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五十四章深入墓地

    偏偏今天晚上没有月亮,而我总觉得坟包的后面正一双双的眼睛盯着我看着。

    忍不住朝着欧阳漓的怀里靠了靠,欧阳漓便将我搂住了。

    附近有些黑,我便一步一个坑似的朝着前面走,偶尔会觉得脚下东西有些软,便吓得心惊胆战的,忙着紧握着欧阳漓的手。

    见我这样欧阳漓便和我说:“要实在是害怕,宁儿在心里念心经,或许会好一点。”

    其实我一直都在心里念心经,但是每次都管用,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不管用。

    为了转移注意力,我便说:“这里的阴气好重,而且越往里走就越重。”

    欧阳漓先是嗯了一声,而后说:“这里葬了太多的妖怪精灵,也有一些十恶不赦的恶鬼,更有数不尽的僵尸,是个极好的养尸地方,把宇文休葬在这里是想要快速的分噬他身上的阴气,却没想到成了他养尸的地方,现在这里的大部分阴气都被宇文休吞噬了,所以他才会快速的进入魃阶段。”

    听欧阳漓这么说我便抬不起头,归根究底要是没有我那晚给宇文休开了门,也不会酿成今日的后果。

    欧阳漓似是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低头看我,虽然夜很黑,我也看不到周围什么,但我却能看见他。

    “宁儿,这事不是你的错,我那晚如果看着你,也不会发生那件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自责也是于己无事,何不看开一点,本——”

    欧阳漓的一个本子还没说完,身边阴风刮得呼啸起来,而天上此时也一群乌鸦嘎嘎飞过,我便知道是宇文休来了,忙着朝着四周围看去,结果没看到宇文休,竟看到叶绾贞被从天上砰的一声扔了下来,而她那毫无气息的身体,一下便将我吓得手脚冰冷起来。

    “贞贞。”我忙着叫了一声,迈步便要过去,但欧阳漓一把将我拉了回去,并且牢靠的搂在了怀里,我还挣扎了两下,想要去找叶绾贞。

    周围刮着阴风,而叶绾贞正躺在坟包的上面,全身都是雪白的颜色,唯有那些血是鲜红鲜红的,上空盘旋着双眼血红的乌鸦,我甚至不敢去想那些乌鸦要做什么。

    “宁儿。”欧阳漓忽然叫我,我看他有些错愕,但他看着我只是松了一口气我便渐渐安静下来,而后想起半面。

    欧阳漓都不带着半面来,偏要带着我来,肯定是我比半面冷静。

    平了平心虚,我念:“炉香乍热。法界蒙熏。诸佛海会悉遥闻。随处结祥云。诚意——”

    听我念欧阳漓竟也愣了一下,而后朝着我笑了笑,而后朝着空中看去,而此时空中竟放出星辰新月,光也慢慢从天空划出一道光,顺着那道光从四周围蔓开,最后亮堂了许多。

    见到这些我便不肯停下了,想起那时候在古刹下面的事情,此时我很庆幸那段时间我夜里不睡觉把地藏经背熟记下。

    随着天空放晴,周围的乌鸦嘎嘎的叫唤不停,但是叫唤了一会便都飞走了,似乎是害怕我继续念经,不敢再靠近了。

    于是我便拿出了腰上的桃枝,一边在手里转一边朝着叶绾贞那边走去,原本叶绾贞身边徘徊着四只什么东西,黑色的,阴气极大,但在我靠近的时候也渐渐的退了下去。

    欧阳漓看我,手还在我的腰上,而我走一步他便跟着我一步。

    等我倒了叶绾贞的面前,忙着蹲在地上把叶绾贞抱了起来,而叶绾贞的身上不知道是怎么了,满身都是血,脸色苍白,仅存下一点微弱的气息。

    我用力推了两下叶绾贞,叶绾贞根本没有反应,我又不敢停下念诵经文,只好用力推叶绾贞。

    “婆娑世界,及他方国土,有无量亿天龙鬼神,亦集到忉利天宫。所谓四天四王。忉利天。须焰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梵众天。梵——”

    我一边念一边低头推着叶绾贞哭,欧阳漓蹲下说:“她的魂魄不在这里,你先叫她回来。”

    听欧阳漓说我忙着叫叶绾贞:“贞贞,贞贞。”

    我这边一叫,那边周围阴风四起,欧阳漓便抬起手捏了一把火焰,而后火焰飞出去落在地上,一把变成两把,两把变成十把,很快周围变亮堂了起来,而我也发现了,那些火焰好像是在追着阴风跑,阴风跑到那里,火焰便烧在那里。

    很快周围便被大火团团包围,而此时叶绾贞总算是有了一点人气,竟睁了睁眼睛。

    欧阳漓转身看了一会,蹲下把手放在了叶绾贞的身上,从头到脚把手瞬下去,叶绾贞的身上总算是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而且呼吸也顺畅了许多,此时叶绾贞才睁开眼睛看我,看到是我便笑了笑,但她那笑容十分的勉强,我也看得出来她是受了极大的伤,说话也说不出来。

    “你——”

    “贞贞你先别说话,你现在很虚弱,一会我们就带你回去了。”说着我便朝着周围看去,而叶绾贞不知道是看到我太感动了,只是身体实在是疼了,竟眼泪直流,而我即便很是担心,也不敢问她些什么,更是害怕听见她说出宗无泽的不好消息。

    “你别哭,一会我们就能回去了。”抬起手我给叶绾贞擦了擦,而后朝着站起来的欧阳漓看去,此时的阴风吹的越发凛冽,而欧阳漓身上的衣服也被吹的啪啪作响,我明明看他穿的是一身现代衣服,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他站在我面前背对着我,竟看到一个红衣欧阳漓站在我面前,而那风吹的分明不是他的衣服,而是那一身华丽丽的衣服。

    要不是此时情势危急,我真想问问欧阳漓,到底是我眼花了,还是他就是那个欧阳漓,还是说他们已经——

    最后的这个我是最不能接受了,我宁愿眼前的是真身欧阳漓,于是我便不敢再想,忙着看我怀里的叶绾贞,叶绾贞此时哭的十分厉害,但她哭着哭着便不哭了,而是看着我不说话。

    其实叶绾贞要是不哭也不闹的我反倒有些害怕,她这样一个喜欢整天嘻嘻哈哈碎嘴子的人,突然不说话安静起来,我如何能不害怕,于是我忙着紧抱叶绾贞,想给她多一点的温暖,以免她觉得害怕。

    给我这么抱着叶绾贞总算是好了一点,她还知道问我:“半面,半面呢?”

    许是担心半面,我忙着低头看她说:“我怕他来了碍事,把他关在家里了,你放心,我把他关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全世界都死了,他也不会死。”

    听我说叶绾贞竟笑了,但她抓紧我说:“你们就两个人。”

    “没事的,我们经历的太多,两个都高看他们了。”我说的这些我都不信,何况是叶绾贞了,但她竟握着我笑了,她还说:“你们真傻,就不该来。”

    “你不是说我贪财,没有道心么,我这不是有了,舍小我成就大我,你怎么又说我傻了。”我说着勉强笑笑。

    悟道,悟道,真正悟到的有几个。

    超脱生死有何难,难得是无牵无挂,无欲无求,而这两样,恐怕就是成大道者也做不到。

    抬头看着周围强劲而有力的阴风,我知道此时大敌当前,我和欧阳漓不一定活着出去,但我倒是希望我的紫儿能现在就出来,是堕入鬼道也好,进入轮回也好,总比死在我这个连把他生出来都不能的母亲身体里要好。

    只是可惜,紫儿这段时间在修行,我又不好叫他出来,倘若真的死在我这里,当真是有些可怜了。

    想到此我也是一声叹息,而后便看向了对面已经出现的宇文休。

    而此时的宇文休,身上穿着一身黑色十分精致的袍子,许是宇文休长相好的关系,穿上道袍之后更显的英俊许多,许是年代不同,他身上的袍子腰带在外面,也因此显得宇文休的腰身修长许多。

    宇文休还带了很多的阴物,虽然什么都有,但是看得出来都不是泛泛之辈,这次宇文休是有备而来,势必要将我和欧阳漓等人除掉了。

    只不过宇文休把叶绾贞害成这样,即便是死了,做了鬼我也不会放过他。

    “宁儿。”我正想着,宇文休低头看我,朝着我叫了一声,我看他便带着几分的冷冰。

    “区区一只还没飞僵的僵尸,竟然也敢挑衅本王,果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欧阳漓许是真的生气了,竟说出这种话,而我此时抬头看他,也觉得他是真的生气了,而他生气的样子着实有些可怕,竟脸白起来愈发了阴柔雪白。

    想必骨头就是这个样子,越是生气越是雪白。

    想到欧阳漓在山洞里的样子,还有些想念,不知道他平常能不能变化一下,要是偶尔看看也是好的。

    “不急,只要宁儿跟了我,我自己不愁化飞僵,到那时我就是大魔王,宁儿也会心甘情愿的跟我,至于你——”

    宇文休实在是狂妄自大,看他一眼我便想,他这种狂妄自大的人,死的时候必定无比凄惨,就好像我看到半面棺材里的他一样,想到这些我忽然说:“糟了!”

    我一开口,便把所有鬼魂,包括欧阳漓和宇文休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

    欧阳漓和宇文休的头是正常朝着我看来,其余的那些鬼物,都是那种僵尸一样,将硬着朝着我看来的人,它们一看来便是那种带若木瓜的机械化形态,我便觉得它们实在是可怜,竟然只是傀儡。

    不过看它们那么期待,我便很大方的告诉它们,于是我说:“忘记把棺材带来了,没有棺材想必你要曝尸荒野了。”

    说着我看向宇文休,结果把他气的脸白。^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