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百三十六章 活人轻,死人重

    回到阴阳事务所那边,宗无泽在门口看到我们便回去了,半面进门急急忙忙去了叶绾贞的房间里面,我在外面站着有些不舒服,老天爷为什么总是和人开这种玩笑。

    这一辈子本来也不长,被这么一折腾也就所剩无几了,何不让人安逸的过去这一辈子,那样岂不是更好么?

    可是老天爷就是不懂人世间的情为何物。

    试问,半面那样落魄的样子,叶绾贞要是真的出了事情,他也不会一个人独自活在这个世界上。

    老天爷这是一箭双雕吧?

    我正琢磨着,眼前又开始下雪了,我就想,我从小到大的冬天,都没有这一次下过的雪多,这次下的雪,可真是多。

    我站了一会,回了半面的香烛店那边,我想,这么个下雪的天气,说不定那两只鬼会回来再出现,不管怎么说,他们想要叶绾贞的命,就要过来不是。

    于是我回了香烛店就坐下开始等着,结果我等了一天,天黑了也没看到这两只鬼出现,我都有点着急了,就在香烛店里面走来走去,结果,正走着听见半面嚎叫的声音,啊的一声,吓得我浑身一颤,迈步跑了出去,跑到了叶绾贞那边,看见房门开着,半面正坐在床上紧紧抱着叶绾贞,看见那一目,不由得悲从心生,忽然呜呜的哭了起来,我一哭,蛇宝也开始哭了起来,我就着急的去了宇文休家里,站在门口用力拍门,他们都是邻居,这边出了事,怎么他们那边连点反应都没有啊。

    我一个劲地拍着门喊:“出来,快点出来。”

    可我喊了半天也没有人,推了推还是没有人出来。

    我又撞了两下,无奈只好跑了回去,进门哭着说:“三清阁里面没有人。”

    想起当时的画面,我就像是一个傻子,还是个会哭的傻子,那样子一定是叫人很无奈的。

    结果我哭了半天,却只有宗无泽说了一句话:“宇文休带着水易寒出门修行了,没有半年回不来,今年的年关都要留在外面。”

    听宗无泽说那话的时候,我觉得我就是个很傻的人,但是我还是哭的很厉害。

    我想到师父当初走的时候,不就是这样么?

    正哭着,黑白无常从后面走了进来,叹息着:“你还是出来了?”

    我以为是和我说话,转身去看后面的黑白无常,结果竟看见叶绾贞也站在那里,叶绾贞平平静静的:“我的阳寿就这么没有了,不是说我还有很多年的阳寿么?”

    “这个我们也不太清楚,现在连阎王都不知道的事情,问我们更是没有用。”

    白无常说着把锁链拿了下来,黑无常说道:“算了吧。”

    白无常也说:“那就算了,其实我也不愿意这样的。”

    说完白无常转身走了,转身后黑无常看了看还在难过的半面,说道:“你不去跟他道别?”

    “不道了,这些年我一直对他不好,如今跟他道什么别,道别我就舍不得走,回头他还要闹事,走吧。”叶绾贞看了我一眼:“照顾好紫儿。”

    “舅舅,你来,舅母跟着黑白舅舅要走。”我忙着说道,叶绾贞一脸不悦:“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怎么和你娘一个德行。”

    叶绾贞嘴里面的我娘,自然不是我师傅,说的是紫儿的娘。

    “我说,你骂她你别连着我妹子一起骂,再说了,这孩子不是挺好的么,我怎么没看出来哪里不好,是你的要求太高了你怎么不说,你要走也打个招呼,你这个说走就走的性格可不好,你倒是走了,回头半面去找我们要人,我们也说不过去,你说是不是?”

    白无常本身就爱说,转身回来之后开始说起来没完了。

    此时半面把叶绾贞的尸体放下,从房子里面走了出来,看见叶绾贞站在院子里面,又看见黑白无常站在叶绾贞的身边,脸色一沉:“收。”

    一句话都不多说,半面把叶绾贞收进了宗无泽的乾坤袋里面,叶绾贞进去之后不高兴,朝着外面大喊:“你这天杀的,你干什么?”

    半面一把抢走了宗无泽的乾坤袋,把袋子放到了怀里,双手抱拳说道:“两位,今天得罪了,半面不能让贞贞再去地府了,要去就一起去,要生就一起生。”

    黑白无常两人冷声说道:“那就得罪了。”

    说完两人朝着半面扑了过去,眨眼之时就和半面打在了一起,我一看有些着急了,自己人怎么和自己人打了起来,这不是乱了么?

    想要上去帮帮忙,自己的能力不行,不去帮忙,又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叶绾贞此时也不说话了,整个人都安安静静的。

    就在此时,白无常一个不小心被半面抓住,一把塞进了宗无泽的罗盘里面,宗无泽手里确实握着罗盘,而他也没握住,就这么给半面抢走了。

    宗无泽还说:“你给我。”

    半面随后停下看着黑无常:“收。”

    结果黑无常也进去了,我站在一边两眼发直,就这么进去了,那也太不禁打了。

    半面握着罗盘说:“今天半面得罪了,改天再像两位请罪。”

    也不知道,黑白无常是故意的还是怎么一回事,总而言之两人此时都不说话了,格外的安静。

    宗无泽说:“你把他们锁住了也没有用,这件事也不是他们说了算的事情。”

    半面看了看宗无泽:“我们去找那两只鬼,这里交给红儿,不能再晚了,来不及了。”

    半面说完走了,宗无泽那样子好像是被逼上梁山了一样,最后无可奈何的跟着半面出去了。

    他们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整个阴阳事务所里面空荡荡的,特别是看见死了的叶绾贞在里面躺着,有些浑身不自在。

    虽然整天对着看,但知道叶绾贞已经死了,还是有些抵触。

    只不过这天寒地冻的,总不能就这么不管,我才忙着走了进去,进门把叶绾贞的身体搬过来放好,给她盖上被子,就当她是个活着的人照顾她。

    我看来,死了的人和活人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一旦扶着她你就会发现,其实活着的人很轻快,至于死了的人,实在是沉重的很,扶着叶绾贞的时候,我就好像是扶着一块大石头沉重。^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