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云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52、052

    052

    顾仙韵怨恨地看着他, 眼底还有隐约的泪意,半晌,终于忍受不了这男人的威压, 惶惶然地跪倒在地。

    谢絮面无表情, 直直地指向门口。

    “滚出去。”

    顾仙韵咬着唇, 看了容凤笙一眼, 这才行礼退出。

    殿中只剩下容凤笙与谢絮二人。

    有风穿过, 肩上裸露的肌肤与空气接触, 这才觉察到了丝丝的冷意, 她身子轻轻颤抖, 头顶,却是忽地罩下一件带有温度的衣袍。

    容凤笙抬起眼, 却正与谢絮阴鸷的眸光对上。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而后近乎是咬着牙说,

    “你只要告诉朕是那个畜.生强迫于你,朕便……相信你。”最后三个字,几乎是气音。

    谢絮何曾有这样卑微的时候?

    容凤笙将龙袍紧紧地裹在身上,扶着床榻, 颤巍巍站起了身。

    “若是陛下非要这么想也可以。”

    谢絮的手, 再一次高高地扬了起来。

    她脸上的指痕还没有消下去, 肌肤红肿着,眼角还带着未散去的春.情, 愈发脆弱堪怜, 却是不躲不避,眸底带着嘲讽与冷意。

    手就这么举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来,好像忽然间泄气了一般, 谢絮僵硬地扯了扯嘴角,缓缓将手放下,却是侧过身去,看向那件华美的凤袍。

    明日就是封后大典,她却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低低道,“顾仙韵与朕说那些事的时候,朕还不相信,朕不敢相信。你怎么可能与那个……做这种事?”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容凤笙有些好笑,“陛下既然都亲自来捉奸了,难道没有查清楚么?”

    谢絮脊背笔直,一眼都不想再看她。

    半晌,厉声道。

    “来人,把她带下去清洗一番,不洗干净,别来见朕!”

    容凤笙扯起嘴角,随着宫人离开,独留男人僵硬地立在凤袍之前,几乎是自欺欺人般,闭上了眼。

    夤夜。

    万籁俱寂。

    谢絮以为自己很快就可以冷静下来,可当他看着女子的脸,那些画面就不断在脑海中上演,一寸一寸地提醒着他方才受到了怎样的背叛。

    容凤笙湿发散落,遮住了肌肤上的微末红痕,静静跪在谢絮的脚边。

    云鬟雾鬓,腰肢纤细。

    男人立在榻前,靴上龙纹明黄。就算是不抬头也能感受到那股压迫的目光停留在头顶,久久不去,

    最终还是谢絮首先开口。

    “为什么。”

    三个字,却压抑着怒火与恨意,

    容凤笙困惑地抬眼看他。

    “为什么,要背叛朕?”

    “背叛?”容凤笙不解这两个字的含义,“若陛下觉得与旁人睡了便是背叛,那陛下又背叛了臣妾多少次呢?”

    她慢条斯理,

    “何况,你我也不算是真正的夫妻不是吗?”

    “你我当初,不更像是盟约的关系吗?你需要皇族锦上添花,我需要借助侯府留在京城。当这层关系破碎之后,你我之间,又剩下什么呢?”

    容凤笙动了动跪得酸涩的膝盖,恍然道,“或许还有一层,那便是——仇人。”

    她抬眸,轻声道,“谢絮,你现在手里所拥有的一切,全都是从我,从繁衣手里夺走的。你是窃国之贼,是谋逆之徒,我和繁衣,才是这里的主人!

    凭什么,要我们拱手相让?

    终有一日,我会让你把你欠我的,欠繁衣的,统统还回来。”

    谢絮盯着她,“你想要,朕就给,这一半的江山,这整个后宫都是你的。”

    容凤笙轻嗤,“我只想要你付出代价”

    “哈哈哈……”

    谢絮眉目间噙着狠意,忽地展颜大笑。

    “公主有这种本事,尽管去做好了?不过,你想靠谁夺回来?靠谢琼吗?可惜,他就要死了,”

    谢絮冷笑道,“公主的大计,怕是完不成了!”

    他捏起她的脸颊,目光如同鹰隼般凌厉,

    “朕要公主为朕生一堆的皇儿公主,管朕这个贼叫父皇,公主觉得如何?”

    容凤笙狠狠将他推开,伸袖擦着脸颊。谢絮的手指缓缓地摩挲着,忽地凝视着她。

    “既然你从来都没有对朕动过心,当初为什么要来见朕。又为什么要与朕做那些事?”

    容凤笙低低地笑,“难道你看不出来,那些只是逢场作戏?”

    “从未有半点真心?”

    “从未。”

    谢絮猛地伸手扣住她的后脑,紧抿的薄唇就要压下,容凤笙嘴唇紧抿,大睁着眼,冷冷地盯着他。

    谢絮的唇停在与她一寸的地方,手指蜷缩起来,他目中含恨,滚烫的气息喷拂在她的面上。

    修长粗砺的指,将她的发丝撩起至耳后,在她耳边近乎爱人间的呢喃,

    “公主不想要那个杂.种的命了?”

    话音落地,就见她的脸色变得惨白,谢絮的心里隐隐有些快意,但随即便是一痛,如同刀子割肉般的钝痛,让喉咙间弥漫起了一股血腥之气。

    他强自咽下,五脏六腑,几乎错位的绞痛着。

    容凤笙缓缓起身。

    细白的手指拉上衣带,她垂着眼,淡淡道,

    “陛

    下不就是想要这个么?何必弄这些弯弯绕绕?”

    说着便要拉开,却被男人的大掌一把握住。

    谢絮声音嘶哑,“你把朕当成什么了”

    容凤笙觉得可笑,“不是陛下自己想要么?现在又玩什么纯情呢?”

    谢絮的眸光,在她的小腹上停留了一瞬,呼出一口气,僵硬地勾起嘴角,“从你进宫,朕没有再碰任何一个女人,你为何,还要这样待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