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云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29、029

    029

    容凤笙被他压在墙壁上。

    他掐着她的下巴, 俯身亲吻下来,而她被迫仰头承受着。

    少年的下颌线修长白皙,折角处的弧度优美, 他眉目之中,分明带着浓浓的书卷气。

    动作却半点也不斯文,侵略意味十足。

    被他困在书架与墙壁的死角,身体逐渐发软, 几乎化成了一滩水,须得他伸手捞住,才能勉强站稳。

    呼吸之间, 全是他衣袍间透出的寒梅香气。

    光线昏黑, 唯有他额心那朱砂痣, 深深映入眼底,闪烁绝伦, 像是一尊小玉菩萨。

    眉眼因染上欲色, 而诱惑十足,容凤笙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 此处可是在寺庙之中,他就敢这样, 当真是无法无天。

    心底难免生出了罪恶感。

    “我今日说想亲你, 可不是玩笑话,”

    偏偏,他低低的气音送入耳朵,带着玩味,

    “儿臣一向,可是言出必行的。”

    他很喜欢用这样的自称,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习惯使然, 激得容凤笙心底羞耻之意更甚,耳垂红得能滴出血来。

    亲亲亲……

    也不是这样亲啊,早晚要亲秃噜皮的,要破相的!

    刚想抗议几句,他的嘴唇便再度压了下来,像是食髓知味,耐心地在她唇齿之间雕琢。

    容凤笙只觉他扣在腰间的那只手,似乎能够点火一般,燎动得骨骼经脉,都噼里啪啦烧了起来。

    忽地,衣袂挥动的声响,打破了空气的寂静。

    容凤笙一颗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

    哒、哒、哒。

    是木屐与地板敲击的声响。

    来人,似乎正朝着他们藏身之处走来。

    她四肢愈发僵硬,心跳剧烈,汗水几乎将后背浸湿,只能自欺欺人般,微微闭上眼去。

    只要……

    他再往这边走一步,便会看见这幅荒唐场景。

    千钧一发之际……

    那人步子却是一顿,忽然转身,走向了另一边。

    容凤笙低垂视线,隔着书架,一双木屐就停在不远处。

    容凤笙吓得动也不敢动,见那人半俯下身子,宽大的袖子垂落在地面,袍袖宽大若鸿鹄,边缘绣着一些隐约滑过暗光的精美纹样。

    看起来十分雅致。

    他窸窸窣窣,似乎是在翻找着什么。

    他擎着一盏油灯,豆大的光芒照出男子侧影,蓝衣身影修长,却是今日有过一面之缘的,顾泽芳顾大人。

    容凤笙心头一跳。

    顾泽芳背对着他们,从带着微微霉味的箱笼中,捡拾起一本古籍。

    正要起身,目光却是一顿。

    地面之上,有一条白绢,质地细腻,还带着隐约的香气。

    藏经阁素来只有僧人进出,何人会将这种东西遗留在此?

    他拾起,下意识想要回眸,却倏地有人出声低唤。

    “泽芳,可找到了。”

    那道声音是——谢絮!

    顾泽芳低低应了一声,须臾,脚步声远去。

    容凤笙怕的不行,谢玉京却好像很是惬意,低低在她耳边道,

    “父皇来了,看来我们暂时走不了了呢。”

    他的指尖缠绕着她细细的衣带,像是随时都会解开,见容凤笙一脸紧张的样,谢玉京勾唇一笑,撩开她汗湿的发,俯身咬住她的上唇。

    她的手指,被他更加地撑开了一些,指节寸寸相贴,抵死纠缠。

    谢絮似乎正在与顾泽芳交谈,并未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容凤笙松了口气,便听他压低声音,在耳边说话,“父皇有那么多的女人,你不觉得自己吃亏么?”

    “既然他可以另找新欢,肆意畅快,为何你不可以?”

    肆意畅快……

    他指的是什么肆意,什么畅快……

    容凤笙微微一颤,后腰被冰凉的指节抚过。

    她面上的绯红,瞬间蔓延到了耳垂,仿佛开得极糜丽的石榴花。

    他眉头一挑,鼻尖抵住了她的。亦是有汗水,顺着清俊的眉骨缓慢流淌而下,挂在下巴,欲落不落。

    他的发丝垂下,与她的交缠在一起,滑入衣领,修长的脖颈处,凸起隐约坚硬的喉结。

    她脑海中,又响起方才看到的那句话。

    与长生血的寄主交.合,方可解毒……

    那两个大字,挥之不去。

    枉她读了那么多年的佛经,还教导遗奴要清心寡欲。

    到头来,自己却被迷惑。

    真真是,命里合该有此一劫……

    她心跳如擂鼓,熟悉的灼烧感再度袭上,他敏锐地发觉,“是尽欢又发作了吗?”

    她还没说话,便见谢玉京手指轻挑,掀开了衣领。

    他的肩膀处有一道细细的血口,正往外微微渗出血迹,想来是之前的伤口崩裂了。

    容凤笙犹豫了一下,便将嘴唇伏了上去。

    他抬手,隐忍地捂住了嘴,手背青筋凸起。

    容凤笙还担心自己会弄疼他,不过吮吸一会便离开了,却忽地被他扣紧了后脑,迎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