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云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9、019

    019

    这一声简直就像是掐准了时机似的。

    少年静静站在水晶垂帘之后,几乎成为一道血红的剪影,无声无息、韬光韫玉。

    他看着二人的姿势似乎有些怔愣,随即勾唇微笑起来,眸底如同天山雪化、深渊落花,带着极为缥缈的意味。

    他目光隔着帘子,无声地落在女子的身上,容凤笙几乎是瞬间,就感到了一丝心虚,不敢跟那双过于清亮的眸子对视。

    又觉得这心虚简直是来得莫名其妙。

    谢玉京瞬间敛起笑意,面无表情,冷得像冰。

    他清润的声音徐徐传进容凤笙的耳中,“儿臣拜见父皇,见过……夫人。”

    尾音很轻,语气平静,就好像之前的一切,全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容凤笙悄悄抬眼,看了看他的手,首先关心的是那里有没有血渍,见到干净如初,未染半点鲜血,不禁松了一口气,同时又觉得他的语气很是古怪,让人听了心里直打怵。

    谢絮起身,冷冷看他,“什么夫人,你该叫母妃。”

    又问,“你进来,怎么没有宫人通报?”

    少年莞尔一笑,那笑容看上去与往常没有什么两样,斯文清秀,还带了微微的羞赧之意。

    “父皇息怒。未经通传便贸然前来,儿臣深觉失礼,只是若非十万火急之事,儿臣怎么敢来搅扰父皇?”

    “究竟是何事?”

    谢絮向少年走去,容凤笙亦是默默跟在谢絮的身后,如此看来二人倒是十分登对,男的英俊成熟,女的美丽清雅,面上还有淡淡红晕。

    谢玉京唇边的笑意更深。

    水晶帘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拂开,谢絮的眸光触及少年,却有些惊讶。

    “你这是去打家劫舍了吗?御前失仪,你可知要受什么惩戒?”

    听到这句话,容凤笙这才抬眼向谢玉京望去,却狠狠吃了一惊。

    少年白净的脸庞上已经看不见红肿的印子,却是血珠,几滴鲜红的血珠,顺着脸颊滑落。

    他眼角下血痕隐约,愈发显得双眼漆黑,空无一物。那片血一路蔓延到了脖颈,肩膀上亦是濡湿一片,只是因为穿的是红色,看的不太明显,容凤笙甚至,看见他身后蜿蜒的血渍。

    这样可怖的情状……方才明明没有的,容凤笙不敢置信,他怎么敢这样来?

    他就不怕惹得谢絮怀疑?

    果然谢絮眯起了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玉京抬手,擦了擦眼角,直将那里抹得晕红一片。他浑不在意地说,“与人交手,受了点伤。”

    容凤笙这才后知后觉地嗅到一股血气。

    那血气比方才撞见他时还要浓烈,直勾得她心中猛跳,这种似花非花、似药非药的气味,她是绝对不会认错的,这就是长生血的味道。

    只是,谢玉京为何会是长生血?

    难道,遗奴服用了长生?

    她惊疑不定,却见谢玉京近前,探头看了昏迷不醒的妙妃一眼,皱眉徐徐说道,“回父皇,儿臣方才是去追缉那刺客了,只是,儿臣无能,不敌那贼人,是以才弄成这副模样。”

    谢絮眯起眸子狐疑地打量他,“你当真与刺客交手了?他生得什么模样?”

    谢玉京游刃有余,“那刺客行踪诡秘,脸上蒙着黑巾。儿臣不能看清他的长相。不过,儿臣看见他掌心,有一枚莲花的印记。”

    掌心莲花。

    只这一句便彻底地断定了人选,乃是云寰中人!

    唯有那里出身的人,会在掌心纹一朵莲花,传说,每一瓣莲花都代表寿数,修得越多,便可以活得越久。

    是了是了,普天之下,谁能够令太子谢玉京受如此重伤,唯有他的恩师、季无赦!

    容凤笙就要脱口而出——绝不可能是季大人——却倏地咽了下去。

    因为,她看到谢絮的脸色,猛地发现一个事实,谢玉京并不是在信口胡说。

    他准确地抓住了他父亲的心思,利用了谢絮想要除去季无赦的欲望,正好,妙妃遇刺,正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