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妮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78章 可以送我出国吗?

    陆雴霄低头看了一眼在身前哭诉的小丫头,目光落在她肩膀被人为撕开的衣口上,再睨向沈少谦:“我让你带她上楼,怎么带她来这儿?”

    “我……”

    “他让穿兔女郎的衣服,我不肯就强迫我!”女孩抬起头对陆雴霄控诉,一张哭花的小脸满是委屈。

    乔希是学播音的,表演课没得说,还懂得将声音都带上害怕,那瑟瑟发抖的小可怜模样看得跟在后面的唐景天都动容了。

    “沈少,你这可有点过分了!”

    “我没有!这丫头嘴里没一句实话,她说的不能信!”沈少谦激动地上前一步,“陆少,我只是想帮你教训她一下!”

    “我陆雴霄的人,还轮不到别人教训!”

    陆雴霄这句霸道的宣誓主权,震得正捂脸哭泣的小姑娘心头一颤。

    “你的人?陆少,你还真打算收了她啊?我刚才不是都跟你说了这丫头……哎!怎么走了?”

    沈少谦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陆雴霄在警告地看了自己一眼之后,带着哭兮兮的乔希离开。

    “陆少,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这么多年兄弟,你还真信一个黄毛丫头不信我啊?”

    听着沈少谦喊得那么委屈陆雴霄都没回头,唐景天不禁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陆少不是不信你,他的意思是让你别插手!”

    “可那个小丫头居然诬陷我非礼她,我得解释清楚!”沈少谦着急道。

    “我都看的出来是诬陷,难道陆少看不出来吗?那家伙可是陆雴霄,商场上精得跟什么似的!就算乔希真是只小狐狸,她也会被腹黑的老虎整得服服帖帖。等着吧,好戏在后头呢!”

    唐景天看着乔希跟在陆雴霄身后的背影,眼中突然露出一丝同情。

    ——

    上了车,乔希已经抹干自己脸上的眼泪。

    她看向旁边一直绷着脸的男人,盈盈水眸波光流转,试探道:“姐夫……其实我来找你,是因为乔家那边想请你过去吃个饭。”

    男人没有接话,只是板着脸将车子发动,开出了停车场。

    应该听到了啊?也不给个反应,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

    乔希为难地拧着眉头,偷偷看了他好几眼,也不知道那男人是什么意思。

    之前陆雴霄作为二姐的准未婚夫去乔家的时候,乔希就觉得他不好相处。但耐不住人家有钱有地位,乔家人都把他当皇帝供着。

    所以,她只好尝试再问一遍:“那个……你去不去啊?我好跟那边说一声!”

    陆雴霄:“……”

    靠,还是没反应!

    乔希也不再问了,她转头观察着窗外的环境,看起来这不是去乔家的路。

    那意思就是不去了吧?

    女孩低下头,偷偷跟胡雪莲发短信说他们今天不能去了,抬起头来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不是去乔家的路,也不是回陆家的方向,那是哪儿啊?

    怎么外面的霓虹灯越来越少了,出了市区了吗?

    乔希也不敢问,只是默默坐了一会儿,看着车前的风景越来越黑暗,越来越偏僻,不知道为什么心也开始越来越慌了。

    想起那个男人昨天说的条件,乔希脑子里突然蹦出两个字:野战!

    “姐夫……我的姨妈还没完呢。”乔希提醒他。

    闻言男人也没反应,继续开车。

    大概开了一个多小时,车终于停下。

    “姐夫,这是哪儿?”乔希问道。

    “乱坟岗!”

    陆雴霄的声音幽幽的,没有温度,好听却有些渗人。

    乔希还来不及惊讶,男人接下来的话更让她心头一凉:“下去!”  直到被陆雴霄赶下车,乔希才明白他刚刚在皇天会所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陆雴霄的人,轮不到别人教训,所以他这是要亲自教训她吗?

    坐在驾驶座的男人放下车窗,冷漠的目光睨了女孩一眼:“我警告过你,陆家有陆家的规矩,别试图在我面前说谎。在乱坟岗待一夜,就是你今晚的惩罚!”

    说完,冰冷的车窗又重新合上。

    泛着矜贵光泽的顶级豪车,就如同陆雴霄那个人一样冷漠,不留任何余地地发动引擎,开了出去。

    “喂……别丢下我!”乔希神色一慌,拍着车窗追了两步,不甘心道,“明明是人家先惹我的……你凭什么只罚我啊?”

    可惜,陆雴霄并不听她的申辩。

    最终女孩还是只能无奈看着那车将自己甩远,泛着红光的车尾灯消失在视线里!

    他居然……真的就这样把她丢下了?

    从前乔希也从别人的口口相传中听说过陆雴霄的冷漠无情,但是今天却是第一次见识到那男人的狠心暴戾。

    简直就是没有人性!

    居然在半夜把她丢在乱坟岗,这是要吓死人吗?

    随着唯一的光源消失,乔希的世界整个黑暗下来,天空中连半颗星星都没有。

    整个坟场寂静空洞,只能听到不远处传来类似乌鸦的叫声,嘶哑难听,在这夜里格外渗人。

    她的脚下踩着松软的泥土,却不敢挪动一步。脚边有类似细草的生物轻轻拂过她的脚踝,让人联想到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厉鬼的长发……

    小姑娘全身都被吓得僵硬了,禁不住开始微微发抖。她紧紧咬着牙,强撑着胆量从后背的书包里摸出手机,想要打电话求救!

    谁知道更让人绝望的是,这里居然没有信号。

    这不就是一般恐怖电影里的前奏吗?

    难道真是坟场的阴气太重,还是有什么东西在她周围,屏蔽了她求救的机会……

    越是胡思乱想,乔希就越是害怕。她强迫自己将脑袋清空,利用手机屏幕的光源照明,想试着走出去。

    可是有了一丝光源的坟场,似乎比一片黑暗更加恐怖。

    假乱交错的坟包、歪七扭八的墓碑、长得比人还高的茅草,似乎路过之处还有什么小动物四下散开的动静……

    妈妈,这里真的好可怕啊!

    乔希不敢回头去看一眼走过的路,只骂着‘陆雴霄是个变态’,撑着口气往前走,想要尽快逃离这里。

    可是走了半个小时,却还是没走出去!

    不应该这么大啊,是她迷路了,还是遇见了鬼打墙?

    想到这个可能,女孩心里又是一个哆嗦。

    她抱紧手臂,蒙头继续往前冲,却突然脚下踩到了什么,‘碰’地一下狠狠摔在地上。

    乔希还来不及喊疼,却就着手机的灯光看清了自己刚才踩到的东西,那是一根白森森的骨头……

    这下女孩终于忍不住,害怕的尖叫声冲破云霄:“啊啊啊!”

    慌乱地从地上爬起来,乔希想逃跑。

    然而却在转身之后,猛地撞上了一堵坚硬的肉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