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八百五十五章 量力而行

    第八百五十五章 量力而行

    那青衣道士丝毫没有犹豫跟着警察上了车,周围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而棺材也被警察盖上勒令马上火化,并且派了专人看着。

    魔心和我也跟着去看了火化,本打算看看,但没有想到那棺材多少人都搬不动,带队的警察立刻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此时那旅馆的老板就站在人群里面一看这种情况,立刻紧张起了,他还以为要诈尸了,忙着来问我和魔心怎么办,或许是觉得魔心根本不会说话,所以来看我。

    “这可怎么办,我看是要诈尸了。”那老板吓得满头是汗,我便说:“尸体被暴晒过,如果再过两天,尸体可能会结煞,但现在结煞早了一点,经过暴晒,尸体已经把阴气散尽了,不可能是要结煞了,这个你不用担心。”

    “那是怎么回事?”老板忙着问我,我便说:“暴晒过的尸体,阴气确实会散开,而且这么长时间的暴晒,此时还是白天不可能的是尸体的缘故,除非是魂魄早就离开了。

    但现在看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确实是魂魄早就离开了,另外一种则是棺材被人动了手脚。”

    “手脚?”

    那老板有些吃惊,不相信的样子,还朝着棺材那边靠近一些去看,结果什么都没看到,反而被警察给驱赶到了一边。

    此时警察也有些交集,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特别是带队的警察,正打电话给上面。

    而此时天很快黑了,要是不马上把棺材处理了,事情反而更麻烦。

    我这才走过去看了一眼棺材,结果棺材下面果然有什么东西,竟然是一张猫的皮毛。

    看见那个我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相传猫有九条命,如果把活着的猫剖皮下去,把猫皮放到尸体下面或者是棺材下面,便能防止阴魂破散,也能控制阴魂。

    “你看什么?”我正看着,警察走到边上问我,我指了指棺材下面:“这下面有个东西,要是不趁着天黑拿出来,怕是要有麻烦了。”

    警察一脸茫然,先是朝着下面看了一眼,看到还带着血的猫皮也是一阵意外,跟着他来看我,叫了几个人过来,而后围了我一圈,看我看着外面,警察也看着外面,此时魔心已经在棺材下面轻而易举的把那张猫皮扔了出去,但是猫皮的上面好像是有生命一样,扔到地上之后隐约的动弹了一下。

    但猫皮呼的一下,被地狱之火包围起来,一同的还有那口棺材。

    天黑下来,此时所有人都震惊的注视眼前的事情,魔心则是走到一边找到有水源的地方打开水源洗了洗手。

    等那口棺材烧的剩下灰烬的时候,尸体也烧的剩下了骨头,有人叫那家的媳妇过去,把他家的婆婆的骨灰收起来,但那媳妇说什么不敢过去,吓得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有人和她说:“你要没做亏心事你害怕什么?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那个媳妇说什么不肯,抱住警察那个人的大腿不肯过去。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的,那个警察挺无奈的,他其实也不愿意,但是没办法,只好自己过去了。

    “行了,我们大家帮帮忙,给她把骨灰装上。”说完那警察朝着一边走去,把骨灰盒子放到一边,大家齐上阵,把这家的老太太的骨灰捡起来放到了骨灰盒子里面。

    等骨灰盒子盖好,用一块布包裹上,警察交给了这家的媳妇

    ,这家的媳妇说什么不敢过去,躲得远远的,非说她婆婆没有死,会回来找她。

    听到这些,周围的人都说这个媳妇有问题,要是没有问题你怕什么?

    那媳妇也不回答,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嚎啕大哭。

    一开始周围的人还看看热闹出出主意,后来也没人理会了,大家都走了。

    骨灰盒给媳妇留下了,但媳妇不敢拿过去,坐下地上也不敢动,小区下面的人都走光了,剩下一些警察也是挺可笑的,有什么可怕的,一个骨灰盒?

    带队的警察把自己的人都叫上车,他留在下面做了一会工作,但做工作的时候也叫人看着我和魔心,不知道什么原因。

    终于把女人说通了,警察说先把骨灰盒找一个地方安置了,等老太太的儿子回来了,他们想要怎么处置是他们的事情,放到地上肯定是不行的。

    女人也同意了,跟着上了警车,先由一组警察带着离开,其余的就剩下那带队的警察了。

    带队的警察此时朝着我们这边走来,先是礼貌的和我们打招呼,跟着问我们一些问题,最后问到关于那个道士的事情。

    “你们知道那个道士是什么人?”带队警察问我们,我摇了摇头:“不认识,只是路过这里看到了这些。”

    “这地方我们也早就观察过了,确实有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但是我们无凭无据的也不好做什么,只能暗中观察,想要找到一些什么蛛丝马迹。

    这段时间我们和上面取得了联系,告诉我们一些事情,但是我们也不是全部都相信。

    今天我们相信了。”

    带队的警察说了一会,说道:“你们既然是能帮我们的人,你们给我们点护身符什么的吧,不然我们这些人也不踏实,刚刚你们也看见了,我们一直都帮忙,那些骨头也是我们弄的。”

    我看了看警察:“但我身上也没带什么符箓,你叫我怎么给你?”

    警察愣了一下,但是他还是觉得生命更重要,叫人马上去拿了符箓纸过来,要我给他们现场画。

    我看了一眼魔心,这也算是机缘,离开前如果能帮助他们,也是一件好事。

    于是我就给他们画了一些符箓,警察的人数还不少,每个人一道,我从晚上画到深夜才画完。

    画完了警察请我和魔心去吃饭,问起魔心怎么不爱说话,我这才说:“他不是不说话,是不会说话。”

    魔心看着我,并没有说些什么,我就当魔心是默认了。

    吃饭的时候带队的警察问我们,是不是有了平安符就能一劳永逸了。

    我只能说:“你就算心心念佛,天天念佛,你不做善事,你做恶事,你的下场还是不会好。”

    “我们会好好行善。”

    我看着警察,看了一会说:“其实你只要不做坏事即可,做不做善事则是要看你的能力。

    总不能卖房卖地的去救济别人,那样谁来救济你呢?”

    听到我说,警察们都看向我和魔心。

    我已经吃饱了,这才起身站了起来,魔心随我一起起身,我们说:“有件事还要去处理,你带我们去一下你们关押那个道士的地方,我们要去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