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百八十六章 吃不下去的面条

    第七百八十六章 吃不下去的面条

    我在周围看了一下,正看着转身的时候看到门口立着一根很高大的旗杆,旗杆上面的旗子已经不见了,但是从痕迹上看,旗杆已经有很多年了,上面的红油漆都快要被腐蚀干净了。

    见我看着红油漆的旗杆上面,那个年轻的人告诉我:“这个东西很奇怪,不管是在过去还是在现在,我们都很少能看见这种放到门口的东西,我也研究过,但是并没有找到一个能突破的口。”

    说着年轻人拉了我一下,指着旗杆上的一个地方给我看:“你看下这个东西。”

    听年轻人的话我朝着旗杆的上面看去,那上面斑斑锈迹,好像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个我怀疑是绑着什么东西的杆子,开始我看上面的杆子觉得像是旗杆,但我往上面看过,这里有流淌下来的什么东西,就好像是油漆留下来的。”

    年轻人说话的时候,上了年纪的那个人已经去了里面了。

    “我也不懂,这里这么大没有人住很奇怪,你们确定没有通往后山的路么?”

    其实这里不是什么山,只是一个看似是城区要经过的一个地方,可是这地方忽然的跑出来一个名胜古迹,实在是有些奇怪的。

    年轻人说:“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山,但这里周围的小县城都离得有些远,我来的时候经过了几个小县城,起码要开车一个多小时。

    开始我刚看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第一个想法这里是海市蜃楼。

    但后来两三天都没消失,而且我进来之后就出不去了,才觉得很奇怪。”

    年轻人说了许多的话,我倒是无所谓,毕竟这里也没什么人,我只是想要离开。

    按照我的看法,这里过去后不用多远,就是灵山了,而我从来不记得灵山脚下有个这样的地方。

    年轻人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朝着宅子的其他地方去了,先是在院子里面围绕着周围的房子看,房子都是古时候的那种房子,门都是一扇扇的,要是不到跟前去看,根本分辨不出来,哪里是进屋子的门。

    一路下来,我看了一共是六十几间房门,这还是一边的,那另外的一边如果是对着的,这里就有一百多间房子,两边进门的厢房,和迎面进门看到的殿堂还不算数。

    走到了殿堂的前面我便停顿下来,往里面看了一会,跟着推开门进去。

    吱呀的一声,门朝着两边推开,继续看了一会,里面黑漆漆的,我迈步走了进去。

    借着外面的一点点光亮,能够看见这房子里面有些什么东西陈列着什么,但房子里面没有灯光,想要看清,只能点上蜡烛了。

    这屋子里面不知道有没有蜡烛,我也只能试试了。

    抬起手抚了抚袖子,随后屋子里面亮若白昼,明晃晃的灯光亮了起来。

    屋子里面亮起来我朝着前面看去,前面一尊庄严的佛陀正对视着我,他的威严像是因为他的金身和高大而来,毕竟我看着佛陀的时候,我要抬起头来看他。

    佛陀慈眉善目,微微垂着眼眸,慈祥的面容像是在悲悯着人世间的一切,然……

    却为何从来都不悲悯我?

    佛陀与我对视了一会,我先看向了其他地方,佛陀的两边还有两尊佛陀,是谁自然是知道,他们都在看我。

    我继续看屋子里面其他的地方,一眼看去,无不适佛像。

    看了一会我便转身迈步出来了,看看外面的世界,看也不看绕到了一边,去一边看着去了。

    等我走回去年轻人已经找好了要睡觉的地方了,还把行李放好给我生了一把火。

    那个年轻人站在屋子的门口看着我,看到我回来忙着朝着我笑了笑说:“你冷了吧,你进去暖和,我们住在一起,还有我老师,你别误会我什么,我只是觉得你一个孕妇很不方便,如果要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一个宅子,总归是不好,所以还是大家住在一起的好。”

    我看着那年轻人,约么了一会说:“住在一起就不用了,我也不习惯和不认识的人住在一起,你这屋子确实很暖和,不如这样,我在屋子里面暖和一会,我就回去我自己的屋子里面休息。”

    “那你一个人能行么?”年轻人还有些不放心我,我看了一会年轻人说:“当然能行,我一个人走来这里找我丈夫,不是一样没有事情?”

    年轻人听了这才和我说:“那你要是觉得能行,就按照你说的来吧,你先进去。”

    我这才进去年轻人的那间屋子里面,等我进了门年轻人忙着去烧水,我坐下烤着火炉子,年轻人和我说:“我带了一些快餐面条,一会煮些面条吃,你一个人也不带一些什么东西吃,这样的话就不怕饿死,你家里人怎么也不管管你?”

    我看了一眼那年轻人:“我家里人都叮嘱我了,路途太远了,我在路上把该吃的东西都给吃了,结果我现在才没吃的了,不过昨天我还吃过,你也不用很担心。”

    听到我说那个年轻人才放心了一点,一边煮面条一边与我说:“我也不是很担心,只是看你一个人出门在外,总觉得有那么一点可怜,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也有点可怜,大老远的去找我妈妈,结果我妈妈和别人走了,挨饿了三四天才被我爸爸找到,天气寒冷,差一点就被饿死了。”

    年轻人说了许多的话,他师父都回来了他还在不停的和我说,我看他那么能说,一直对我唠叨的不停,我免得他一直和我说,便说我有些困了,问他什么时候能吃饭,他听我这么问,才专心煮东西吃。

    此时那个年纪大的人和我说:“我已经找遍了宅子里面,都没有找到出去的地方,也没有一个人。”

    年轻的不说了,此时这个年纪大的又开始说,我嫌唠叨便在一边一句话都不说的看着一个地方发呆,等面条煮好了,他们许是也说的累了,叫我过去和他们一起吃面条。

    我起身坐到那边,本打算和他们一起吃面条,可面条端起来还不等吃,我便有些反胃,忍不住要吐出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