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百三十章 他也不明白了

    从书房出来小女孩说要带着我们去其他的地方找,欧阳玄紫便说:“你看有人来找你玩了,你不如先去玩,我们到处走走,等我们熟悉了,就去找你。”

    “哪里有人?”小女孩转身去看,果然看见有个人在拐角的门口等着她呢,她一看到是个小男孩,忙着跑了过去,朝着那个人叫哥哥。

    那人朝着我和欧阳玄紫看了看说道:“我们去玩。”

    我想,这个人肯定是欧阳玄紫的人,不然不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们,等到小女孩跟着那个人走了,欧阳玄紫转身推开门走了进去,带着我又回到了书房。

    我们进去,没有多久就去了那副字画的前面,到了那里欧阳玄紫只是搬动了一下画框,画马上挪开了,后面竟然是一个通往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入口。

    欧阳玄紫迈步走进去,我从后面也跟了进去,进去后不多久我和欧阳玄紫就发现,这里面装修的还算不错,两边的石壁上面雕琢的很漂亮,上面有彩色的图画,有人,有鸟兽,有风景,还有花草树木。

    走到了对面,墙壁上面的灯光开始忽明忽暗,欧阳玄紫摆了摆手,火光才好了一点。

    往里面去,听见有男人粗喘和女人低吟的声音,大概也能感觉到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这脸就有些红,做不来脸皮好像是欧阳玄紫,好像城墙那么厚。

    欧阳玄紫迈步带着我走了进去,我便跟着进去看看。

    此时屋内流光溢彩,旖旎之色,暧昧气息扑面而来,我忙着朝着周围看去,果然看见大床上两个人雪白的身子正在翻滚。

    男的在下,女的在上……

    我看的有点入神,也不怪我,谁叫那女子那身子那样的好看了,白白嫩嫩的,捏一把说不定都能捏出水来。

    正当我看到兴致勃勃的时候,那个男子翻身从床上把女的压在了下面,正准备奋而进攻的时候,欧阳玄紫将我拉过去,抬起手将我的眼睛蒙住,我在他怀里仰起头看着他:“看看也无妨。”

    “红儿,这般不懂事,如果红儿哪里不明白,为夫可以亲自教给红儿的。”欧阳玄紫与我说到,我忙着说:“那倒不必了,没什么不懂的地方。”

    “那便好。”

    欧阳玄紫这样说来,他自己却没有动弹,一直站在那里看着那两个人,我便说:“如果紫儿有什么不懂得地方,为妻也可以亲自教给紫儿,莫要多看。”

    欧阳玄紫缓缓低头看我:“如此说来最好,那不如等今晚回去,红儿便教给为夫的好了。”

    欧阳玄紫说着转身带着我去到外面,我们两个人都不看了,但里面的那声音却着实叫人心惊肉跳的。

    欧阳玄紫说道:“非礼勿听。”

    我抬头于是说:“我没有听,我在想事情。”

    欧阳玄紫看我:“红儿越来越不听话了。”

    “嗯。”

    “……”欧阳玄紫不语,只好带着我转身回去,回去路上他紧紧握着我的手,像是有些不愉快的样子,我便说:“那人我没看见他的脸,也没看见他的身体,不知道紫儿可是看见另外一人的身子了?”

    紫儿笑了笑:“一坨烂肉而已。”

    我去看紫儿:“难道说那不是鬼,是尸体?”

    紫儿说道:“也不全是,那两人已经死了,重现在红儿与我面前,只不过是为夫想让过去的事情重新出现罢了。”

    “那这样是不是就能知道,谁是幕后的黑手了?”

    “幕后的黑手一直都在看着我与红儿,只是为夫现在奇怪一件事情。”欧阳玄紫说道,我也很奇怪的问:“什么事情奇怪的?”

    “凶宅一向相安无事,为什么现在才出事,难道只是因为这里的镇压没有用了么?”

    “这么说来,这里要发生什么事情?”我问欧阳玄紫,他摇了摇头,我们此时已经出来,走出来之后我问欧阳玄紫:“那画上面的女子是不是里面的女子?”

    欧阳玄紫说道:“那女子是这家里当家的小妾,从小养在这个家里,与刚刚的那个女孩子的父亲,也就是这家的大少爷,从小青梅竹马,是一起的伴读。

    两人十几岁便互生情意,不久之后成了恋人。

    只是因为这女子以前的出身不好,两人不敢声张,这家的大少爷也只是敢偷偷的和这个女子幽会。

    女子十八岁之后,这家的一家之主便心生喜爱之情,于是便不顾一家老小的反对,纳个妾。

    从此后,这两人便浑浑噩噩的分开了一两年,之后这家的家主出外做事情,这两人终于有了机会,便重燃旧梦。”

    “那那个小女孩的娘呢?”这可是叫人有些接受不了了,这不是乱套了么。

    欧阳玄紫说道:“她娘是别的地方的一个大户的小姐,很小就和他们订了婚事,从小饱读诗书,喜欢佛学,成亲时因为家道中落,最后不得不嫁给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家道中落,她家里自然是要把这门婚事推拒掉的。”

    出来之后把房门关上,欧阳玄紫与我说:“那画上面的女子为夫也不知道是谁。”

    说了半天,我一下子郁闷起来,我还以为他说的就是画里面的女子,没想到只是里面的。

    出来后我们继续走,这次我们来到了祖宗堂的门口,我们停下等了一会,不多时候从别处跑来了一个人,那人说道:“告诉小夫人,大少爷朝着这边来了,手里带了一盘爱吃的提子。”

    “知道了。”门口的丫鬟转身敲了敲门,把这事情告诉了屋子里面的那个女子,没有多一会,女子说道:“知道了,开门吧。”

    门这才开了,不多一会,果然看见那个男子,穿的衣冠楚楚,手里端着一盘提子过来,我这才看见,这人长相也是十分标致,说是四十岁了,可看他还没有三十岁的样子,保养的也是极好不错。

    走到这边两边的人朝着他叫大少爷,而那人看看便走了进去,看他进去我便走去门口,欧阳玄紫也跟我过去,此时才发现,这家的祖宗堂确实不小。

    里面有二十几张画像,往画像上看都是皇帝的画像,清朝的皇帝画像都在里面,下面是他家的祖宗牌位,最上面的就是清朝的开国皇帝努尔哈赤。

    看看我问欧阳玄紫:“这家难道是满清的皇族?”

    “这家不算是正统的皇族,不过他家祖上曾被收去做了皇帝的义子,自然也是半个皇族。”

    要是这么说来我倒是明白了,跟着又去看看里面。

    此时一个女子穿着素雅从里面出来,看她的样子,我才愣了一下,就是那幅画上面的女子。

    女子不光身材婀娜,就是样貌也很出众。

    女子走出来看到男子,朝着男子点头,跟着说道:“妾身见过夫君。”

    施施然的要下拜,男子马上走去扶住了女子,跟着说道:“我们既然是夫妻,何必客气。”

    女子笑了笑:“天气凉,怎么穿这么一点就跑来了?”

    “想着要看看你,就来了,这也不算少,你看看,这个喜不喜欢吃,我看前院送来了一些,给你先挑选了一些过来。”

    女子端过去盘子,看了看转身回到桌子那边,放下了请男子坐下:“坐吧。”

    男子坐下,女子才吃起提子,我想那提子肯定是好吃,所以吃了几颗。

    男子一直坐在一边,注视着女子,虽然这里是祖宗堂,但是两人并不惧怕什么,气氛也不像是先前那样的阴气森森。

    坐了一会,女子想到些什么不吃了。

    “絮儿还没吃,剩下的给她留着。”女子说着不吃了,男子则是说:“你吃你的,她的自然留出来了。”

    女子还是不吃:“等等吧。”

    “我留了。”男子又说,想让女子多吃,女子却说:“家里的人口众多,不是每个人都照顾得到,我做娘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对絮儿照顾的不好。”

    “你做的够好了,你先吃,回头我自然给絮儿弄一些。”

    女子不说话,两人就这般不在言语。

    过了没有多久,天色有些黑了,女子便说:“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回吧,我一会便要准备休息了。”

    男子想了想:“我今日留下。”

    女子去看男子:“这里阴气重,你身体不好,不要在这里住下了,免得被父亲大人知道,责备于我。”

    “我不走。”男子说完朝着里面走去,我这时候才看见,里面还有屋子,而男子进门后便解开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挂在屏风上面,转身去了床上。

    女子无奈之下只好回去,坐下许久也不上床,但过了一会,外面到处掌灯了,女子说该吃饭了,便去了外面,出去后不久,女子回来,男子依旧等在那里。

    女子这才说:“你若住下可以,但你不能天明才走,你若深夜离开,我便答应你。”

    男子许是觉得这样能留下来,便答应了下来。

    女子见他答应,才去床上躺下。

    之后这两人规规矩矩,谁都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睡着之后男子悄悄靠过去在女子身边,转身搂住了女子,紧紧贴着女子的身子。

    我站在一边奇怪起来,去问欧阳玄紫:“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又是不是喜欢这个女子,若是,那先前是怎么一回事,若不是,那后来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欧阳玄紫摇了摇头,一脸他也不明白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