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云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47、047

    “陛下, 公主正在歇息,只怕是——”

    迢迢的声音有些刻意地扬高了,几乎像是在故意提醒他们。

    而门外, 迢迢一身婢女服, 跪在龙袍男人的脚边, 瑟瑟发抖。

    “只怕是不方便面见天颜!”这后半句, 她几乎是紧贴着地面颤声说出。

    她知道公主此刻并不是一个人在里面,早在之前, 她便看到了有一道红衣身影悄然地潜入,迢迢见过谢玉京许多面, 她哪里认不出来就是太子殿下。

    彼时她心里震惊慌乱, 不敢相信竟然会有这样的事,在门外踌躇了好半天,听到似乎情况不妙刚想闯进去,便有一阵脸红心跳的声音传出,须臾,那低低响起,婉转吟哦的女声, 她听出了正是她们公主……

    迢迢悬着的心放了下去, 一张脸徒然红了个透。可不过片刻,缓过了那股震惊, 迢迢便提着宫灯静静守在了门口。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 她不觉得公主做的哪里不对, 其实只要公主幸福快乐, 她便心满意足了。

    公主不论做什么决定她都会支持。

    谢玉京撩开她汗湿的发,“好,你可真好, ”贴在她耳边咬牙切齿,“赶完儿子的场,再赶老子的是吗?”

    容凤笙压低声音道。“我也不知谢絮怎么会突然来了,并非是我让他来的,你相信我好吗?遗奴,你信我,”

    谢玉京的嘴角缓缓地扬起一抹笑,这与他冰冷的眉眼,产生了一丝割裂感,一股战栗缓缓地攀上了脊椎,她一咬牙,飞快道,

    “算我求你了,今后不论什么我都应你,你先避一避,好吗?”

    她胡乱地亲吻他的唇角,却被他捏住了下巴,仔细地端详着。谢玉京想从这张美丽了许多年、占据了他心脏多年的脸庞上看出半分的虚情假意,眯起的眼眸中,折射出的光彩晦暗,那种阴凉与嗜血,几乎让她的呼吸冻结。

    “我已经忍了很多次,忍了很久了,我忍不下去了。”他轻声说,容凤笙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外间,男人宽大的手掌抬起。

    他一个眼神,旁边便有羽林卫将迢迢捂住嘴拖了下去。

    手掌一用力,门扇猛地往两边打开,顿时,夜风吹得他袖袍翻飞,衣襟袖角处的龙纹起伏如同活了过来般,震慑心魄的威严。

    靴子砸过地面的声音响起,一步一步走得有力。

    容凤笙瞬间绷紧了神经,汗燥的身体亦是敏.感万分,惹得少年伏在她的锁骨,沉沉地喘出一口气。

    方才他用了极大力气,带着磅礴的怒气与狂乱,容凤笙的眼角还是激红的,却因为心底的愧意,始终咬紧了嘴唇强忍着,几乎咬出了血,可又矛盾地感受到了极致的快.感。

    谢玉京往帐外望了一眼,俯身舔去她唇角的凌乱血渍,

    “父皇,进来了。”

    她迷茫的眼里徒然划过一丝惊栗。

    他猛地一声闷哼,与她十指死死交扣。容凤笙扬起脖颈差点忍不住,又猛地捂住了唇。

    逼仄的空间内仍旧可以感受到他的视线,强烈得像是要将她融化那般,

    她从那种灭顶般的晕眩之中缓了过来,无声喃喃,“不,不能……被看到了就完了……”

    谢玉京却是按紧了她,像是按住砧板上的鱼肉那般,不让她挣脱。

    容凤笙双眼大睁,欲要大口喘.息,却被他凶狠地堵住了唇舌,窒息紧迫地追逐纠缠着。

    她眼里倒影着他的面容,却见少年眉眼间带着一丝恨意与疯狂。她动弹不得,忽地见他勾唇,情.欲喑哑之中竟是一丝凶狠,

    “那就让他看到好了。”

    容凤笙死死地盯着他,手指掐进他的背。

    顿时,一股风卷过,帷幔缓缓飘动,隐约可见被子之下起伏的轮廓。

    哒、哒、哒,那人的脚步声愈发逼近了。

    最后一刻,谢玉京衣袍一卷,翻身下去了,容凤笙连忙将被子一卷,脑海中却挥之不去,遗奴最后的那个眼神,让她的心脏泛起一阵淡淡的刺痛。

    不过还是得先解决眼前的局面……“陛下,是陛下来了么……”容凤笙拿起亵.衣往身上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