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云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43、043

    042

    她有些急切, 却不得门路。

    轻轻舔着他的唇瓣,像是不知餍足地品尝着某种软糯的糕点,甚至用上了之前他对付她的套路。

    但他的双唇, 像是蚌壳般紧紧地闭合着, 皱眉瞧着她的神色亦是冷冷淡淡的。

    容凤笙脸色滚烫, 几乎红成了虾子, 耳垂亦是红得滴血,却强自按捺住了那羞耻之意, 在他唇瓣上吮吸辗转,不曾离去。

    半晌, 忽地被人捏住了后颈, 轻轻从身上扯离。

    谢玉京唇角湿润发红,病态苍白的眉心稍蹙,眯眼打量着她。

    眸光深沉暗涌,看得她不自主地轻颤。

    这目光,还是那么可怕。

    “遗奴,”她稳住脸上的神色,清了清嗓子, 强作镇定道, “你……不愿意吗?”

    谢玉京不语,只是拢了拢衣襟, 低眸的神情竟是有些幽怨, 颇像……那些被轻薄的良家女子,

    而她, 就是那夜闯闺阁的……登徒子。

    容凤笙尴尬地脚趾微蜷。

    裸.露在外的肩膀,亦是感到了一股凉意,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忽地, 一股浓郁的血香,缓缓地冲入鼻腔,容凤笙一滞,登时万分懊恼!整个人就像是被放在了火上燎烤,后背亦是瞬间落下汗来!遗奴可是伤重在身啊,她怎么可以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想必,遗奴刚刚在心里,肯定把她比作那些急色的臭男人了吧,容凤笙窘的都要哭了!

    谢玉京坐那儿等了半天,没等到她的下一步动作,不由得抬眼看来,却发现她双手紧攥成拳,双眸湿漉漉的,咬着唇就好像随时都要哭出来似的。

    “你,你别哭啊,”心脏顿时像是被一只大手给掐紧,他立刻翻身坐起,脸色有些紧张地注视着她,声线喑哑道,

    “没有说不愿意。”

    容凤笙却是将他轻轻推坐回去,

    “你先不要乱动。”

    顾不得身体里被牵引出来的饥渴感,她压低身体,凑上前去低语,“你的伤,还好吗?”

    谢玉京一怔。

    女子衣襟微低,露出精致修长的锁骨。

    长发半湿,些许缠绕在修长的脖颈处,乌黑的色泽,愈发显得肤如凝脂,

    从她身上,隐隐传来沐浴后的清香,与室内点着的熏香融合在一处,愈发甜腻暧昧。

    引得他喉结上下一动,难言的.热腾升而起。

    她却没有觉察到他的异样,满腹的心思,都被担忧给取代了。

    之前谢絮那样鞭笞于他,足足鞭笞了三十下,她听着那凌厉的鞭风卷过,心脏便是一阵紧缩的疼痛。

    那个时候,为了他的性命,她不能为他出头,此刻见着遗奴这副虚弱伤重的模样,便只顾着心疼了。

    一切全都被暂时抛到了脑后。

    她伸出手,想要像小时候那样抱抱他,却又怕不慎碰着了他的伤,只得愣愣地立在那里。

    动动嘴唇,嗓音有些干涩。

    “还疼吗?”

    手腕忽地被用力攥住。

    少年今夜没穿那些严肃的朝服,而是改着一袭广袖长裳常服,朱红的蟒龙大袖衫燮纹滚片,金片压幅,包着蔽膝的玉带凸显得窄腰优雅。

    从宽袖中伸出的手修长有力,攥着她的腕骨有汗水滑落,浸润着肌肤,透着釉色的白。

    “没事,死不了人,”他轻声道。

    容凤笙心里更酸。

    谢玉京却直直盯着她,看得有些目不转睛,忽然道,“你没有闻到么?”

    “闻到什么?”

    他勾了勾唇,眸光虚虚掠过她的肩,望向那炉香,

    “那是催.情的香。”

    “你怎么还敢穿成这样过来?”

    他握住她光裸的玉臂,用力一拽,便拽低进了怀里,高挺的鼻梁凑近,在她的颈侧轻轻一嗅,声音低哑得可怕。

    “莫不是想趁我受伤,要了我的命啊。”

    他长长的睫毛扫得肌肤微痒,容凤笙缩了缩脖子,忍不住往后仰了仰,却被他揽得愈发紧了,横在腰间的手臂如烙铁,半点都看不出哪里病弱。

    见她这般,谢玉京勾着眼角,微嗤,

    “害怕了?”

    他指尖轻蹭她的脸庞,嘲笑她就这点胆子,“既然害怕怎么还敢来呢?”

    少年清澈漆黑的瞳仁深处,仿佛燃了一簇火焰,直从他的眼里,烧进她的心底。

    容凤笙手指痉挛,有点紧张地揪着自己的衣裙,避开了他的视线。

    少年指腹微凉,在下巴处缓缓地摩挲,而后游移到了唇角,微曲指骨,顶开了她的唇瓣。

    她忍受得眼角都含出了泪,却忽地被他捏住了下巴。

    丝丝墨发倾落下来,挠在颈侧微痒。

    “当时,我们不是说好的么?我是心甘情愿为你受这些,你不用出于愧疚,做什么以身相许之事,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个。”

    容凤笙默了默,随即轻轻点头,从他身上下来,而后,将手放在了他的衣襟上。

    “做什么?”他挑眉。

    “我总不能来了什么都不做,”她瞳孔里倒影着他的脸,有些执着,“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谢玉京有些犹疑,他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

    那狼狈的模样,这会让他颇不自在。

    “没什么好看的,”

    他握住她手,轻咳一声,“不看也罢。”

    见她还是执拗,他便一展眉头,用调笑的口吻说道,“看了我的身体,你就要负责的。”

    “阿笙,你要嫁我么?”

    又不正经!

    容凤笙手下带了怒气,微微用力,他疼得轻嘶了一口凉气,眨了眨眼,有些犹豫,“真要看。”

    “嗯,”

    她严肃点头,“我放心不下。你从来没受过这样重的伤。”

    以前树枝划伤的一个小口,他都眼巴巴地凑到她跟前寻求安慰,怎么这么严重的伤势,反而遮着掩着,不让她看呢?

    “明明,应该我们一起承担。中药的是我,勾着你不放的是我,犯错的是我。”

    “不,犯错的是我,你并没有错。”

    谢玉京淡淡道,“你不必为此感到负担。”

    “可我……”容凤笙咬着牙关。

    “是我没有守住自己的心。我……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成天想着你,是我……我想要你。”她有点沮丧地低下头,像是在认错。

    “我欢喜你。”

    说出这句话,几乎用尽了她浑身的力气。

    谢玉京一震,抗拒的动作终于小了下来。容凤笙趁机拉开了他的衣襟,看见上面缠绕的圈圈绷带,有微微殷红的血迹渗出,心脏顿时酸涨不已。

    谢絮下手是这样的狠,半点不拿他当儿子,是恨不得将他打死的那种打法。

    容凤笙指尖轻触,讷讷道,“值得么?”

    谢玉京勾着唇角,抚摸她柔顺的长发,“我不疼,将养几日就好了,你不用太担心。”

    “或者,阿笙亲亲我,我就不疼了。”

    容凤笙正心疼他心疼得紧,当然是有求必应,柔软的唇角轻轻地印在了他的嘴角。

    旃檀香气登时充斥在鼻尖。

    谢玉京喉头滚动,就想捞着她加深这个吻。

    忽地被她揪住了衣袖,一点一点捋了上去,容凤笙低头,看着他手臂上那颗红色的圆点,葱白的指尖,在上面轻轻地摩挲。

    忽地凑近,轻轻呵出一口气,又将唇贴了上去,浅浅地亲吻着。

    “我想帮你,消除这个痕迹。”

    一股电流瞬间窜过,握在她肩膀上的指骨骤然收紧,谢玉京盯着她看。

    “你想好了么?”

    她抬起眼睛,眸光动人,引人堕落。

    “今夜我来,就没想着守身如玉。”

    “遗奴,你不是说过,想要与我困觉……还作数么?”

    “这算是奖赏么?”他莞尔,“用命换来的?”

    话音未落便被她吻住。

    她双手推着他,几乎是有些急切地将他推倒在了榻上,柔软的身子向他陷去。

    而那件外披,也彻底从身上掉落,铺开如红云。

    他触手之处,全是滑腻。

    谢玉京低低一叹,“今夜过后,我是死也不会放手的了。”

    说罢,膝盖一顶,便将二人的位置调转,掐着她的腰肢将人一把按倒。

    迎着上方暗得吓人的眸光,容凤笙有些畏惧,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遗、遗奴,你注意着点,身上的伤……”

    这种时候谁还顾得上伤。

    他手指微勾,一条衣带便轻飘飘地落地。

    然后是他的玉带、外袍、中间夹杂着一件小衣。

    “等,等等,”

    容凤笙轻轻推拒着他,从帐子里伸出光裸的手臂,将旁边的酒壶捞了过来。

    “先喝点酒,壮壮胆。”

    “噗嗤,”谢玉京忍不住低低笑了出来。

    他笑得双肩颤动,神采飞扬,貌似开怀不已。

    惹得她脸色更红,羞恼得几乎想将他一脚踹下去,只顾忌他身上的伤才没有动作。干脆一鼓作气,含了一口酒在嘴里,然后扯过他的脖子,将那燥喉的酒渡到他的口中。

    清亮的酒液顺着下巴一路流淌,冰凉沾湿了肌肤。

    脑袋有些发晕,不过饮了酒,胆子倒是确实大了很多。她牵起他的手指,引着他,像是之前他教给她的那样,先是放在自己脸颊上贴了一会,而后往下。他掌心透出几乎能将她融化的热度。

    谢玉京贴近,喟叹般地轻轻呼出一口气,酒香夹杂着清冽的寒梅香,扑面而来。

    她睫毛抖得厉害,鼻尖亦是泛着红,却强装镇定,与他十指相扣。

    他半阖着眼,睫毛轻轻颤抖,喉结剧烈地上下滚动。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他只觉自己仿佛置身在甜美的泡沫之中,触不到实处。

    容凤笙的思绪,却是忽地飘远了。

    之前,谢清莺给她找出了一本图册,上面画满了妖精打架,还不住地在她耳边叨叨,

    “你就照着上面做,可以少吃点苦,”

    容凤笙问她,“你为什么帮我?”

    “不是帮你,而是帮我自己,只有你成功了,我们的目的才能早日达到,”

    谢清莺笑得放浪,语气亦是蛊惑无比,“毕竟这事啊,可是有讲究的,”

    她的指尖,轻轻挠过她的下巴,低低笑道,“譬如,什么样的姿势最能得到快乐,怎么做才能让对方消受不住,双腿要怎么缠绕,腰部怎么发力,你都要一点一点的学。”

    “时间紧迫,我便亲自教教你好了。”

    说罢,谢清莺亲身示范了一番。

    容凤笙以往还会脸红,如今却是克服了心中的羞耻感,看着谢清莺在那里卖力演出,面不改色。

    大概是跟她待久了,脸皮都变厚了。

    “在想什么?”

    谢玉京的声音低哑响起。

    “有点疼,”

    她眼眸轻阖,眼角带着晶莹的泪,滑入鬓中。

    缓缓呼出一口气,努力地缓解着那种感觉,双颊愈发绯红凄艳。

    轻抬纤细的双臂,环绕上了他的肩膀。

    “不过没关系的,你……你动便是。”

    这样毫无防备、彻底将自己交托出去的姿态,令谢玉京几乎疯狂。

    他沉下眉眼,专注起来。

    额心那枚朱砂红痣有汗水流经,愈发鲜红如血,宛如雪地红梅。又一点一滴地,坠落在她的眼角,流进乌黑的鬓角之中。

    ……

    忽然,他一僵。

    谢玉京离了她半分,乌发如蔓如织又如罗网,笼着一张如玉的脸。

    他撑在她上方,沉沉盯着她看。手臂上那颗红点早已消逝,变得光滑如初。

    少年眉心微蹙,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容凤笙还沉浸在余韵之中,就感到下巴被两根滚烫的手指拈起。

    他眸光迫近,带着几分阴鸷地逼问。

    “谁教你这样做的。”

    容凤笙避开他似乎要吃人的视线,含糊道,

    “你自己守不住,怪谁嗯。”被他俯身重重一口咬在嘴角,容凤笙有些吃痛,便是有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瞪着他急促地呼吸。

    “谁说我守不住,这就守给你看看。”

    他哑声。

    遂再次俯身。

    满室旖旎,红烛帐暖。

    烛影在眼前晃,容凤笙唇瓣微张,大口呼吸着空气,眸光带着失神的眩晕。

    尽欢……对了,尽欢……她体内的尽欢还没有解开。

    那本书上写了,要在这种时候饮得长生血。

    只是,唇瓣碰到他的肩头,便滑开了去。

    侧脸紧贴着软枕锦缎,热汗浸透碎发湿透,黏在颊边。

    一根香燃到了尽头,摇晃的床帐终于停下。

    容凤笙腰酸背痛,无论如何都不想再来一次了。她也没想到他的体力会这么好,明明都受了那样重的伤不是么?

    “这就要走了?”

    见她背对着自己,重新披上了那件衣裳。

    就像是初熟的荔枝,剥下鲜红的外表,便露出晶莹的皮肉,咬一口,汁水四溅。

    谢玉京修长的腿横在榻上,衣袍松松垮垮的没个正形,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天然的冷艳戾气,

    眯眼回味那滋味,他眼尾爬上红翳,像是悱艳不散的霞光,勾着几乎毁灭一切的美感。

    忽然长腿一迈,冲着她走了过去。

    容凤笙正在低头系着衣带,一只修长的手臂便从肩膀处环绕过来,被带着往后。谢玉京将她紧紧揽在怀里,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

    “真不想让你走。”

    谢玉京贴在她颈侧,沿着她修长白皙的脖颈温柔啄吻,炽热的气息上下游移。

    “想永远同你在一起,永不分离。”

    容凤笙对他的反应毫不意外。

    却也有些招架不住地,软了软腿。

    不是说男人在这事之后都会分外餍足,然后打不起精神来吗怎么感觉,他还是这样的亢.奋。

    而且骚气冲天,就像那些话本里面,吸足了阳气的狐狸精……他冰凉柔软的发,落在她的后颈微微磨蹭,容凤笙扭过头来与他接吻,试图安抚他的躁动不安。

    双唇像是生出了触须般,紧紧地纠缠不休,他像是灵活的游鱼,游过里面的每个角落。

    又像是降临了春雨,润泽每一片干涸的土壤。

    容凤笙的手抚摸着他的耳垂,闭眼感受着这个温存的吻。很快,便被他拿下了作乱的手,紧紧包裹在手心之中。

    又撑开她汗湿的指尖,寸寸贴合在了一处,容凤笙心尖微颤,听他不断在耳后低语,“我们有了肌肤之亲,是不是,就算是夫妻了?算的吧。”

    “那你,便不能与旁的男人做这种事。”

    “从今以后,我是你的,你也要独独属于我才行,”

    “千万不要背叛我。”

    “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腰间的手,紧紧陷进她柔软的腰肢,他齿间磨着她的耳垂,好似要将她拆吞入腹。湿漉漉的嗓音带着不尽森寒,一点一滴传入耳廓。

    她心脏狂跳,忽然又听他换了一种甜腻的声音说,“我想听你说你爱我,”

    容凤笙脸红,很小声地抗议,

    “不是说过了么。”

    “光榻上说可不够,”

    他低低地笑,撒娇似的缠她,“说嘛,说嘛,好好地说一次,不然今晚你就别想走了。”

    又在她耳边,暧昧地咬出三个字。

    容凤笙一阵火烧火燎。

    受不了他的口无遮拦,明明谢清莺对她说的那些,比他说的更加过火。

    可不知为何,偏偏在遗奴这里就……方才床笫之间亦是,他一边舔吻她的耳垂,一边絮絮低语,不断倾诉着对她的情愫。

    爱语迷乱,直让人受不住。

    只

    好抱着他索吻,堵住他的唇舌,让他不要说那些惹人羞恼的话。

    容凤笙怀疑他是故意的,但是她又没有证据。

    不过什么爱啊这种话,怎么好意思在这种清醒的时候说。

    她轻咳一声,“好了,别闹了。我得走了。”

    “等我得了空……再来找你。”

    谢玉京一默。

    容凤笙心口一跳,便听见他有点窒闷的声音响起,

    “阿笙好狠的心。”

    他垂着眼,有些孤寂的样子,看得她心下不忍,不禁捧起他的脸,踮起脚,在他额头印上一个温柔的吻。

    趁他伸手之前飞快转身,扶了扶墙,脚步有些虚浮地出去了。

    望着女子逃也似的背影,谢玉京勾唇,弯腰捡起了地上的衣袍,随意披在身上,方才出声,

    “进来吧。”

    无巳快步走进。

    “查查,她这几日都见过什么人,”

    谢玉京侧身坐着,手指抵在额边,湿透的鬓发乌黑,眼角还带着一抹绯红。

    这么主动可不像她莫非,是受了什么人的蛊惑。不过她嘴巴严,方才在榻上他都那样逼供了,还不能让她说出来。

    谢玉京感觉有些烦躁,她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总是有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