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云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8章 078 担心我

    078



    她可没有忘记, 江月珑对谢玉京都做过什么事情。谢玉京三岁的时候,偷偷去看过这位生母,却被之用碎瓷片割破了喉咙, 虽然捡回一条命,却也成了他扭曲性格的祸因。



    他应当是恨着的吧,容凤笙看着他的眼睛,却没从里面找到一点恨意。他的眼瞳很干净, 黑白分明。很多时候他都是凝视着自己,十分专注的样子,然而当他转开目光, 看着其他事物的时候, 便会透出一点冰冷和漠然。



    对世间万物的漠然。



    谢玉京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半晌,才淡淡说道,“我并不恨她。虽然那个时候,真的很痛,但是,我并没有感觉到憎恨之类的情绪。我只是很疼, 每每回想起那种疼, 我就会想,那个时候, 要是有人能来救我就好了, 有人能让我不这么痛就好了。”



    容凤笙垂下眼睫,不知该说些什么。谢玉京却也不需要她说什么,挽起袖子,慢慢斟了一杯酒。



    “你别喝了。”她终于忍不住,按住了他的手腕。他瘦得厉害, 往常看上去劲瘦但有力的腕,如今苍白不已,能顾清楚看见青筋,握在手中亦是冰冷冷的。



    “担心我?”谢玉京笑了,他眼尾眯起,像春花缀在枝头,有些惊心动魄的美丽,“好,阿笙不要我喝,我就不喝。”



    他将手按在了她的手背上,好似是宽慰般,轻轻拍了拍。



    “她看上去过得不太好。”容凤笙立刻就意识到这个“她”指的是江月珑。



    江月珑说到底,是天子的生母,尊她太后也是可以的,只要谢玉京想。



    然而没有,这些天以来,她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人来找过谢玉京。就好像,这件事被所有人当成了秘密,宫人的口风一个比一个严。



    “她是怎么见到你的?”



    “是止喜告知我的,他见过我生母的画像。不知她用了什么手段,竟能与御前之人搭上关系,”他嗤笑了一声。



    “她来找你做什么?”容凤笙觉得这个问题似乎不用问,一个在亲子的生命中,消失缺席了十余年,却在儿子得势后忽然出现,还能是为了什么?



    怀胎十月所生的儿子,成了天子啊,天子以孝治天下,只要谢玉京想,她便会是大成的太后。



    可是她曾经那样残忍地待过他……



    谢玉京接触到她的眼神,手指微微蜷起,他轻笑着说,“你觉得我会苛待她是吗?”



    “或者更极端地想,我会杀了我的亲生母亲,是吗?”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凝视着她的眼神有些紧迫,几乎令她呼吸不过来。



    他们如今的身份,明明已经发生了调换,在二人独处的时候,这个人的气场依旧强大到令她时常有些招架不住。



    “我没有那么想。”容凤笙撇开脸,难道他觉得,在她心里,她会把他想成一个十恶不赦之人吗?



    谢玉京不知有没有信。他闭上眼,长睫在眼睑下投出阴影,随即往后,慢慢地靠住了软枕,像是在依靠这个动作,给予足够的支撑,他手脚都有些蜷缩起来,这个样子看上去,更像是个易碎的瓷器了。不知哪里吹来的风,拂过二人,撩动衣衫与发丝轻扬,烛火猛烈地晃动了几下,又逐渐平静。



    这一刻,静的只能听见二人的呼吸。



    他生来便是没有母亲之人,江月珑找来的时候,他没有第一时间去见,而是走到了丹灵殿外,站了很久很久。



    丹灵殿布置一新,却始终没有人住进来,安静的没有一丝活人气儿。 那一天下了大雨,他没有伞,也不让仆从为他撑伞,大雨打湿了皇袍,远远看去,就如血衣般沾在青年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