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百六十七章 全是鸟

    想了许久,最后我还是出去了,毕竟我要不出去,想是在有缘分也不会自己飞来了,这才趁着夜黑去了后山。

    说到夜黑,后山到是也安静,毕竟这个时候谁没事出来上后山上面去。

    不过我一个人走了一会就发现我身后有人跟着我,等我转身去看的时候,莲儿他们已经从后面走了上来,一边走一边打趣在说话呢,我停下等了等几个孩子,等他们过来我问:“你们怎么来了?”

    “娘一个人上后山,我们有些不放心,便来了。”

    煜儿说道,我看了看三个孩子:“这大半夜的娘才想起来要上后山上面去,担心你们几个会困,就没叫你们几个,你们几个倒是有心,竟然自己来了。”

    听我说松儿走到我面前说:“娘一个人我们不放心,我们去找的也能快些。”

    “倒也是,那就走吧。”

    正转身走去,又听见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我去看的时候脚步已经走到了面前。

    水易寒穿着道士的衣服,身后背着一把道士的剑,身旁跟着蚩尤子,蚩尤子倒还是原来的打扮。

    见了面蚩尤子问:“不是不找了么?”

    我寻思:“你不是没时间么?”

    ……

    于是蚩尤子不说话了,几个孩子都朝着蚩尤子那边看去,蚩尤子绷着脸说:“打算看看你是不劳而获的。”

    “……”

    尴尬了,我看了一眼水易寒只好岔开了话题,蚩尤子跟着说:“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早点找到早点回去。”

    蚩尤子先一步朝着前面走过去,我们也随后跟了过去,几个孩子跟我走在一起,水易寒也顺便问我:“师妹知道是什么东西么?”

    我看了一眼水易寒,问道:“你没有问问宇文叔父么?”

    水易寒摇头:“这个倒是没有问过。”

    我想了一下停下来,问道:“师兄记得我前天和你说过的事情么?”

    水易寒看着我:“什么事情?”

    “你是谁?”我退后了一步,没想到去个后山也会遇上不该遇上的事情。

    水易寒迟疑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水易寒的?”

    我寻思了一番:“我听见宇文叔父和水师兄说,不让他跟着我上后山,我就想,水师兄那么听话,怎么会跟着我出来,结果还真是。”

    水易寒笑了笑,面容变成了一只鸟嘴的人,看他样子不像是乌鸦什么的,但我也分辨不出来他是个什么,毕竟我只看见一个很大的鸟嘴在他的头上,身体还是和人没有区别的。

    几个孩子一看他不是水易寒,立刻走到了我身后停下来,我把几个孩子护在身后,注视着假冒水易寒的鸟精,问他:“你是什么东西,胆子不小,不知道我是谁么?还跑来了我这里。”

    “知道怎样?你不过是一只鬼王的女人,一个人而已,你也不能怎么样,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其实你什么都不是。”

    被那只鸟精一说,我简直就成了一文不值的人了,顿觉得,这只鸟精实在是该死的很。

    “你这鸟精,看来是活的不耐烦了,你等着,本王妃这就收拾了你,本来是打算问问是哪里的鸟,等你死了也好有个去处,你既然不识好歹,那就不怪我了。”

    说着我把桃花镜拿了出来,鸟精看到我手里的桃花镜有些害怕,他便想要躲开,但我不等他躲开,已经用雷劈了他了,他啊的一声嚎叫,死的时候十分凄惨,顷刻间人灰飞烟灭。

    我这才看向几个孩子问:“你们有没有事?”

    几个孩子纷纷摇头,表示他们都没有事情。

    “那我们继续走。”

    说着我看向站在半山腰上的蚩尤子,蚩尤子倒是来的干脆,注视着我问:“你也认出了我?”

    “你不出手帮我,就是有什么原因,蚩尤子一直是独来独往的,最多是带着几个孩子,可是今天你太反常了,既然是跟着水易寒来的,这就很奇怪了。”

    听我说奇怪,蚩尤子看向我,嘴角含笑:“难道说,我就不能和水易寒在一起?”

    “我已经说过了,蚩尤子喜欢独来独往,所以你不是蚩尤子。”

    蚩尤子注视着我,半天也没说话。

    握着桃花镜我问:“是你自己走,还是我打散你?”

    “既然来了,就没有离开的道理,这后山不是你一个人的地方,凭什么你要我走我就走?你不觉得太可笑了么?”

    蚩尤子反过来问我,我想了想:“你如果偏要这么说,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反驳你,但我想杀了你,这总行了吧?”

    “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蚩尤子说着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抬起手,手里多了一双短兵刃,三叉戟。

    一手一把,蚩尤子那张好看的面皮,一瞬变成了一只绿色的孔雀。

    看到孔雀我愣了一下,跟着便叫莲儿他们等着我,我则是用桃花镜左右攻击。

    毕竟我没有说过,也就看着笨拙许多,要不是有我手里的桃花镜,真是不敢想,我怎么能侥幸逃脱。

    啊的一声尖叫,孔雀已经被雷劈了,看他重重落到地上,甚是觉得可怜,毕竟孔雀长得那么漂亮,也只有我这种人,想也不想,一下下去,就把孔雀给打死了。

    注视着了一会孔雀那边,最终孔雀化成了一把飞灰。

    转身我看着煜儿他们三个,这才问:“你们几个怎么样了?”

    煜儿年纪大一些,被我问朝着我摇了摇头,跟着煜儿几个人走来,我便抬起桃花镜,朝着煜儿打了过去,煜儿啊的一声,身上冒起火星,劈了半个身子,剩下的半个身子还在他身上好好的。

    我看着煜儿,有些奇怪的问:“怎么劈不死你?”

    “当然劈不死我,我从来不怕雷电。”煜儿说着朝着我走来,其他的两个也都变化成了两只黄衣服的翠鸟,而且都是很漂亮的那种。

    “你们也都是鸟?”

    我看煜儿变成的是一只翠鸟,不由得脱口问翠鸟,翠鸟说道:“没错,我们都是鸟。”

    说话的时候煜儿轻蔑的看看刚刚死了孔雀的地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孔雀一族也不过如此。”

    说罢,翠鸟看着我:“现在轮到你了,我们收拾了,就要离去了。”

    说完翠鸟和另外的两只黄鸟,振翅朝着我扑了过来,我心道,这可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