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一十五章 宗无泽大限

    一见面白无常就朝着我喊妹子,我一见白无常忙着跑了过去,朝着他喊了一声二哥。

    白无常估计这辈子没有妹妹过,我一喊心花怒放的,高兴的不行。

    “妹子又弄这些,多不好。”白无常憨憨的说,我忙着说:“什么好不好的,这都是妹子孝敬两位哥哥的。”

    我说完把早就准备好的一些大面儿的阴票给烧了,很快钱到了黑白无常的手里,怕他们拿不走,我还准备了一个钱袋子。

    白无常说我周到,黑无常则是说:“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事情,就是闲的慌,把两位哥哥约过来叙叙旧的,这些神香我放了好久了,我担心久了就不好吃了,那些钱是我贪便宜弄的,两位哥哥不要嫌弃才好,放到我知道,我担心虫子驻了。

    两位哥哥带走别舍不得用,没有了小妹自会给两位哥哥送。”

    这话我就是谎话了,但我这人说谎习惯了,所以根本不在意的。

    黑白无常好骗,都相信了,吃饱喝足,扛着我给的钱就要走了,不等走我去还白无常前面说:“美艳姐妹两位哥哥多照应一点,别让鬼给欺负了。”

    “妹子放心,没人敢欺负。”黑白无常边走边说,一眨眼就不见了,都走了我也就踏实了。

    欧阳漓没有多久从外面回来了,把手里的水果给了我,洗了洗我就坐在一旁吃水果。

    欧阳漓陪着我吃,结果吃着吃着就睡过去了,靠在欧阳漓的怀里谁也睡不醒。

    叶绾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哭哭啼啼的我就醒了,睁开眼我一看是叶绾贞在哭,这次干脆都没有理会,转身面向里面去了。

    叶绾贞总算是不哭了,我也能耳根子清静一点了,不然我迟早给叶绾贞哭死了。

    叶绾贞说做了很多好吃的,问我什么时候起来吃饭,我就觉得叶绾贞今天反常,伺候我跟伺候祖宗似的,而我着实不习惯,于是我说:“你干脆弄快板把我供起来算了。”

    结果,叶绾贞劈头盖脸骂了我一顿,说我不识好歹,说我没良心,只不过叶绾贞骂完了我还是躲在没人看见的地方偷偷去哭。

    看见叶绾贞哭我也不舒服,但有些事也是没办法的时候,老天爷想要我的命,还能留着不成么?

    以往我有什么什么,欧阳漓他们早早的去给我找了,不是去阎王殿就是去事出的地方,但这次这么安静,无疑也是在告诉我,这事只能一步步的等死了,其他的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靠在窗户前面我望着天,心想着,早死晚死都是死,你还不如一个雷咔嚓一声劈死我,什么都省事了,闹这些是为了那般,惹得所有人都吃不好睡不好,叶绾贞一个也就算了,欧阳漓也吃不好睡不好,更别说宗无泽了。

    这两天宗无泽也消瘦了许多,我便觉得,他这也真是多余的。

    本来嘛,我这样的一个女人,有什么地方值得他喜欢的,他还不是多余是什么。

    老天爷要是长眼睛了,都能咔嚓一个雷劈死我。

    正寻思着大晴的天咔嚓一声响雷,一个闪电从天上瞬间而下,在我的棺材铺里面劈了一个大深坑出来,我顿时无语了。

    此时棺材铺的门被人推开,门口叶绾贞站在哪里,看看那个坑又看看坐在窗口的我,顿时脸色阴沉下来。

    “你就有事没事想吧,早晚一个雷劈了你!”叶绾贞是恨铁不成钢,转身摔了门走了,我倒是没什么,一旁的欧阳漓起身站了起来,把门口的窗户给关上了,还说以后别没事看天,不好。

    正说着叶绾贞又跑回来了,一进门她就和我说,宗无泽要不行了,要我去看看,猛然抬头看着叶绾贞,给我还给惊吓住了,这是哪和哪了,我还没死呢,怎么宗无泽反倒先不行了,不是说宗无泽能活到九十九么?

    这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要离死不远了?

    叶绾贞哭哭啼啼的,我能说些什么,她这么说我起什么就跟着叶绾贞出去了,随后到了阴阳事务所那边,进门宗无泽果然是要不行了。

    背的不说,那些鬼都在门口聚集着呢,一个个的朝着宗无泽的屋子里面看,我进去的时候,宇文休也已经到了,但他见到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也或许说反应就一个,面如死灰。

    我也没功夫和宇文休说话,看不见宗无泽我不踏实。

    扫了扫门口的一群鬼,迈步我便朝着里面去了,门推开站在门口往里看,里面宗无泽的床上面,果然人在那上面躺着,穿了一套白色宽宽松松的衣服,宗无泽向来是穿这样的衣服,所以他就是那种轻飘飘的人,以往我没在意这些,此时看倒是心如刀绞,痛的颇有些捶胸顿足,忙着走了过去。

    宗无泽躺在床上躺着,双眼的眼珠已经被挖了出去,此时他已经看不见我了,但我坐下他反倒是笑了笑,而他的额头上一只青鸟正渐渐显现出来看我。

    我整个人愣住了:“你这是?”

    听到我问宗无泽则说:“该走的始终要走,该留的始终要留,要走的留不下,要留的走不了,既然留不住你,我也不想活了。”

    “你胡说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我生气,朝着宗无泽吼,宗无泽抬起颤巍巍的手,一把将我的手握着,跟着他便笑了,笑起来是那样的温润,从来,我也没见过他笑的那么好看过,却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小宁,我不想看着你在我眼前死去,我没有勇气,你死了我也活不了了,没有你我活着也没意义,小宁——”

    宗无泽说话断断续续的,我看向叶绾贞:“前两天不是还好好的,还问我照顾我的事情。”

    也挖着哭的不成样子,一边哭一边说:“师兄不知道是怎么了,说不行就不行了,还有灵目,现在也进不去他的身体了。”

    叶绾贞说的灵目就是宗无泽的那双眼睛,眼睛没了,人的气数也就尽了。

    “宗无泽,你别这样,我还没有死,你好好活着,还要帮我照顾紫儿呢。”听说我宗无泽摇了摇头,话一步说一句却紧紧拉着我的手不肯放开,我问宗无泽为什么这样,他说:“黄泉路我去等你,我们一起投胎。”

    那时候我忽然没什么反应了,坐在哪里沉吟着,宗无泽怕是等不到我了。

    “你别胡闹了,你在黄泉等我,你怎么知道就真的死了,我万一不死你不是白去。”听我问宗无泽也不说话,没有了双眼的宗无泽,整个人都那么的萧条,好像他活着就是围了等死,叫人看了心里难受,加上叶绾贞一个劲的在边上哭。

    我实在没办法,才朝着欧阳漓说,救救宗无泽的话,欧阳漓却和我说,他受了伤,正在疗伤,不能动用鬼的能力,也只是一只玉骨。

    虽然欧阳漓没说宗无泽这才是走到头了,但他那话里面的意思就是这样。

    一时间我也很难接受这些,看向宗无泽说:“你这又是何苦,你我虽然是相识在他之前,但我对你从来只有师徒之情,朋友之一,对你我有感激,却没有爱慕,你也就知道,你又何必执着于此,人生难免会有意外发生,你这样的一个人,虽然不如宇文休那样厉害,可你的修行却在他之上,怎么连这些你都看不破呢。

    万法皆归处,红尘烦恼事,一切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终有一日会烟消云散,你这么做,无疑是然我愧疚,值得么?”

    听我说宗无泽稍稍迟疑,他还笑出来了,只是他那张苍白的脸,一时间占据了我的整个脑海,回想起第一次见面,回想起他也有陌生对我的眼睛,忽然间一切都好像是早已安排下的一场无奈又好笑的悲剧。

    试问,欧阳漓没有出现,试问我和他一直平平淡淡的相处,他偶尔拿起一本书敲在我的脑袋上,试问他与我一天一天,一月一月,一年一年的朝夕相处,这世界没有鬼王,也没有紫儿,他与我到底没有以后么?

    虽然以后是谁都说不准的事情,可是——

    要真的没有鬼王,没有我的紫儿,我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扑通的平凡人,我这个性子,迟早也是要找个有些靠山的人结婚生孩子的,说不准近水楼台我就成了宗无泽的妻子,那他不也是长命百岁,与我举案齐眉的人了。

    这么想,倒是我对不起他了。

    我既然来了这里与他因缘际会,就是给了他一个念想,结果他打开红纸包裹的盒子,里面却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莫说是他了,就是我也受不住啊!

    紧紧握着宗无泽的手,我说:“难道除了我,这世间就没有让你再留恋的人或事了,你死了也就什么动没有了,我心里没有你,不会整日的念着你,死了不也是白白死了么?

    要是我死了,你念着我,常常去我坟前看我,难道不是一份相伴么?”

    “那怎么一样?”宗无泽摇了摇头,迂腐之极却叫人信了隐隐作痛,倘若这是一场天上地上的际会,无疑他是个注定就要惨淡收场,也最无辜的人。

    怎么说都不听,我便低着头不说话了,一旁的半面也已经来了,看见半面我忽然说:“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

    半面沉了沉脸,摇了摇头,我便也明白了。

    宗无泽一心求死,他就不想活着,恐怕谁都救不了他了。

    忽然很想笑,终究笑不出来,我说:“为了你我也去过阎王殿的,早知道你早晚都是这个结局,我就不该去救你,浪费了我那么多的精力。”

    许是一时有些生气,才说出了这些话来,换了是平常,这些话我是说不出来的,即便是我想说,心里在气愤,我也就是在心里嘟囔两句,其他的我是不会说了,可今天——

    望着宗无泽那张苍白的无力的脸,忽然沉默下来!^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