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天真的蚩尤子

    蚩尤子下来把水易寒从头发里面破开,将魂魄拉了出来,我马上拿出白瓷小瓶说道:“收。”

    水易寒的魂魄立刻钻了进去,小玉马上从我身体里面飞了出来:“快走,快来不及了。”

    我勉强起身站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煜儿那边,煜儿正和心魔纠缠打着,我停下,按住胸口,擦了擦嘴角的血:“蚩尤,你去。”

    我把小瓶子交给蚩尤子,蚩尤子看着我:“不行我们一起走。”

    “我走不了了,你们先走,我要等煜儿,你们一会先出去,回头我追你们,小玉,一切交给你了。”

    小玉飞快离开,似乎她也很着急,应该是宇文休在召唤她了。

    蚩尤子看了看我:“红儿,等我。”

    “你快去,我马上追你去。”我说着把桃花镜拿了出来,这是心魔逼我的。

    蚩尤子看到小玉已经独自飞走,马上追了过去,我走到一边站在哪里:“心魔,你如果再这样,我就用天雷劈了你。”

    我这话说来,心魔哈哈大笑起来:“别忘了,是你生了我,现在想要灭了我,除非你也死。”

    心魔说着一爪子插入煜儿心口上面,煜儿啊的一声,心脏都被掏了出来,跟着煜儿噗通一声落到地上,我忙着追过去保住煜儿,抬头看去,煜儿的心被心魔一把粉碎。

    煜儿也一下昏迷了过去。

    心魔看着我,抬起手,我手里的桃花镜嗡嗡的晃动起来,跟着被她抢走了。

    “这么好的东西,放到你的手里可惜了,我来保管好了,半月红,你太傻了,来这里是个不明智的做法。”

    心魔说完一抬手,我抱着煜儿哐当一声摔倒在地,跟着便摔的昏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我眼前坐着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男子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红色的滚边,头发是披散的,他一出现我便坐了起来。

    “这是哪里?”我忙着问道,男子说道:“你被魔王发配到了这里,以后要在这里干活,我是这里的监工。”

    男子说话的声音还算不错,我这才说:“那我的孩子呢?”

    男子说道:“在你身边躺着,不过他的心已经碎了,怕是活不了了。”

    我忙着去看,确实,煜儿的心口有个窟窿,他也不会呼吸了。

    但我并没有慌张,我反而是说:“他的心可不可以找回来?”

    “听说是找不回来了,不过要是能收集他心的碎片,或许找的回来。”监工说道,我想了想说:“那要怎么找?”

    监工说:“你想找就能找到,不过很不容易,而且现在魔王很生气,她说要你在这里自生自灭。”

    “她不会让我死的,我死了她也好不了。”心魔是我的魔杖,我死了,她一样也要死了。

    我说着看了一会监工:“你为什么把脸挡住了?”

    “我的脸被伤害了,不挡住怕吓到你。”监工说着起身站了起来:“我这里是丝织纺,专门给魔王做衣服的地方,你如果想要不吃苦,就要起来做事情。”

    “那我怎么找我孩子的心?”要是平时我肯定以为我疯了,但现在我已经不知道疯那个字怎么写了,自从认识了欧阳玄紫以来,我做过的那件事情不是我疯了。

    “那是你的事情。”说完监工走了,我看看,这个人真实奇怪,竟然帮我,还要提醒我做事,他既然是监工,做不做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么?

    监工走后我便起来,把煜儿抱起来,趁着监工不再的时候抱着煜儿走了,不是说找煜儿的心脏么,我去找。

    抱着煜儿走了没有多久我就看到一些魔女在周围忙碌,我去问:“你们在干什么?”

    “和你没关系。”魔女也不说就走了,我在后面跟着魔女,那些魔女到了一个地方,开始忙碌,其实就是给心魔寻找好看的衣服,好玩的东西。

    我心想着,堂堂的魔王,还有这个心思,也真是不容易了。

    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什么,我只好回了监工哪里,但等我到了监工哪里,监工正在找我,看我回去监工说道:“你怎么回来了?”

    “我没找到心。”

    “那你回来要干什么?”监工问我,我想了想:“不如你帮我找心,我也可以答应你一件事情。”

    “我脸毁了,你嫁给我么?”监工那么问,我于是说:“嫁人倒是没什么,只是我有丈夫,而且我已经怀有身孕。”

    监工皱眉,看了看我:“你怀有身孕?”

    “是。”

    “我看看。”说着监工把手放到了我的肚子上,我本来不愿意,但他把手放到我肚子上的时候,动作很快,我没躲开,加上抱着煜儿,也只好忍下来了。

    摸了之后监工把手拿开说道:“原来你丈夫是条蛇?”

    我无语,也不好说什么,便也没说。

    不过监工说:“既然你丈夫是条蛇,那我帮帮你们。”

    “为何?”

    “我也是蛇。”监工说道,我忙着问:“你也是?”

    “我以前是一条蛇,后来来到了这里不是了,你是要找到这孩子的心?”监工问我,我便说:“这个是当然的。”

    至于监工说他是条蛇的事情,我却不相信,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我看他是在拉关系才对。

    “我知道了,你先休息,我去看看,如果找到了告诉你,等你丈夫来了,接你回去。”监工说完走了,我看看总觉得哪里不妥,寻思着,莫不是欧阳玄紫就是监工?

    这么说反了,应该说监工就是欧阳玄紫好一些。

    抱着煜儿我去一边坐下,煜儿还是没有反应,我心里便十分不舒坦,照这样下去,可怎么办?

    许是我有些累了,靠在一边睡了一觉,等我睡着了,便跟着去了缝隙哪里,竟看见小玉在飞快的旋转,而后朝着屏障撞了过去,跟着轰鸣一声,小玉落到地上,一口鲜血吐出来,蚩尤子弯腰把小玉抱起来,朝着外面大喊:“有人么?谁在外面啊?”

    外面有人喊:“出来吧,我在这里。”

    是半面。

    “半面师父,我把水易寒的魂魄和小玉给你扔出去,你接住,我要回去找红儿。”

    说完蚩尤子把两样东西扔了出去,缝隙跟着关上了。

    我忽然醒了过来,睁开眼喘了一口气,没走又搭了一个。

    这下我也明白过来,为什么小玉要跟我们来了,就是为了撞开屏障的。

    煜儿躺在我身边,还是老样子,我正呼吸,门口有人走来,我看看是监工回来了。

    看到我醒了,监工走到我面前,把两片碎片给我。

    我看着红红的:“是心脏?”

    “是。”

    我忙着收起来,放到煜儿的心口,那两片心脏慢慢聚拢到一起,消失了。

    “你为什么这么做?”我看去,监工坐下靠在一边,看上去很累一样,他一开始不打算告诉我原因,后来说:“我想去魔界,你应该能帮我。”

    我看着监工:“你想去魔界?”

    “是,我能感觉到,你身上蕴藏着强大的法力,但是你没办法发出来,你孩子有很强大的法力护着她,你丈夫一定不是普通人,我想要离开这里,找不到人帮我。”

    “你为什么来这里?”我问监工,监工想了想:“很久以前我喜欢一个魔女,她来了这里,我就追了进来,可是她后来离开了,我想要离开却被大魔王抓住,并且锁住了,从此我就被留在这里做监工了,我并不想做监工,我想回去,我父亲在等我,如果我不早点回去,他也知不道我去了哪里,他会发疯。”

    “你真是个孝子。”我说道。

    “我不听我父亲的话跟着魔女厮混,才出现了这的事情,他现在不知道还生不生气了?”

    “无仇不成父子,你父亲会原谅你的,毕竟你们是父子。”听我说监工靠在一边很久说:“我现在很回去我父亲身边。”

    “如果我能出去,我要我丈夫来找你,带你出去,但现在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你有个朋友没出去是么?”监工说道,我忙着说:“你还挺厉害。”

    “你放心吧,我歇一口气就去接他。”

    监工说完休息了,我这才松口气。

    等到监工醒了,他就去了外面,没有多久把蚩尤子带了回来,见了面蚩尤子便难过起来,抱着煜儿便开始哭泣,我看他那样子实在是难受,便没有劝阻,哪里知道他哭的时候眼泪凝聚到了煜儿的胸口,在胸口里面形成了一团透明的东西,煜儿忽然动了一下,那感觉好像轻颤了一下,好像要苏醒的人,被电击了。

    我看着煜儿一愣,忙着过去,蚩尤子微微愣了一下,还把眼泪擦干了。

    “煜儿,煜儿……”

    蚩尤子喊煜儿也没有反应,但他的眼泪就在煜儿的胸口上面环绕着,好像是流动着水,在上面环绕来环绕去,唯一可以肯定煜儿已经快要活了。

    我想了很久,拉住蚩尤子的手咬了一口,蚩尤子疼的缩了一下,我马上按着他手指的血滴下去,或许这是个办法吧。

    但是蚩尤子的血还是少了一点,眼泪太多了,融合就被稀释了。

    我忙着吧蚩尤子的伏魔锏拿过来,在他手腕上面划了一下,蚩尤子手腕一缩,里面的血跟着滴落,一滴滴的落到煜儿的心口上面,很快心口里面一颗心脏成形,在跟着心脏开始和周围的组织连通,砰……跳了一下。

    我忙着用衣服给蚩尤子包住,蚩尤子看着也是愣住了,他问我:“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说我的血有这么神奇的功效?”

    我差点没笑出来,果然不是一般的天真。^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