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云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6章 076 是不是有点喜欢?

    076



    第三次来探望谢玉京的时候, 容凤笙已经能够,扯着一张平淡的脸皮子,面对他了。



    “我是来同你商议, 关于对你的处置。”她开门见山。



    谢玉京在棋盘上落下一子,没有看她,而是着目于棋局:



    “你想有三宫六院么?”



    不明白话题怎么会一个大拐弯,拐到这里。容凤笙愣了一下, 看着谢玉京。



    三宫六院?



    说实话她没有考虑过这个事。



    一堆烂摊子还摆在那里等她收拾,她哪有心思想这些?



    都说饱暖思淫.欲,如今她这吃不好睡不好, 成天思考的都是怎么解决手头的事。



    而且晚上被子一打开, 都是谢玉京这个混账玩意儿。她哪有精力去扩充什么后宫?



    不过,容凤笙想起昨儿在御花园遇到的顾仙韵,她脸一沉,“我看是太上皇想吧。那些世家千金,不如全都给你留着?”



    “啧。”



    谢玉京听到她这么火药味的一句话,却是挑了挑眉,有些惊讶地看了过来。



    这是吃醋了?他花了那么长时间没有做到的事情, 仅仅是这几天的功夫, 便做到了。



    原来是这么简单。



    谢玉京哼笑一声,将棋子一扔, 往后一躺, 乌发压在身后,衣袍散乱一地,还是没个正形。



    不知是谁给他弄来的这贵妃椅,他躺进去时,甚至舒服地喟叹了一口气。骨节分明的手放在大腿上, 漂亮的指尖衬着华贵顺滑的绸缎,有种眼花缭乱的美。



    他闭上眼,长长的睫抖动,语气听上去慢悠悠的,“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做皇帝,你也看到了,仁爱、圣明跟我一点都不沾边。我只喜欢掠夺与操控他人。偶尔杀几个人来玩玩,这才是我的乐趣。”容凤笙皱眉,这人身上的罪业太重,重到她不知该拿他是好。



    “你的武功是季无赦亲授,不该被埋没。成为朕的贴身侍卫。”



    “如何?”



    贴身?



    谢玉京款款起身,他脚上的锁链哗哗作响。他双膝一弯,跪在她的脚边,那样俯首称臣的姿势。



    “琼领命。”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容凤笙直到现在才明白,原来权利握在手中,是这种感觉。



    她半蹲下身,两根手指抬起谢玉京的下巴,盯住他的双眼。



    “这是对你的惩罚。”



    谢玉京的喉结滚动两圈,他的眼神黏腻如蛛丝,在她的脸庞上逡巡,顺着往下,而后落在了她的脚边。



    温驯又乖巧,唯有眼角,一点一点蔓延了红色。



    就好像再次喝醉了那般。



    熄灯时分,她的发冠被松香取下,而后松香将门轻轻带上。



    谢玉京的手脚都被锁链所困,他的眼尾湿润,嘴唇死死抿着,倔强地看着她。



    容凤笙故意坐在床榻边,垂着眉眼,手指抚过他身上的衣袍。



    他这身衣服,还是她令人特意定做,绣满大红牡丹,花中之王。



    略有些女气的衣袍套在他身上,竟是半点不显得孱弱。



    他身姿修长,身躯覆盖着薄薄的肌肉,体态健美,撑得起这样的红,再加上优越的五官,竟是说不出的富丽堂皇,穿出祸水一般的气质。



    她不禁心跳加速。



    谢玉京的手指,随着她指尖的跃动而蜷缩。



    他鬓角被汗浸透,嘴角勾了勾,喑哑着嗓音问,



    “是不是有点喜欢我了?”



    容凤笙别开眼睛,他忽而闷闷低笑。 “不用急着告诉我。”



    她再低头,却见他眼波撩人,漆黑的眼瞳化为深海,直叫人溺毙其中,“我只是想对陛下说,陛下如今万人之上,没有人敢怪罪陛下。陛下是天子,永远不会犯错。”



    “这就是,臣送给陛下的礼物。”



    容凤笙久久怔愣。



    他忽然轻轻呼出一口气,“陛下,方才臣跪在陛下的脚边,你知道,臣想的是什么吗?”



    容凤笙咳了咳,“不想。”



    谢玉京笑笑,手上的锁链响了几声。容凤笙犹疑一二,还是给他解开了一只手腕。



    脖颈蓦地被他揽住,他扬起脖颈,贴着她耳边轻声呢喃。



    “臣想钻进陛下的裙.底。”



    他说罢,低低喘了一声。湿热的气息钻进耳廓。



    容凤笙的脸瞬间红透。



    不知是谁先主动,反应过来已经呼吸纠缠。他离开她一寸,手探进她的袖中。



    “陛下就说,臣待你好不好?”



    意乱情迷,他像是水蛇般缠上来,吻着她的后颈,“好不好?”



    非要她说一个好字才罢休。



    捱不过,她低低道,“好。”



    就好像给予了某种许可,谢玉京一顿,随即撩开她的发,一个一个湿腻的吻,落在白皙修长的脖颈上。



    这时,一道女声响起,惊醒了沉迷在情.欲中的容凤笙。



    “陛下。”



    容凤笙蓦地推开了身上的人。谢玉京的脸色骤然阴沉。他原本就不待见谢清莺,现在看到更是恼火。



    谢清莺指尖挟着一支烟斗,烟雾缭绕中,那张脸庞愈发显得妖媚。她的衣襟极低,雪白肤色细腻,如同羊脂玉,露出深深的沟壑,极是诱人,可谢玉京的眼底,全是厌恶。容凤笙自然也是看到了,不禁有些纳闷,这是吃了什么,才生得这般好。谢清莺转了一下烟斗,笑道,



    “难怪哪里都寻不到陛下,原来是到这里快活了。”



    她上前便挽住了她的手臂。容凤笙还是第一次与人这般亲密。她有些不自在,但想到谢清莺之前因为她受到的折磨,便由着她去了。感觉到软软的摩擦着手臂,她整个人一麻,强忍住了,才没有挪开。



    忽然,一个轻软的吻,落在了脸颊之上。



    谢清莺竟是亲了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