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根之神力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九十九章 ‘凯特小姐,我有一些正经的好方法’

    在这长桌上,路易和克劳利伯爵聊了不少有关于圣像树神学院的事情。

    在听闻路易的导师是奥西克丽丝殿下后,克劳利伯爵大为惊异,也大为感慨——太巧了,同时他也越发怀疑,这个圣像树神学院是研究神秘学的地方了。

    另外,身为一名老政客,一名曾经执掌一方海外势力的‘国王’,克劳利总督看出了一些不同的东西。

    他沉思了片刻,说出了这样的一段话语:

    “奥西克丽丝殿下,算得上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了。我从小是‘尹格’陛下的骑士侍从,在尹格迎娶弗兰契斯科王后的那一年,我刚刚‘执剑’海外三洲府。”

    “在凯特母亲怀她的时候,我与‘尹格’还定下过姻亲。结果我们两人的长子都是女儿,而凯特还比奥西克丽丝大了三岁...”克劳利伯爵说了很多。

    路易也从中听出了一些门道——这位克劳利伯爵,不光家族历史远远已久,个人也执掌一方势力,同时也是和国王从小长到大的好兄弟。并且关系好到下意识直接称呼国王‘尹格’而不是陛下。

    但看起来,在弗兰契斯科王后去世之后,克劳利伯爵就常年呆在海外了。等回国的时候,夫人也生了病,基本上也很少去皇宫了。

    不然的话,简在帝心的克劳利伯爵,定然是要更进一步。当首相都是很有可能的,毕竟这个家伙能文能武,而且还当过总督,有着治理一方的丰富经验。所谓勐将必发于卒伍,宰相必起于州部,说得就是克劳利的这种履历了。

    对于克劳利近些年养病在家的事情,国王似乎很闹心,一方面他觉得伯爵再家呆一段日子也好,因为现在局势有点特别。而伯爵和王后有点不和,政见和自己又有点分歧。所以伯爵现在就回来参和一脚,国王可能会有点头疼。

    另一方面,国王又盼着伯爵把那个有点特别的第七舰队给拉起来。给自己当摇钱树。

    因此,如果伯爵回到宫廷的话,国王心中应该会有点小复杂。

    “今日上午,陛下还说要在明日王后回国后,同王后一起前来看一看我夫人的病情。据说王后特地找来了一些‘国外’的魔法师,都是王后家的亲戚...让他们费心了。”

    路易双眼微微一动:“陛下可知道夫人的‘病情’如此严重嘛?”

    “我一直难以启齿——此事太影响夫人和家族的声誉了,也影响凯特的未来。”克劳利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昨日巴赫爵士好像是与国王通过电话了,因此陛下今早特地把我叫了过去问了问。让他操心了...”

    克劳利摇了摇头。

    路易喝了一口葡萄酒,陷入了沉思。

    从今日巴赫等人那意外的神情来看,似乎大家都不知道此前克劳利夫人的‘病情’有这么严重。而克劳利什么都不懂,因此在今天听到路易描述‘堕天使’之前,是一直没有意识到他的夫人有多么可怕的——反正都是一个手指头就能捏死他那种。

    更不知道一旦醒来后会有怎样的后果。

    所以国王可能也一直不清楚克劳利夫人的情况——或者说不知道有这么严重。

    但巫后搞不好是知道的...

    而且还不愿意来——看起来好像是特地在最近跑到国外度假,然后被国王叫回来了的样子。

    这个事儿到底是不是巫后搞的?

    还是说,她讨厌克劳利伯爵,恨不得他早点完蛋?

    此事恐怕是要在日后与巫后见面才能得知了。

    克劳利也提到了面见国王的事情——在他的言语中,表露出希望路易能放弃牧师的身份,受封为索伦多贵族的意思。

    同时,克劳利也提出了一件事——希望路易能和奥西克丽丝一同去王宫。

    “奥西克丽丝殿下也有好久没有回家了。眼看过几天便是陛下的五十岁生日了——弗兰契斯科王后与国王年龄相差较大,但却是同月同日生,这是国王的生日,也是先王后的生日。对奥西克丽丝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而贝立夫家族、约翰主教阁下、我的诸多好友都会参加。我觉得您如果能和殿下一起出席是最好不过了——这么多年了,宫廷的变化很大。殿下需要有人支持支持。”

    在克劳利的言语之中,不免有几分‘如果你是公主的人,最好顶顶她,和她一起露露脸。我会运作一下,给予支持的’意思。

    “我会在英伦城留一段日子的。伯爵大人。”路易点了点说道。

    伯爵心中大喜。

    有些话他没有在今天直说——公主已经六七年没回来过了,几乎渺无音讯。也不清楚她是否了解知道,宫廷中的变化。

    伯爵觉得今天已经聊得差不多了,再谈,就要谈到王储的事儿了。这就显得自己有所图一样了。所以这事儿还是等公主回国了解到情况之后,主动找自己谈,才是最好的。

    路易觉得今天也和克劳利聊得差不多了。再多的事儿,就不适合今天谈了。

    不过在与伯爵谈话的时候,路易也意外的发现,凯特竟然是奥西克丽丝从小的玩伴和同窗,只不过人家凯特是真的学得神学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