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医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0282章 扶苏最终决议:出征讨伐西羌国

    一小部分保守派的武将们认为,如今白桦关外的强敌,方才是陇西郡最大的危机。

    十八万的“大月氏”和“犬戎”的大军,正在对其虎视眈眈着,这些胡人的兵马随时都可能对“陇西郡”造成致命性的伤害。

    此关的得失,全系一郡之地的安危,是如何也不能有闪失的。

    一旦白桦关陷落的话,这些胡人大军就能够长驱直入,立马就威胁到“金城”的安危。

    “金城”

    作为陇西郡的中枢城池,一郡之首,是万万不能够丢失的。

    这些保守派的武将,他们力主驰援白桦关。

    这是目前最稳妥的一种打法。

    哒!

    哒!

    哒!

    苏辰在沉默,他的手指在桌子上面不断的敲打着,一直在深思熟虑。

    这是大事情,他马虎不得的。

    在他想清楚之后,这才说道:“本宫决定,这一次亲自出兵西羌国,此次的机会实在是太难得,我们必须趁胜追击,打西羌国一个措手不及,将我们的纵深防御战线推到西羌国。”

    “至于这白桦关的战事,本宫亦有决断,保证不会有问题的。”

    “尔等听令:”

    “李长枫,狄青,兹命你二人为左路讨伐军,统兵一万兵马,从左侧杀入羌人领地。”

    “李长枫为正,狄青为副。”

    “马腾、徐敬之,你两人为右路讨伐军,领兵一万兵马,从右侧杀入羌人领地。”

    “马腾为正,徐敬之为副。”

    “本宫将亲率中路20000大军,杀入羌人领地。”

    “血债血偿。”

    在说完这些话后,他目光灼热的看着眼前的众人,满脸的战意,这世间的大好男儿,于这尘世走上一遭,没有人不想要亲自在沙场上面建功立业,扬名天下。

    他亦是如此。

    一念及能够统帅千军万马,饮马山河,扫灭别国,在沙场上面与敌人决生死,他就特别的激动,只觉得胸中有一团热血在沸腾。

    “诺!”

    一应武将闻之,拱手,再拜。

    他们也都特别的开心。

    身为武将自然也是希望在沙场上面建功立来,从而封侯拜相。

    “此次出征,我军的任务不是灭国之战,而是复仇之战,我陇西的三路大军必须全程无条件的执行本宫的一个作战原则,这就是烧杀劫掠,万不能与西羌兵马进行死战。”

    “打不过就跑,我们只消灭西羌国的有生力量。”

    “切记,我们目标只有复仇和杀戮。”

    “必须要保存我们的实力。”

    “此战,除三类人可以豁免活下来之外,其余的人,亦全部在必杀的名单之内,没有任何的例外。”

    “一,女人,不杀。”

    “二,凡身高不及车轮者,不杀。”

    “三,凡是工匠和拥有各种技艺者,不杀。”

    “本宫的这三条禁令,尔等必须回去之后,晓谕三军,一旦在战场上面,有胆敢违逆这三条禁令者,必杀之。”

    “懂吗?”

    苏辰在接下来又专门的定下这一次“灭羌之战”的总体方针,他知道凭借目前他们所拥有的兵力,这是很难彻底的将西羌国消灭掉的。

    这一方西羌国其实并没有那么弱小,更何况,在西羌国的背后还有【桑耶寺】这样的超然势力存在,还有“雪域”作为他们的大后盾、大后方,以他目前所拥有兵力和势力来说,实在是无法支撑他打这么大的一场灭国之战。

    这也是他制定这数条作战原则的理由。

    他不能够消耗兵力。

    这一次的出征西羌国,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征服西羌国的一些土地,并且借这这一战的机会来威慑四方的蠢蠢欲动的那些势力,让他们能够安份下来。

    这世间唯有“杀戮”能够让这些四方的敌寇们胆颤心惊,也让这些敌对的势力们知道何为畏惧?什么是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犯我强秦者,虽远必诛。

    苏辰如今正是在认真的践行和实现这句话,他要让九洲以及九洲之外的人们全都知道,犯我大秦者,就必须做好被大秦铁骑血腥屠戮的觉悟,这是他的决心,也是大秦帝国的警告。

    “诺!”

    在场的诸位武将连忙说道。

    阿青也拱手领命。

    对于这次的诸多的作战命令,她心里还是多少有些意外的,她没有想到苏辰居然会下达这么些凶残的征战命令,这分明就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在效仿西羌联军的“作派”。

    也是在执行着类似西羌联军“屠城”的方针,但是在她的心里,对于这些看似残忍嗜血的命令没有任何的抵触。

    她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军令,她双手表示支持到底。

    这一种“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本来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是在论生死的,不是在过家家。

    比如说,“狄道城”,就是最好的见证。

    二十万的西羌联军在攻陷城池之后,他们将这里数十来万的老百姓全部给无情的屠杀掉了。

    他们是没有讲仁义的,也没有人能代替这些死难者们,放过和原谅这些入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