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洛歌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八百零八章 相对

    栾粟灵膳师一脸诧异地看着花径轩。他突然觉得此人的神机道算之法似乎还在任星移之上。不过他现在没空去深究这些,他对花径轩和混元子说明道:“二位贵客,我灵膳盟总部使者到来,我需动身相迎,还请二位贵客屈尊前去偏殿。”

    花径轩和混元子听后主动起身。

    栾粟灵膳师对外说道:“肖俊,你带二位贵客去偏殿休息。”

    殿外张韬旁边的青衣男子立即入内作揖:“属下领命。二位贵客,请!”

    在花径轩与混元子被肖俊领着过去偏殿后,栾粟灵膳师带上张韬快速飞至栾粟宫大门前。

    此时的栾粟宫外正立着一名细眉凤目身着紫色华袍的俊秀男子。那男子紫袍的左胸位置印着被一团火焰围绕的“二十八”。他身旁还站有两名以蓝色薄纱遮面的侍女。

    栾粟灵膳师一见那男子便行礼道:“栾粟参见盟主使者!”

    “栾粟大人不必拘礼。我今日前来总共有两件要事。”那俊秀男子道。

    栾粟灵膳师邀请道:“外面人多眼杂,还请使者随我入宫内详谈。”

    那俊秀男子点头道:“好。”

    五人御空而起,栾粟灵膳师一路为那盟主使者介绍着所见的宫内楼阁。其中有专门用于炼制灵膳的聚灵殿,存放灵膳材料的储灵殿,供宫中手下修炼的增灵殿等等。

    那盟主使者称赞道:“栾粟宫如此气派,当真让我董赫羡慕啊。”

    栾粟灵膳师摆手道:“我这栾粟宫不过是显显面子罢了。能成为盟主使者常伴盟主左右才是真的福缘。想当初齐黎灵膳师于灵膳天榜排名三十二,但他甘愿放弃灵膳盟的所有奖赏也要请求留在盟主身边侍奉。后来他不但修为突破至从圣境,于灵膳一途更是突飞猛进一举炼制出从圣品阶金齑脍,升至灵膳天榜第九位!”

    董赫深有感触道:“盟主曾言,齐黎灵膳师是有大毅力者,其对灵膳始终保持本心,这才厚积薄发成就卓卓。”

    栾粟灵膳师笑着道:“那我就期待董使于来日追赶上齐黎灵膳师的脚步,冲入天榜前十。”

    董赫脸上虽未有什么表情,但他心里极为受用道:“承栾粟大人吉言。”

    待五人来到大殿门外,栾粟灵膳师和董赫各自将侍从留下。

    进去殿内的栾粟灵膳师先打开整座大殿的灵力屏障,他再示意董赫道:“董使请。”

    董赫自怀里取出一块赤色玉牌和一只赤色储物袋。不管是那块玉牌还是那只储物袋上皆印有被火焰围绕的“一”字。

    栾粟灵膳师见到那两样物品当即俯首作揖。

    董赫宣布道:“奉盟主命,三十年后灵膳大典举办地定于北部灵膳盟第三据点。依照规矩,众灵膳盟据点用于奖励灵膳大典各品阶灵膳优胜者的好物全权交由第三据点负责人栾粟灵膳师规划设定。”

    栾粟灵膳师脸上现出惊骇之色。他明白花径轩说的灵膳盟第三据点接下来的三十年会更加新奇热闹是什么意思了。

    董赫看到栾粟灵膳师在他宣布完盟主命令后还定在原地低首作揖。他提醒道:“栾粟大人,盟主交待的事情就这两件。过来领取信物以及各地灵膳盟据点上交的好物吧。”

    栾粟灵膳师这才起身走至董赫身前将那玉牌和储物袋收下。

    董赫发现栾粟灵膳师神色有异,他问道:“栾粟大人,您怎么了?”

    栾粟灵膳师回道:“就是觉得有些突然。我原以为董使是来接收我第三据点上报的好物。”

    董赫呵呵笑道:“其实也算是了。毕竟这里是我最后一站,栾粟大人只要把第三据点登记入册的好物放进那只储物袋即可。您应该知道灵膳大典乃是灵膳盟的盛事!这一届的灵膳大典盟主亲自认定由北部第三据点来举办是他老人家对您的看重。”

    栾粟灵膳师恭敬道:“栾粟定不负盟主所望!”

    董赫见事已办妥,他作别道:“栾粟大人,这就回去复命了。”

    “董使长途跋涉来到我北部第三据点,我如何都该尽地主之谊。还请董使于我栾粟宫内休憩片刻,我让手下准备午宴。您用完灵膳再走亦不迟。”栾粟灵膳师诚挚相邀道。

    董赫接受道:“那董某就却之不恭了。”

    就在董赫受邀留于栾粟宫之时,被肖俊领至偏殿饮茶的混元子先以灵力将他们所处的偏殿与外界隔绝,他进而对一旁的花径轩道:“花道友,我们还要往东北而行吗?”

    花径轩笑了笑道:“混元子道友无需这般谨慎吧。栾粟灵膳师的门人既然在送我们进来后就出去恭候了,那他应该不会偷听我们的谈话。”

    “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们出门在外还是多留个心眼为好。花道友,东北方向还有机缘吗?”混元子追问道。

    花径轩道:“再向东北行去就要到天宸谷了。那里的机缘多是多,就怕非是善缘。”

    混元子一想到随时会陷入疯癫的宸灵子,他立马摇头道:“天宸谷的机缘就算了,我怕有命得没命花。”

    花径轩喝了一口粟新茶道:“若宸灵子道友真的将‘求愿’二字铭记在心,那天宸谷的机缘也未必不可得。就怕他只记其名不达其意。”

    混元子见花径轩再次提起“求愿”二字,他询问道:“花道友,这‘求愿’到底是何意思?”

    花径轩放下茶盏轻摇落英扇道:“神机道算之法中的溯源术法是将想要推演之事以结果的形式显现,至于中间会发生什么就无从可知了。”

    “啊?”混元子疑惑道,“那你何以说宸灵子若记住‘求愿’二字,那我们再见他时应当尊称他一声前辈,若没记住,那他只会沦为别人命运的推手,于乱局中不能自己直至道消无存。”

    花径轩道:“你还记得两日前我们刚到灵膳盟第三据点时我跟你说的话吗?”

    混元子回忆道:“你说我们的机缘在栾粟宫内,只是时机未至。我们应当对应灵膳盟第三据点的‘

    三’字,于到来的第三日再行拜谒。届时水到渠成,机缘唾手可得。”

    “但两日前的你却是半信半疑。你认为既然注定是我们的机缘,那我们就该自取。谁知我们连栾粟宫的大门都没进就遇到了满脸戾气像尊瘟神一般站在门口的宸灵子。你当即就拉着我离开,说宸灵子身上透着一股可怕的杀气。”花径轩道。

    混元子惭愧道:“花道友,前面是我浅薄了。”

    花径轩不以为意道:“若我非是修炼的神机道算之法,我或许跟混元子道友是一样的反应。在宸灵子道友挡门之后,我们回去了住处。我于房内施展神机道算之法以宸灵子道友与其身前的栾粟宫大门为引,推演了宸灵子道友的命数。我从卦象得知他正处于人生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上。若他找到方法跨过那道大门,他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极难胜地自上一任极难胜皇道消后首位道成境修士。若他被拒门外,那他将沦为别人命运的推手,直至失去所有的利用价值。”

    “什么!”花径轩这番话让混元子惊得直起身子。

    花径轩则淡定自若地以落英扇扇来清风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们在这里等一个结果便是。”

    神机道算之法的玄妙再次燃起了混元子心中对这套功法的觊觎,他决定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从花径轩身上得到这套功法。

    混元子不知道的是,想做猎人的他正在被眼前的花径轩一步一步引入设置好的陷阱。

    栾粟宫西北靠正北方向一千六百八十万里外,满头白发双眼布满血丝的宸灵子瞬移出现。他观察着四周,发现这里是一处贫瘠干旱的荒原。他降下身形,周围开裂的土地在头顶烈日的炙烤下一触即碎。

    宸灵子谨记花径轩说的若想找到那颗阵环星石必须通过“求愿”二字。他以灵力向外扩音道:“求愿!”

    这蕴含从圣境灵力的“求愿”二字不断扩散传荡。可过去一炷香的时间,不要说阵环星石了,就是连个可以问话的人都没有。

    宸灵子耐着性子御空飞起,他又在方圆万里内找了一圈。依旧无所收获的他怒不可遏道:“花径轩!你收我三株从圣品阶灵植,居然只在那给我演了一出好戏!我这就回去把你剥皮抽筋,让你知道诓骗我的下场!”

    正当宸灵子怒气冲冲地准备去向花径轩兴师问罪时,他忽然看到下方荒原上走来一个挑着两只水桶踉踉跄跄的佝偻老者。

    宸灵子顿感奇怪地飞去了那老者身前。他见那老者眼窝里空空荡荡,其心中更添三分疑惑:“你是谁?在这里作甚?”

    那佝偻老者没有回宸灵子的话。他那干瘦的身子挑着两只装满清水的水桶从宸灵子身旁走过。在又行了十丈后,他放下肩上扁担,伸手往前面的地里摸着。他先摸到了被太阳晒得滚烫的干燥土块,他直接被烫的收回手去。他用嘴吹了吹手掌又在旁边摸索了一阵才找到那一处被水浇过的湿润土地。他像是寻得宝藏一般露出了笑容,他赶忙拎起一桶清水,小心翼翼地沿那块湿润的土地向右浇着。在那些干燥的土块被浸润后,他从怀里珍惜地拿出像是种子一样的绿色颗粒。他将那些绿色颗粒三颗三颗地分好,埋进了那三丈不到的湿润土地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