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四十三章成精的幸福树

    周末我们不上课,自然没必要回去学校那边,我和欧阳漓便趁着天亮还没人的时候回了棺材那边,本想再睡一会,却听说宗无泽病了。

    叶绾贞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找我和欧阳漓,说是宗无泽病了,要马上去医院。

    心急则乱,叶绾贞也是着急忙的忘了,找我们倒不如找半面。

    但这话我也没说,欧阳漓和我忙着过去看了宗无泽,宗无泽正躺在床上发高烧,于是我便奇怪起来,怎么驱鬼师也发烧?

    那只山羊胡的老鬼便在身后嚼舌根的说:“我看他昨晚一夜没睡,从把人抱走他就一直在外面站着,天亮了才回去,不生病才怪,现在的天气多凉。”

    老鬼说完另外那只总说是我爷爷爷爷爷爷辈的小鬼又接着说:“可不是,我看他魂都要丢了,平常也没在意,他怎么这么喜欢温小宁呢?”

    这话也不光是我一个人听见了,小鬼说的那么大声,肯定是整个院子的人都听见了,更别说是走在前面的欧阳漓了。

    但欧阳漓也没说话,一路朝着宗无泽的后院走去,进门先去看了一眼床上躺着说胡话的宗无泽。

    “宁宁,宁宁——”宗无泽已经烧的开始胡言乱语了,一直的嚷着,我一听便觉得脸红,好好的叫我干什么。

    正当我心里别扭,欧阳漓坐下看了看宗无泽,起身将宗无泽给背了起来,背着宗无泽到门口的时候半面赶了过来,叶绾贞还算机灵,把车子开了出来,欧阳漓把宗无泽放到车上,家里留下半面我们几个便朝着医院那边去了。

    经过检查,医生说宗无泽是流行性感冒,感染了风寒,需要留院观察治疗。

    我和叶绾贞商量了一下,决定把她留在医院里面,原本叶绾贞要把我留下,自然她也是有目的的,但欧阳漓断然拒绝了,在他们双方势均力敌的眼神较量下,最终还是叶绾贞败下阵来,答应留在医院里面照顾宗无泽。

    交代完我和欧阳漓便回了阴阳事务所那边,顺便去报了案。

    刑警队长一看是我们还是给了面子,但这件事三番两次的就这样折腾,他们也被折腾的精疲力尽了,他也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不能再有下次。

    我忙说:“不会再有下次了。”

    刑警队长没敢耽搁,上次就发生过一次了,这才早有准备,直接带人去了后山上面,在后山上面一路找下去,果然找到了我和欧阳漓去的那个地方。

    很快刑警队长派人过来了阴阳事务所这边,通知了我和欧阳漓这个消息。

    说来也是惭愧,自从我来了阴阳事务所这边之后,我就没听见过这里谁的手机响过,而我也是到了今天才知道,不是没人打电话过来,是电话打了也打不进来。

    不过奇怪的事情那么多,我也没当一回事,这事便被直接忽略了。

    “人我们已经都带去了警察局,确定是孩子父亲做的没错,现在就看你们的了,我们队长说等晚上没人了,你们过去,在给小女孩的灵魂超度。”

    那人说完走了,欧阳漓便站在一旁眉头深锁起来。

    我问他怎么了,他也没和我说,倒是带着我去了医院那边找宗无泽。

    我们过去的时候正赶上宗无泽已经醒了,虽然人还有点虚弱,但比起刚进医院的时候乱说胡话,此时的宗无泽已经好多了。

    看到我宗无泽还笑了笑,问我怎么来了。

    “你怎么样了?”其他的没说我便坐下了,他生病和我有些关系,我怎么好意思一句也不问。

    “好了,一会就能出院了。”宗无泽说着看向欧阳漓,两个人就好像是心灵相通一样,欧阳漓有话想说,宗无泽就能看出来。

    “什么事?”宗无泽问,欧阳漓才说:“你见过喝人血吃人肉的幸福树么?”

    欧阳漓说话的时候好在没有什么人在病房里面,除了叶绾贞欧阳漓宗无泽我们四人,其他的医生护士都没有,要是有八成得以为欧阳漓是脑子有病了。

    而此时就是我和叶绾贞两个人都吃惊起来,叶绾贞没见过那棵幸福树扎根在小女孩的血肉里面,自然不知道什么,但我见过,我却对欧阳漓的话深信不疑。

    原本宗无泽看上去还要休息一会,起码下午才能出院,但此时他也顾不上其他了,竟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鞋吩咐叶绾贞把出院手续办了,便跟着欧阳漓和我一路朝着刑警队那边走去。

    结果等我们到了那边,整个刑警队里面阴气森森的,周围静的我都有些害怕,而我一害怕的本能反应就是紧拉着欧阳漓的手,以免自己遇到危险没人保护我。

    “看来已经出事了。”宗无泽说完看了一眼我和欧阳漓,跟着说:“小宁,把那枚铜钱给我用用。”

    这时候我自然不会担心宗无泽把铜钱骗回去,于是便把铜钱拿了出来,给了宗无泽。

    多少我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宗无泽他想过要回去,我自然不放心,不过这时候不能小气,我还是给了他。

    宗无泽看看四周围,视图把我的手拉过去,但欧阳漓却伸出手阻挡了一下,跟着说:“不麻烦了。”

    说话欧阳漓用什么东西扎了我一下,我指尖上果然滴了一滴血出来,欧阳漓捏着我的手把血滴在宗无泽的手心上面,那枚铜钱很快就发光起来。

    宗无泽右手握住一指为剑,低头快速念咒,我本想听听他念的是什么咒,但他念的太快我也只听见他在念,却听不清他念了什么。

    跟着铜钱便从宗无泽的手心里面升了起来,就好像在追着什么东西一样,飞快的朝着刑警队里面飞去。

    欧阳漓紧拉着我的手,迈步带着我朝着里面快速追去,也只是感觉身体朝着他怀里一阵倾斜,眨眼人便朝着铜钱跟了过去。

    铜钱停下不动,我和欧阳漓也停下了,而宗无泽也随后赶到站在我和欧阳漓的身旁。

    此时我也被眼前看到的画面完全正惊住了,小女孩的尸体竟然在地上走动,一边身体趴在地上,双手在地上爬,一边趴在地上,一双腿血淋淋的在地上蹬着,那样子怎么看怎么都惊人的恐怖。

    而此时小女孩的身上竟长出了两棵十分鲜绿的幸福树,树枝竟活了一样正一下下的舒展着枝杈,枝杈的上面还有血迹。

    “糟了,它杀人了。”宗无泽在一旁说,欧阳漓反倒没有太多的表情,而是看了我一眼,而我只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似乎是肚子里的小家伙要出来了,一阵阵的翻搅朝着下面坠痛。

    欧阳漓伸手放到了我的小腹上面,很快小腹上面便不痛了。

    但我头上出了不少汗,欧阳漓抬起手给我擦了擦。

    宗无泽看我们,似乎是有些不愿意看,便把脸对准了已经成精的两棵幸福树。

    “孽畜,你不好好修行,竟成了祸害,今天我就收了你。”宗无泽说话的时候已经在快速的念咒了,但他一念咒地上的小女孩尸体便扭曲的不成样子,我便肚子里也是一阵阵的翻搅。

    “别念了。”欧阳漓忽然说,宗无泽那边停下看欧阳漓,欧阳漓冷哼了一声:“不洁之物留下也是祸害。”

    欧阳漓话音将落,两棵幸福树便快速朝着我这边来了,小女孩的身体便在地上噔噔的挪腾起来,我便觉得他们是朝着我的肚子来了,好像是打算伤害我的孩子,我忙着朝着欧阳漓怀里靠了过去。

    “不知死活。”欧阳漓抬起手便抓住了一棵幸福树,咔嚓一声便断了幸福树的根茎,离开了根茎的幸福树叶子,哗哗的掉了一地,另外一棵看到同伴这样,恼羞成怒,更是朝着我这边扑来,欧阳漓又是一把,咔嚓一声幸福树的根茎又断了。

    本以为根茎断了,树也死了,一切就要结束了,那里知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幸福树的下面还有小女孩的半个身子。

    没了枝杈的幸福树,竟从下面长出了树须竟飞快的长了出来,从小女孩的皮肉里面冒了出来,在扎进去,把小女孩的整个身体捆绑了起来,看着着实吓人。

    欧阳漓带着我朝后退了一步,明显他不是怕了,而是在观察地上的两个东西,他们似乎是已经成了气候,根本不在乎我们了。

    而他们此时的目标明显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有了这个意识我也不敢怠慢,仔细观察起成了精的幸福树。

    “妖化?”宗无泽一旁有些发呆,但马上念了一段咒语,但他身上没带符咒,这便成了他的死穴。

    “糟了!”宗无泽那边只要一喊糟了,我便觉得他这人太不着调,每次遇到大事他都喊糟了,他就没有一次是准备齐全的,肯定是又欠缺了什么,结果这次果然又是这样。

    欧阳漓朝着他看去,他说:“我没带束符。”

    欧阳漓的目光微微顿了一下,回眸朝着我看来,一边抬起手对付那两只成精的幸福树,一边和我说:“宁儿,你现在就画出两张束符来,其中的风火雷电你可还记得?”

    风火雷电?

    莫不是说的雷公电母火神风后?

    难不成就是道观里面墙壁上画的那几幅画?

    难怪我看着其中一个雷公嘴的,手持坠子锤子,还有一个身后火焰的,原来是风火雷电四神。

    “记得。”我确实记得。

    “那就画出来。”欧阳漓四处看看,不远的地方挂着一面黄色的警旗,一把将我推了出去,跟着双脚落到地上。

    抬起手把警旗扯了下来,一时间那里去找现用的笔墨,就是找到了,黄花菜也凉了,也只好狠狠心把手指咬破了,一手按着警旗,一手在上面快速的画符,我画的符说句实在的,就是我自己我都不认识,但说来也奇怪,我画符的时候竟满脑子的风火雷电四位神仙,而等我画完了符箓,符箓也自行从桌上飞了起来。

    宗无泽眼疾手快,符箓飞起来宗无泽便念起咒,而那面警旗也自行分成四张,兵分两路朝着两棵树飞去。

    欧阳漓抽身出来,四张符箓分别贴在幸福树的树根和小女孩的身上,当即便不动了。

    叶绾贞也很快赶了过来,宗无泽这才有了撑门面的法器,将幸福树用天雷之火烧了。

    至于下面的小女孩身体,没多久也被烧的不剩什么了。

    欧阳漓此时眉头深锁,我便知道,他对这件事的处理并不是很满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