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云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4章 084 大结局(上)

    解决了恶霸, 围观百姓纷纷拍手叫好,容繁衣也不想出来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于是将那少女扶起, 让手下疏散围观的人群,那少女痴痴凝望着面前俊逸的容颜:



    “楚王殿下……”



    容繁衣露出标准的微笑,他的面具还戴着,只是向上翻起, 露出洁白的下颌,以及线条好看、色泽嫣红的唇瓣。



    “你没事吧?”



    落在旁观人的眼里,便是这个俊秀又温润的少年, 一双含了春水的眼睛轻弯, 彬彬有礼地慰问这受到惊吓的少女,实在是养眼的不行,有好些女子恨不得方才被欺辱的是自己,便能得到这少年郎的柔声安慰了。



    容凤笙便是含笑看着这一幕,手指还被谢玉京攥在手里。她不由得感叹,这种事情要是换成遗奴,他是绝不会亲自出手的, 除非血溅到了身上弄脏了衣服, 他才会管上一管,他天性里是极凉薄自我的, 与繁衣全然不一样。



    繁衣倒是很乐意做这些事情, 那张招蜂引蝶的脸,往往会招惹来一些桃花,可他对这些事一向是不开窍的,比如现在,那个少女看着容繁衣的眼神, 从痴迷逐渐变成了满满的爱慕,看着容繁衣的目光像是要滴出水来。



    “楚王殿下,您就是楚王殿下吗?您的心肠果真是好,跟传闻里一模一样。小女子本是赣州人士……”那少女已然含羞带怯地开始自报家门。



    容繁衣眉眼弯弯,十分耐心地听着,他估计都没有意识到,这种温柔对于女孩子来讲是致命的。



    但是身为他亲姐的容凤笙却知道,繁衣对每个人都很好,尤其是身边亲近之人,可若要真正的走进他心中,却是比登天还难。 他性子纯净,却又极为坚定,若是遇到了真心喜爱的人,怕是一生一世都不会放手的吧。



    想起与他相见的那几面,容凤笙忍不住想,繁衣是不是爱错了人,才变得那样忧郁,脸上再也找不到笑容了呢?



    她一脸若有所思,却见容繁衣已经将那少女给打发了,转过脸来,冲她扬起一个可爱的笑容。



    “阿姊,我做的不错吧。”



    像是在求夸奖。



    这笑容满满都是孩子气,不知为何她竟感觉有些心酸。



    她迎着他纯净的眸光,轻轻点头:“繁衣,你做的很好了。”



    已经很好了。



    灯会结束,容繁衣却不肯放她回公主府,而是盛情邀请她在楚王府中多住几天。这几天,府里几乎是变着花样地做好吃的,这楚王府的厨子真是一绝,特别是点心,就没有一样是她不爱吃的。



    而谢玉京亦是经常往她这里跑,每每前来,都会带很多新奇的小玩意儿,装作不在意实际在意不得了地递给她,惹得她忍俊不禁,却也难免有了期待,期待着下一次他会带来怎样的小玩意。



    此情此景,竟像那些对情郎翘首以盼的怀春少女,想到这,不由得失笑,便自顾去拿一些书看了起来,看着看着却忍不住想,若这里正是容繁衣的梦境,那么,这个梦迟迟不曾结束,是他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是不是,只要完成了那个心愿,他们就能从这个梦里出去了呢?



    她却觉得心口有些闷闷的痛,十分不舍。



    这个繁衣是活生生的,是有温度的,尽管可能是深陷梦中产生的幻象。但是面对着他,容凤笙却难以对他吐露真相,现实有多残酷,这场梦境就有多么美满。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这日她正在池边喂鱼,忽然容繁衣快步走进,倒了杯茶,一饮而尽。



    “阿姊,有个好消息!”



    他话音一落,宦官尖利的嗓音便响了起来。



    是圣旨,赐婚南阳侯世子,与温仪公主。



    “阿姊这可是我磨破了嘴皮子,才说动父皇答应的。你要怎么谢我啊?”



    看向容繁衣那弯弯的眼,她眼眶中有泪滑落。怔怔看向那明黄的卷旨,难道这,就是容繁衣的愿望么?



    送她出嫁,看着她拥有自己的归宿。



    出嫁那日,她难得有了些紧张。现实中未能实现的心愿,竟然在梦境中得到了成全。满目皆是喜庆的大红。



    忽地,轿子稳稳落地,一只秀气的手伸了进来。



    “阿姊,走吧。”



    少年脸上带着深深的笑意。



    透额罗依稀映出他的面颊,他看上去是真的很高兴,眼睛弯成两道月牙,温暖得不像话。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她终于确信,这就是他的心愿了。她垂下眸子,带着千万分的不舍,与释然,将手心,轻轻放在了那只白皙的手中。



    容繁衣没有哪处是不温暖的,便连手亦是,他手上没有茧子,皮肤光滑柔软。他忽然靠近了一些,含着笑意低声询问,



    “阿姊今日可欢喜?”



    容凤笙想要说话,可不知怎么竟是一个字都不能发出。她看了看他,没有说话,忽然望向远处台阶上的红衣儿郎。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却能感受到那人身上的紧张,还有投注在身上的火热视线。这时,容繁衣酸溜溜的声音响起:



    “真是便宜了那小子,阿姊你就那么喜欢他啊?”容凤笙有些想笑,忍住了,暗自握紧了他的手。



    公主没有兄长,便由楚王领着她进了侯府拜天地。



    不过是寻常成亲的礼仪,谢玉京做的一丝不苟,脸上少见得有了淡淡的笑意,人也显得成熟稳重了几分。



    夫妻对拜之后,容凤笙的心中忽然有一种极为强烈的悸动,不禁回头看去,只见容繁衣站在一群宾客之间,面上的笑逐渐变淡,不,不是笑在变淡,而是他的身影,正在渐渐地变得稀薄,好像下一刻就要随风散去。



    明明,他们之间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可他的声音还是如此清晰、坚定地落在了她的耳边。



    “阿姊曾经问我,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其实,繁衣的心愿很简单,便是希望阿姊此生,幸福安康。”



    “阿姊,请连同我的那一份,好好地活下去。”



    他声音温柔。



    这个世上果真有仙境吗,还是有仙法的存在呢?不然为何,会令她见到死而复生的亲人,并聆听到他的心愿呢?



    红色的盖头刹那间掉落在地,容凤笙怔怔地看着繁衣消失的方向,四周景象在刹那间灰飞烟灭、分崩离析。而她的手,始终被另一人紧紧地攥在手心。



    睁眼醒来时,泪水已经湿透了枕衾,满是冰凉。



    谢玉京就坐在床边守候着她,亦是随着她的醒来而苏醒,他见她神思不定,俯身亲吻她的额心,眸中满是忧虑。



    “陛下,你还好吗?”



    她忽然伸手环住他,将脸埋进他的颈窝,整个人啜泣到难以自抑,“你说繁衣会在哪里?”



    谢玉京掌心摸着她的长发,静默了好一会,低低道,“他一定是,去了他一直都想去的地方,”去了……云寰吗?她有些失神,泪水腻透了他的颈窝,惹得那一片肌肤愈发白腻,她从他怀里退出,有些难过地蜷缩起来。谢玉京却是笼住了她,将她整个人抱紧,用自己的体温带给她温暖。



    “还有一件事,我要说给你。”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动作轻柔,是小心的安抚,“在你昏倒之后,太医令为你诊治过,道是……你有喜了。”



    “有……?”容凤笙不禁瞪大了眼睛,注意力完全被这件事给夺去,谢玉京点了点头,眼角眉梢都是藏不住的笑意。



    他轻声说,“是我们的孩子。”



    他的手放在她的腹部,那里尚且平坦,他却感到了一股难以言说的幸福与满足。再也不是一个人了,这个世上,有了与他血缘相连的存在,而跟她的联系,也因为这个生命的到来,变得更加紧密了。



    他以前分明是不喜欢小孩子的,但想到这是他与阿笙的……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掩藏不住。



    再也不用害怕孤单,他有属于自己的家人了。



    容凤笙披着头发起来,正想问问具体情况,就见他唇边含着笑意,整个人仿佛沐浴在光芒之中,不禁皱了下眉。



    “阿笙,我会很爱很爱它的。”谢玉京低着头,像是在发誓赌咒般轻轻地说,怕惊扰了什么一般。



    他又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郑重地重复了一遍,说的她都忍不住严肃起来,点了点头。



    “嗯,我也会很爱很爱它的。”她的手搭在自己腹部,还有点不敢相信,她真的有了吗?



    不过片刻又笑了出来,感觉自己被他传染,都变得有点傻乎乎的了,看见她有点揶揄的笑容,谢玉京也意识到自己这样确实有些不太聪明,他咳了一声,然后将软垫什么的,全部抽出给她垫到身后,凑近问道,“陛下身子还有不适吗?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容凤笙想了想,“桂花糕吧。”



    谢玉京笑了,“就知道你想吃这个。”



    他转头就去忙前忙后,她摇了摇头,令松香为她更衣,才穿戴整齐,一桌子丰盛的膳食便准备好了。她刚拿起筷子,就被一只修长的手给抽走,主动夹了菜到她的碗中,宫人都在一旁看着,她不禁蹙眉,狐疑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