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花蛤的麻糖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220.与死相连

    “玛莉卡……”

    声音忽远忽近,时断时续。

    玛莉卡看向镜中的拉达冈:“不是你在搞鬼?”

    “当然不是。”拉达冈摊开手,“我干嘛要这么做?”

    “那是谁在叫我?”玛莉卡有些搞不清状况。

    拉达冈摸了摸红头发:“会不会是……以前的冤魂?”

    “不要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有一头红头发。”玛莉卡是在讽刺拉达冈认为自己被巨人诅咒了。

    “能不能不要拿我的头发说事?”拉达冈很不满。

    “那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要总那么在意头发啊。”玛莉卡皱着眉头,“麻烦你让我静一静。”

    “看你们夫妻吵架真有趣。”

    先是雾气开始弥漫,紧接着一团火凭空燃烧,火焰收拢,里面露出一只眼睛。

    宵色的眼童,死丢丢的盯着玛莉卡。

    眼睛长在虚幻的脸庞上。

    随着雾气消散,显现出女人的身姿,穿着由皮缝制而成的白色长裙。

    玛莉卡扶着额头:“看来我的梦还没醒。”

    宵色女王笑道:“从理论上来说,这可能是你作为神,所拥有的预知能力吧。能看到未来的一些事。”

    玛莉卡看向镜子里的拉达冈:“你说对了,真是已经死了的冤魂。”

    拉达冈回应个无奈的笑容。

    她又看向宵色女王:“所以你想为我传达什么消息?”

    “我在想我为什么会输。”宵色女王摸着不存在的下巴,“因为我没有葛孚雷那样的王?因为我没有玛利喀斯那么强大的帮手?神人终究不能全靠自己,对吧。所以我想了好久,葛孚雷和玛利喀斯我已经抢不走了。可你有个好儿子!”

    雾气卷动,在宵色女王的身前凝聚出葛德文的幻象。

    “你说,让他做我的王怎么样?”宵色女王依偎在葛德文幻象的怀里,“他是那样的强壮,富有魅力,是成王的最佳人选。让他成为死之王,而我成为他的女神,很棒吧!”

    玛莉卡眉头紧锁:“你最好离我儿子远点。而且你已经死了。”

    “对,所以我回归了我该存在的世界。你知道灵魂世界吧。”宵色女王的手指划过幻象的胸肌,“我也要把他拉进来。你知道吧,死于命定之死的生灵,是无法归树的。”

    “哈,命定之死已经掀不起风浪了。”玛莉卡甩甩手,表示那无所谓。

    “那可是命中注定啊。”宵色女王说道,“你可以把它看做是一种必然会发生的诅咒吧,我诅咒你最好的儿子葛德文,成为我的王。”

    玛莉卡五官扭曲在一起:“啊,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报复我,还是要反攻?”

    “玛莉卡,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天真不这么蠢呢?”宵色女王都无奈了,“真不敢相信,赢到最后的居然是个蠢女人。”

    “对,我就是要报复你,这理由难道还不够吗?”宵色女王都无奈了。

    “哈哈,”玛莉卡面容舒展,“那我要告诉你的是:你不可能成功。不管是命定之死,还是什么别的,都不能夺走我儿子的性命。就这么简单。”

    “就算他真的到了那边,他也会回来的!”玛莉卡的话掷地有声,而黄金树的光芒刺破了迷雾。

    “没人能从灵魂世界回来的。”宵色女王的话在玛莉卡耳边环绕。

    “这是诅咒也是预言。每一个预言都会成真,比如儿子会根据预言杀死父亲迎娶亲生母亲。预言就是这样的。”宵色女王在诱导玛莉卡,“接受现实吧。”

    “你的儿子会死,他会投入我的怀抱。”

    “他会死……”

    “他会死…”

    “够了!”玛莉卡愤怒了,“我的儿子绝对不会死!”

    “玛莉卡、玛莉卡,醒醒。”镜子里的拉达冈捶着镜子,企图唤醒玛莉卡。

    玛莉卡的头发一会红一会金,进行着频繁的变换。

    “我被创造出来,就是为了帮你清除这些压力。”拉达冈砸着镜子,“换我来,不要再给自己施压了。”

    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

    玛莉卡的头发颜色变成红色,身形拔高一截,纤细曼妙的躯体,变成了细腰乍背的样子。

    地面浮现出拉达冈那特有的栅格纹章,玛莉卡切换成拉达冈后,拉达冈伸展着身躯,顶住了玛莉卡的所有压力。

    轻轻按着太阳穴,拉达冈稍稍晃头,长出口气:“从来没发现你压力居然这么大。”

    “那些烦人的声音都消失了,感觉好些了吧。”拉达冈看向镜子,发现镜子里倒映出的是他自己。

    “你放心好了,葛德文不会有事的。我去帮你看看他。”拉达冈拿出他自己的衣服,穿在身上,拉开门走下阶梯,向着葛德文的住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