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云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25、025

    025

    听到……什么?

    谢玉京道,“听到……有猫在叫。”

    他故意迟了好久才说,就像是迎合他的话一般,不远处果然响起了一声猫叫,只是那声……是猫儿叫春。

    “你……”

    “你放肆!”容凤笙憋了半天,憋出三个字,她确信用了十分的沉肃,却全然半点威严都没有的。

    谢玉京沉默了。

    这沉默的时间有些长,长到容凤笙自己开始觉得尴尬。少年忽地轻笑起来,牵动着胸口微微地震动,容凤笙缩在他胸口,这下真是无地自容了。

    他怎么可以调戏她?这像话吗?

    可她一静下来,满脑子都是那声猫儿叫春。

    容凤笙更加不能面对他了,她手抵在他的胸口想要推开,却发现纹丝不动,就像一堵墙似的。

    “你能不能让开一点,我要呼吸不过来了。”

    咚、咚、咚,心跳一声比一声清晰,她只能努力想些别的什么,来转移注意力……但愿她拖住谢玉京的这段时间,顾仙菱他们能够成功脱险。

    她有些心不在焉,却被轻轻地捧起了脸庞。

    谢玉京冰凉的手指,抚摸她细嫩的肌肤,眉眼带点委屈意味,“今天你说的话,真是伤人透了。”

    口鼻之间,满是他衣袍透出的寒梅香气。他乌发披散下来,如蔓如织又如罗网,笼着白玉般的脸色,额心朱砂隐隐散发着红光。

    他眼瞳清澈,如同浸在水里的两丸乌珍珠。

    容凤笙忽然觉得,不能再盯着他看了,再看就要出事了。

    “别再不理我了,我好想你。”

    他们这才分开几个时辰就开始想,想什么想?容凤笙受不了这股子黏糊劲,执意要扭开脸,却被他按住了,“你听我说。”

    他知晓,她对自己肯定也是有几分好感的,否则之前,也不会那样的无措。只是她自己都还没意识到,就先全盘否定了。

    他要做的只是,徐徐图之。

    “我本来满肚子的气,但是看见你,那些气就消了。——不要动了,你认真听我说完。我已经长大了,也很清楚我对你的感情,不是什么依恋。那种喜欢,是想要娶你为妻,护佑你一生一世的喜欢。”

    “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喜欢。是只对你一人的喜欢。是想要跟你困觉,想要时时刻刻与你一起的喜欢。”

    面对她,他就好像有无数的倾诉欲。这样大胆又直白,这样热烈的爱意,像是岩浆一般滚滚地向她袭来。

    只是他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想要跟她困觉?

    容凤笙侧了侧身,要是地上有条缝,怕是早就钻进去了。

    呼吸扫过耳垂,激起微微颤栗,少年呢喃般的语声,清润又动听,“你给我的佛经我看了。它要我修身养性、清心寡欲。可是怎么办呢,我顺着看了一遍,倒着看了一遍,反反复复地看,可一闭上眼,眼前却都是你的模样。你要我怎么办?”

    “我清不了心、寡不了欲了。”

    “你从前也教我,人生在世,会当畅情适意,不是吗?”

    可也不是畅这样的情、适这样的意啊……

    而且,他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哪里学的?也太……太腻歪了,容凤笙被他磨得没了脾气,知道他这是在向自己示弱了,想了想,直接道:

    “那,那你能不能先把那些东宫卫撤了,搞得那么大架势,惊动陛下怎么好。”

    谢玉京默了默,乖巧应声,“嗯。”

    她有些诧异,怎么这个时候就肯听话了,也不问她原因。

    像是知道她的心思般,少年闷闷道:

    “因为我怕不答应,”他叹了口气,“你就又要,与我此生不复相见了。”

    没想到他竟是这样耿耿于怀,容凤笙再次尴尬。她清了清嗓子,低声道,“对不起,遗奴,对你说了重话。其实,我心里也很过意不去。”

    说完,又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