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云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1章 081 你这祸害

    下朝回来, 容凤笙只想倒头就睡。



    这些天处理朝政,强度实在是太大,在浴池里泡着, 才感觉浑身的疲惫被洗去了些许。



    她撑着额头,手里把玩着一枚玉髓,最近得了空,才想起这个东西, 是郗鉴雪留给她的,通体蓝色,里面有一抹淡白色, 形似烟尘, 轻缓流转,不知有什么神异。



    望着这玉髓,渐渐感到了一股困意,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正躺在贵妃椅上,头发,被人用干燥的布帕细细擦着。



    他力度适宜, 在她的头皮上打着圈, 比起松香还要周到,她静静享受了一会儿, 他的声音才在上方响起。



    “若是琐事, 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行,何必亲力亲为。顾泽芳不是陛下的得力干将么?”这后半句话,说的不在乎,但她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酸味。



    她有些想笑,还是止住了, 瞥他一眼,“你以为,是谁给我找的事情啊,”



    抬起手,揉了揉眉心,“丞相有丞相的事情,朕身为一国之君,自然也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谢玉京被她说的讪讪的,将帕子往旁边放下,半蹲在她的身边,容凤笙垂下眼,握住了他的手,低声道,



    "我多做一分,便能救更多人。"



    爱一个人,不是拉着他一同坠落,而是相互扶持着,一起走向阳光,不论这个过程有多么艰辛,虽九死,而不悔。



    其实,她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他,她一直想要改变他,也一直在救赎着他。



    他反握住了她,心底有些酸涩。



    他不想为自己的罪业辩驳,那些事情已经发生了,人命无法挽回,每每回想起那些时光,就好像,被困在一个恐怖的梦魇之中,怎么也醒不过来。唯有她在身边的时候,才总算是有瞬间的光明。一个一直行走在黑暗里的人,若是看见了光明,还怎么甘心沉沦于黑暗呢?



    忽然,感觉到手心被塞进了一个什么硬物,她正要细看,谢玉京却单膝跪在了地上,“这是梁王世子上交的虎符。微臣幸不辱使命。”



    容凤笙笑了,在烛光下,细细打量着这枚虎符,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错不错地落在自己身上,似乎在等待着她的夸奖。她却什么都没有说,忽地拉过他的手,将那虎符放进了他的手心。谢玉京明显有些僵滞,他抬眼,眼中有些难明的情愫在漂浮。



    他眼中亮晶晶的,她有点遭不住,脸上有些发热,“给你保命。”



    她又与他对视,有些戏谑地说,“你得罪的人可不少,我还是要替你打算的。”



    自古皇帝宠爱后妃,有爱宠极甚者,都会给予免死金牌,跟这个,应当是一个道理吧,她漫不经心地想。



    他的嗓音却有些低哑,“你不怕吗?”



    他是男子,若是拿到兵权,这里面的意味,可是大不相同。



    他当初卸下一切,便是想要令她相信,于他而言,她容凤笙重过一切。



    哪怕是,世间男子趋之若鹜的皇位,他也可以双手奉上。



    看着他紧张的神色,她垂眸笑起来,“即墨城缺一个守将。朕身边的位置,可以为你空置三年。”



    “不过,去之前,”



    容凤笙的手攀在他的肩上,迟疑了一瞬,而后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谢玉京浑身猝然紧绷,望着她的神色,分明透出几分炙热,几乎将人骨头都给灼穿的热度,惹得她有些后怕,轻轻咳了一声,别开脸去。



    “不过还是要节制。”猛地被他抱紧,肩膀上的手,收得不能更紧,谢玉京的呼吸都都有些重,那是极度的喜悦与满足。



    他满脑子都是那句话,为了这一刻,便是要他牺牲所有,便是即刻要了他的性命,他也心甘情愿。



    “给大兴留一个继承人吧,谢琼。”



    一枚玉髓,在她腰间闪烁着盈盈的光辉,宛如降世的福泽。



    只不过,容凤笙的体质不易受孕,二人努力了近一个月,都不见动静,谢玉京有些惆怅,竟是亲自往太医院跑了许多趟,研究各种药膳,给她补身子。



    而容凤笙对待这件事,倒是显得优哉游哉的,时不时拍拍他的手,只道无事,这子嗣之事,讲究缘法,不是想要就能要的,需得放宽心,静待时机。



    这个时候,谢玉京就会深深看着她,然后掏出一本,不知从哪里搜集来的图册,按照上面,容易受孕的姿势,都给实践了一番。



    其实,她也有点舍不得他,这去了即墨城,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见,于是,几乎除了朝政之外,她与他都痴缠在一处,就连谢清莺,都很难见到天颜,更别说再往她身边塞男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