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重奏01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千零九章 琳娅:轮到我的回合,四条二,加王炸!

    ****************************************************************************************

    溜了溜了。

    从美食街死里逃生,我抹了一把冷汗,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眼,感觉明明是太平盛世,这地儿怎么就比地狱世界还要危险呢?

    果然,  只有家,才是安心之处,温暖之乡,我心灵的归所。

    美食街太危险——这就是我为什么成为死宅的原因。

    不对,等等,家貌似也不安全了。

    我脚步一顿,忽然想到,今天双子公主们刚认识的【新朋友】,  不知为啥总是承受着世界恶意的莎拉,  要来家里做客拜访。

    如果只是她到无所谓,不至于出什么岔子,相反,我甚至很欢迎,期待和稍微有些不同的,另外一个版本的莎拉,多相处一会,了解一个船新的她。

    问题是,塔莫雅也要来访,完全符合她的性格,昨天才说有空会来拜访,结果说到做到,说来就来,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

    一同前来的还有小狐狸,惦记着以前签合同没让她进家门的仇,如今终于找到了机会,光明正大的理由,  陪同好闺蜜,  说什么也要喝上我家里的一杯茶,一口盐。

    等等,莫非她还想混個晚饭?!

    这两个人才是麻烦之源啊,我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有点无法想象到时候的情景,看到家里的女孩们,塔莫雅该不会立刻掏出银镯子吧。

    心灵归所,无了,不想回家。

    要不干脆去网吧混到晚上再回吧,或许再失忆一次比较好?

    不行不行,双子公主已经和我说了这回事,如果我无缘无故缺席,她们一定会很失望,一定很想将爸爸介绍给自己的新朋友认识吧,嗯嗯,我最了解她们了。

    塔莫雅那边也不成,以她一板一眼的认真执拗性格,  这次躲开了,总归还有下次,说不定不用等下次,晚上就杀来一记回马枪,以她的性格,极有可能。

    至于小狐狸,爱好是拿着压岁钱零花钱四处晃荡,随缘投资,平时闲着也是闲着,对吧。

    想着想着,我一个头,两个大。

    伸也是一刀,缩也是一刀,躲不掉,真的躲不掉,莫非连在这破幻境里头,我都无法避免一首铁窗泪?

    等等,为什么我会笃定自己要蹲号子?我也没做犯法的事情啊!

    迈着沉重的脚步,眼看家越来越近,我这时候的感觉,就好像地狱七巨头藏在了家里,等着给我一个惊喜。

    不想回家。

    咦,等等,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脚步一顿,倒走几步,在一家蛋糕店,隔着玻璃往里面一瞧,没错,这头标志性的粉发,杀马特不出,附近这块区域,估计也找不到谁了。

    “哟,莎拉,干嘛呢?”

    莎拉吓了一跳,从琳琅满目的蛋糕里收回目光一看:“是……是大哥哥啊。”

    “我叫吴凡。”

    瞧着乖巧美丽的伪萝莉少女,我忍住伸手摸摸头的冲动,暗示她,其实可以换一种称呼叫法。

    大哥哥这个称呼,虽然听着亲切熟悉,但是,都幻境了,偶尔换一换口味也不错,怪新鲜刺激的。

    要不然,为什么要开发那么多姿势呢?对吧。

    我指的是jojo姿势。

    “那……凡哥哥?”

    “也行吧。”我琢磨了一下,新鲜是新鲜了,但果然还是大哥哥最好听,主要是……有种微妙的犯罪感。

    不知为啥,我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塔莫雅掏出银手镯向我走来的情景。

    摇摇头,莪继续问:“脚好些了吗?”

    “嗯,已经完全好了,多亏了琳娅姐姐和……凡哥哥。”莎拉踢了踢腿,蹦跶几下,活泼可爱的很。

    “这么快?”

    莎拉脸色藏不住的慌张了一下,好的快是因为魔女的体质,这可是秘密。

    “那……那是因为,本来也不严重,再……再加上我还年轻,所以……所以……”

    “年轻真好啊。”我发出大叔式感叹。

    见萌混过关,莎拉也跟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凡哥哥也不老,看起来像是刚毕业的样子。”

    “医学博士毕业?”

    莎拉:???

    抱歉,这个笑点好像冷僻嚯。

    见状,我进入正题:“你在买蛋糕?”

    “是的。”

    “自己吃还是送人?”

    听她这么一说,再看看时间,我心里顿时有底了。

    “这样啊,是要送给谁呢?朋友或是家人?男的还是女的?看你好像很苦恼的样子,或许我可以帮你参考一下。”

    “是要作为拜访朋友家的礼物,希望能买到对方喜欢的口味,不过我完全不了解朋友家喜欢哪一种,所以犹豫着到底是买一样大蛋糕好,还是买几样小蛋糕好。”

    “这样的情况一般是买大蛋糕,不过大蛋糕一般是用作生日礼物,作为登门礼物的话,显得过于正式,隆重,与场合不符,有点突兀。”

    “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