忙躲开了。

    等我走去岭南府三鬼已经全都跪在地上,不让我去碰了。

    “王妃小心。”岭南府三鬼也是担心我,我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先起来。”

    说完我弯腰把鱼鳞捡了起来,是一片通体白色的鱼鳞,鳞片上面还发着光,我将鱼鳞放到手心里面,鱼鳞便融进了我的手心里面,但这片鱼鳞并没有什么东西留给我,只是进入了我的身体里面。

    顿时身上清爽许多,似乎有什么东西经过了我的四肢百骸,将人心旷神怡。

    见到我这样欧阳漓走来将我的手拿过去,低头看着我的手心,他就好像是个孩子一样在我手心里面摸来摸去,实在没有摸到什么他才和我说话。

    “没有了?”我当然知道欧阳漓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逗他,朝着他说:“是没有了,难道你也想要?”

    欧阳漓微微愣了一下,勾起薄薄的两片唇角问我:“我要,宁儿给么?”

    我寻思了一会:“你拿得走给你便是。”

    说完把手心给了欧阳漓,放在他的手上面,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鱼鳞并没有出来,这事便有些奇怪了。

    过了一会鱼鳞还没有出来,我便把手抬了起来,朝着欧阳漓那边说:“这事可就怨不得我了,我给你,你拿不走,他也不过去。”

    此时,地上的岭南府三鬼朝着我齐齐说:“恭喜王妃,又得到一枚鱼鳞。”

    “嗯,起来吧。”这三只鬼说来还算忠心,刚刚就叫他们起来了,但他们没有起来,这次我叫他们起来,他们才一起起来了,面上无不是露出喜悦的表情。

    “好了,你们都下去好了,时候不早我也要去休息了。”说完岭南府的三鬼一起退了下去,我和欧阳漓便离开朝着门口走去,此时欧阳漓格外的安静,几乎一句话都没说,我则是一脸的好笑,朝着他问:“你怎么不说话了?”

    “太神奇。”欧阳漓与我说我便愣了一下,淡淡的思绪开始乱飞了。

    走了一会,到了屋子里面,似乎是在外面折腾的久了,两个人都没了什么要起腻的心情也就把这事给算了,欧阳漓而后问我床上睡不睡的下两个人,我便说:“还是不要了,你睡地上我睡床上。”

    欧阳漓到也没说什么,大度的答应下来。

    而后我便给他铺了被子在地上,我则是睡在床上,他睡在地上。

    这一夜照理说我们要是相安无事的才对,但是到了深夜,欧阳漓便从地上起来了。

    之后他便来了我身前,朝着我看了一会,将手伸了过来,只是伸过来之后毫无反应,他便把手又拿了回去。

    此时……

    欧阳漓转身离开,看他离开我便用游魂术从体内出来,朝着欧阳漓一路跟了出去。

    游魂术顾名思义便是魂魄从身体里面出来,可以在外游荡,和在外面的孤魂野鬼相差不多,但是我能在白天行走,而鬼也只能在晚上行走。

    说起来我前几次做梦的时候也都是游魂术,但我这个游魂术学的不好,有时候控制不好回不来,也不按照自己的想法做。

    游魂术不做梦的时候用是按照自己的意识而定,但做梦那就叫梦游了,因为我学了游魂术,加上过去我便有魂魄出来溜达的习惯,僵尸鬼与我说我做梦的时候那是魂游,在我有意识的时候才是游魂术。

    游魂术没什么能力,只是能让魂魄离开身体游走,容易出事,因此僵尸鬼不喜欢我用游魂术。

    但今天欧阳漓实在有些奇怪,先是对我主动献媚,而后我把鱼鳞给他,他又吸收不过去。

    我此时有两片鱼鳞,就算我白的不是欧阳漓的,他把红的拿走也是一样,然而他此时却一片都拿不走,这便叫人奇怪了。

    再来,他好好的排斥我那么久,我软磨硬泡,美人计,宫心计都用了,他却不上套,此时我还什么没做,他竟然要住下,这事便真是奇怪了。

    更奇怪便是他此时的举动,大半夜的不睡觉,起来在我身上找东西,没找到又跑出去了。

    他要不是撞邪了,就是事有蹊跷。

    出门欧阳漓便把在一旁拿走的钥匙拿了出来,竟去了岭南府的屋子里面找东西。

    第一间房间开了他便走了进去,在屋子里面找了起来,看着屋子是一个小姐的闺房,里面的摆设都是女子用的,而且照古代的闺阁看,也都是上等的好材料。

    进门处的一个地方摆放着一面铜制的镜子,往一边的墙上看是一副牡丹亭的画,底下是桌案笔墨纸砚,另外一边还有一把琴,这屋子想必白天的时候是空着的,但到了晚上,这里面成了鬼的地方,死者生前的东西便都出来了。

    欧阳漓并不害怕似的,而且他也看得见,他走路都是绕着那些东西走,这则说明,他也是知道这屋子里面摆放了许多东西的。

    就在此时,一旁的原木桌子旁,一个俏丽,穿着粉衣的清代女子出现在那里,手里握着手绢,桌上放着茶壶和茶碗,一手握着茶壶的壶把,一手托着茶壶,水从茶壶里面留了出来,哗啦啦的倒进杯子里面。

    “公子来到此处,不知所谓何事,何不坐下一谈。”女子婀娜貌美,说起话更是玲珑动听,欧阳漓原本在屋子里面找东西,但听见女子说话,便转身面向了女子,步履轻快的走了过去。

    “这么说是在下冒犯了,还请小姐多多见谅。”

    “好说,公子请。”

    女子请欧阳漓去坐下,欧阳漓便去坐下了,而后两人推杯换盏喝起茶,喝了一会欧阳漓便问:“听闻一年前这里曾来过两尾鱼,小姐可知道?”

    “知道,公子是为了鱼鳞而来?”女子起身站了起来,似乎是觉得好笑,而后走到了自己的床铺前面,轻轻坐下,转身看着欧阳漓,一身粉色装点着她还不大的年华,看她的样子,还没有十五岁,却好像是一个历经千百年的风尘女子那般,看的不禁有些奇怪。

    欧阳漓起身站了起来,朝着女子走过去,到了女子面前把手伸了出来,端起女子下巴,朝着女子想要亲一下,女子便将脸转开了。

    “公子若能答应我一件事情,我便把鱼鳞的事情告诉公子。”女子说着把脸转过来,桃花眼中迷离儿妩媚,欧阳漓垂眸看了她一会:“小姐有话但说无妨,在下能做的必定帮小姐达成心愿。”

    “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气了,公子如若能把黑白无常请来,我便把鱼鳞的事情告诉公子。”

    听说了黑白无常,欧阳漓把手离开,起身转过来,站在那里说:“小姐可否让我看一眼鱼鳞?”

    女子坐在床上若有所思,起身站了起来,走到一旁的梳妆盒前,打开把一片白色的鱼鳞拿了出来,欧阳漓转身看去,看到鱼鳞便忙着走了过去,此时女子看他说:“现在可以了?”

    欧阳漓伸手把鱼鳞拿了过去,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即便是我都一震毛骨悚然,何况是女子了。

    女子忙着后退了两步,欧阳漓转身便翻脸无情,给了女子一掌。

    女子手里的手绢落在地上,身体跟着如手绢那样躺在了地上,欧阳漓冷哼一声转身便走了,等他走了我才走去蹲下,女子此时一把将我拉住,我不由的一惊,她看得见我?

    “小的见过鬼王妃。”女子撩起水盈盈的眸子朝着我看,我这才知道,她是为了让我看清欧阳漓才这么做的,其实她早就知道欧阳漓不是欧阳漓了。

    “你这又是何必,他这一掌,就算我本人来了,也救不了你。”都说鬼无情,可谁知道最无情的是人呢。

    女子摇了摇头:“王妃,我在岭南府里面已经游荡了几百年了,一直在等着一个人,请王妃成全,我只想在湮灭前看他最后一眼,可我始终没有把他等过来,鬼族里的人都说,王妃能算前尘后世,玲儿请王妃成全。”

    “可你现在已经这样,叫我怎么成全你,我就算是现在回去,也不见得就来得急救你。”我说着朝着屋子里面看去,想办法把玲儿留下。

    “王妃,莫担心这些,王妃现在回去,一定来得及,玲儿在这里等王妃,只要王妃记得来。”玲儿眼里面流着眼泪,即便我救不了她了,我也不能见死不救。

    “好,你等我,我这就回去。”说完我将玲儿放下,转身离开了屋子,游魂术游魂有一样好处,跑的很快。

    欧阳漓许是太高兴得到了鱼鳞,所以出来他便走的不见踪影了,但我回去却没有在门卫室里面见到他,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回到了身体里面,睁开眼我便从屋子里面出来了,这一路也没见到欧阳漓的影子,他没在是好事,我叫僵尸鬼先出来。

    “你把鲤鱼精叫出来,要他变成我的样子,有你给他护法,相信欧阳漓回来也不见得那么快看的出来,我先去救玲儿,等我回来再说。”

    僵尸鬼叮嘱我小心一点,之后便转身走了,我也去找玲儿了。

    进了门我在地上看着,此时屋子里面很黑,但是也能看见幽暗的屋子里面空空如也,我进门便走去了床铺前面,朝着床上问:“你在哪里?”

    “王妃,玲儿在这里。”说话的声音来自屋子里面的一块手帕,手帕是压在梳妆台的下面的,正是玲儿手里拿着的那块。

    看到手绢我走了过去,将手绢拿起来说:“你这又是何苦?”

    玲儿不在说话,似乎她只是想要证明,她心一直都在这里,等着一个人,即便是经历多少的年华岁月,她也不会改变,即便是魂飞魄散,也要见那人最后一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