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八百零三章 佛诞会

    第八百零三章 佛诞会

    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奔波,总算是到了能出去的出口,但到了那里那里有一条大河,大河挡住了我和影人的去路。

    一开始影人站在大河的前面,身上的衣服呼哒呼哒的响着,那里的风太大了,吹的我都在晃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影人却没有觉得他在晃动,相反,他伟岸的身姿越发的强悍,好像能为我挡住一切。

    影人站了一会,我走到影人的身边停下,影人转身看着我,把我的手拉过去,在我手心里面写了几个字,我看着那几个字微微出神,跟着他把我的手合上,迈步要下水,我不肯一把拉住影人:“不行。”

    影人回头看着我,抬起手在我的眉心点了点,我看着他,在看着对面的那一点光亮,许久才说:“要走只能一起走,不然谁都留下,你若信我,就别过去。”

    影人摇了摇头,垂眸看了一眼我的肚子,我忽然想到些什么,我来已经有些日子了,虽然这一路走来日升月落没有记得日子,但也知道时光流转,经历了许多的时间。

    即便没有两个月,也已经一个多月了,而我算算蛇宝出生的日子如果按照人类来算,这几天就是蛇宝出生的日子了。

    这才……

    “我不能用你换来蛇宝的安危。”

    影人摇头,他并没说话,而是转身朝着水里面走了过去,一步迈进水里我想要拉住影人,影人已经来不及再回来了,他脚下的火焰呼呼的燃烧,大河的里面竟然有蓝色的火焰,着实震惊人心。

    影人回头看着我,全然不去理会脚下的烈火焚身,而是示意我到他背上去,我迟疑了片刻,这才趴在影人的背上。

    影人背起我,迈步蹚着大河的水,用他那双烈火焚烧的双脚背着我朝着大河对面走去。

    不愿意影人遭受这样痛苦,我便在影人的身后念诵经文。

    “难陀云何种有得入母胎。若母腹精。中有现前见为欲事。无如上说众多过患。父母及子有相感业方入母胎。又彼中有欲入胎时心即颠倒。若是男者于母生爱于父生憎。若是女者于父生爱于母生憎。于过去生所造诸业。而起妄想作邪解心。生寒冷想大风大雨及云雾想。或闻大众闹声。作此想已。堕业优劣。复起十种虚妄之相。云何为十。

    我今入宅。我欲登楼。我升台殿,我升床座。我入草庵。我入叶舍。我入草丛。我入林内。我入墙孔。我入篱间。

    难陀其时种有做此念已。即入母胎。应知生名羯罗蓝。父精母非是余物。由父母精血和合因缘。为识所缘依止而住。譬如依酪瓶钻人功。动转不已得有酥出,异此不生。当知父母不净精血羯罗蓝身亦复如是。

    ……”

    听我诵经,影人渐渐清明起来,他脚下的火焰也变成了云雾,他往上面走的时候,一步一朵莲花,滔滔大河的水也阻挡不住他前行的脚步,他越是走,身体越是清明,到最后他带着我到了出口那里,他停下后回头看着来时的路,他才转身背着我出去。

    只是离开了那里出去之后,眼前却什么都没有了,这梦还不等我去握住影人的手,便醒了。

    睁开眼的时候素素就坐在我身边,看我醒了忙着起身站了起来,看到我醒了素素说:“你可醒了,你都睡了两天了。”

    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